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五四先锋许德珩:“苟利国家生死以”

作者:特邀撰稿人 刘楠楠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04-30 星期二

五四时期的许德珩  

    白话文版本的《五四宣言》起草者是罗家伦,《五四宣言》还有个文言文版本,起草者是许德珩。许德珩,1890年出生于江西省德化县(现属九江市),字楚生。1915年夏,许德珩考入北京大学英文学门(系),次年转入国文学门(系)。进入北京大学后,他很快与陈独秀、李大钊等建立了师生情谊。

    1918年5月,北洋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中日陆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中日海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遭到中国学生的坚决反对。21日,许德珩等8位学生代表手捧请愿书面见时任大总统冯国璋,反对政府与日本签订卖国军事协定。由于缺乏政治斗争经验,请愿学生们被北洋政府官员的花言巧语所欺骗,第二天便宣布复课。这次请愿,可以视为五四运动的前奏。

    1919年5月5日,北洋政府教育总长傅增湘为5月4日北京学生因青岛外交问题集会游行请各校严加管理事致内务总长咨。

    1919年5月2日,许德珩得知中国政府在巴黎和会上外交失败的消息,马上召集北京各校学生代表开会,翌日晚上决定举行游行示威。许德珩负责起草各校学生的联合宣言,因临时找不到白布,他便把床单撕成条,用来书写标语、口号。4日,北京各校学生举行集会,并通过了许德珩起草的充满爱国激情的《北京学生界宣言》。这篇宣言尖锐地揭露了日、美、英、法等帝国主义的强盗行径,呐喊道:“山东亡,是中国亡矣!我国同胞处其大地,有此河山,岂能目睹此强暴之欺凌我,压迫我,奴隶我,牛马我,而不作万死一生之呼救乎?”呼吁我国国民“能下一大决心,作最后之愤救”。同学们高呼“外争主权、内除国贼”“废除二十一条”“还我青岛”“打倒卖国贼”等口号,要求参加巴黎和会的中国政府代表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惩办亲日派官僚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等人。会后,学生们举行游行示威,他们来到东交民巷,许德珩等4名学生被推举为代表,进入使馆区将《陈词》递交给美国驻华使馆。之后,学生们来到赵家楼曹汝霖住宅,气愤的学生们用火柴点燃了曹汝霖卧室的罗帐,赵家楼的大火随之熊熊燃起。北洋政府京师警察厅警察总监吴炳湘、步军统领李长泰闻讯率领大队军警赶到,以武力驱散人群,借口学生放火,开始捕人。许德珩坚决留下来与其他同学一道维持秩序,组织学生撤离,被军警逮捕。在狱中,许德珩写诗以明志:“为雪心头恨,而今作楚囚。被拘三十二,无一怕杀头。痛殴卖国贼,火烧赵家楼。锄奸不惜死,爱国亦千秋。”5日,北洋政府令司法部和教育部查明肇祸诸人,依法惩办,并令军警“维持地方秩序,严防学生捣乱”。教育部亦严令各校对学生“严尽管理之责”,若有“不遵约束者,应即立予开除”。就在同一天,北京全城的学生都被发动起来罢课,共商营救被捕同学的办法。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和进步教授多方奔走,极力营救。孙中山先生也通电呼吁“学生无罪”。在广大师生和社会各界的压力下,北洋政府不得不于7日将许德珩等32人释放。蔡元培和北京大学全体学生在红楼迎接许德珩等返校,运动取得初步胜利。

    曲折、严酷的斗争,使学生们感到有必要进一步把爱国力量组织起来。在许德珩等人发起、努力下,5月16日,北京中等以上学校学生联合会成立;为了扩大运动,寻求声援,27日,北京学联决定派许德珩、黄日葵南下扩大宣传。他们沿津浦线,到天津、南京、上海等地进行宣传活动。经过他们艰苦卓绝的努力,不仅赢得了全国青年学生的响应,上海各界举行民众大会,号召全国罢工、罢市支援学生。这样,五四运动从青年知识分子的范围,扩大到工商界以及全体市民,成为全国性的革命运动。

    五四运动成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但对于五四运动的结果,许德珩并不满意。1919年8月29日,他在致友人的信中写道:“这回运动,好时机,好事业,未从根本上着手去做,致无多大的印象于社会,甚为咎心。个人的学识不足,修养不到,以后当拼命从此处下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翌年,许德珩登上法国邮船“博尔多斯”号,从此走上了勤工俭学、为民主科学奋斗终生的道路。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5月3日 总第3368期 第二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