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春风里的美丽背影

作者:耽 美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12-20 星期四

    20世纪70年代的最后一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共识,发展经济成为党和国家的工作中心和举国关注的第一热点。进入80年代,禁锢多年的思想获得解放,被扭曲压抑已久的社会生活重回正轨,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迥异于往昔。在日常生活中,最典型、最生动的表现就是,人们更投入地欣赏美、更充分地享受美、更大胆地追求美。改革开放初期,在春风中摇曳多姿、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美丽背影,永远闪耀在人们的记忆深处。

20世纪80年代初,北京出现了第一批专业时装模特。当时的时装表演不对普通观众开放,只限“内部观摩”。 刘 鹏 供图

北京街头,身穿颜色鲜艳、款式各异裙子的女青年。

    “凭票买布”并非“古来有之”。20世纪50年代,工农业发展水平无法充分满足几亿人口吃穿用度各方面的需求,土地面积有限,要种粮食就种不了棉花,顾得了肚子就顾不了身上,因此全国纺织品供应异常紧张。1954年9月,全国各地普遍在城镇居民中开始实施棉布计划定量供应,各地按人头发放布票,老百姓购买布料、成衣、棉纺织品统统凭票。1957年,北京市规定,城镇居民、大中学生全年的布票定量为24尺(约8米)。据估算,一个中等身材的成年男子做一件普通衬衫大约需要8尺布料、一身棉衣16尺,这就是说,一个居民全年领取的布票即使全部用来购买布料,也只够做一件衬衫和一身棉衣。钱不多、票有限,一分钱掰成八瓣儿,每一寸布票也得精打细算,人们被养成了极端化的“节约习惯”和“极简风”。80年代初,全国棉花主产区普遍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种棉积极性提高,棉花种植面积扩大、产量稳步增长,此外,随着纺织工业的恢复和发展,布匹供应日趋紧张形势得到缓解,花色品种日益丰富。1983年11月底,全国各主要媒体发布消息,国务院主管部门决定,从12月1日起,全国零售商业机构免收布票,同时,1984年不再印发新的布票。这个消息标志着在我国流通了30年的布票即将退出城镇居民日用品消费市场。中国老百姓的“服饰史”“时装史”从此进入新纪元,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购买纺织品和服装,充实家里的衣柜,尽情地打扮自己,“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和“老大穿完老二捡,老二长大传给老三”成了“老黄历”。与此同时,随着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逐步提高,普通家庭在服装方面的消费持续增长。北京人用特有的悠然沧桑的语调轻柔而深沉地说:“这从前呢,是衣穿四季,现在呀,他是四季穿衣。”

20世纪80年代初,《庐山恋》主演张瑜穿着牛仔裤的形象深入人心。
20世纪80年代流行的喇叭裤和蛤蟆镜
20世纪80年代流行的超短裙
身着鲜艳服装的女青年

    曾几何时,蓝、灰、黑、绿是中国人衣着的“基本色”,中山装、军便服是中国人服饰的“基本款”,西方媒体称中国为“蓝与灰的国度”。改革开放,思想解放,一方面彻底改变了人们对服饰美、外在美的认识,从过去讲究“衣贵洁不贵华”,转变成追求时尚、注重形象、突出个性;另一方面,社会氛围、公众舆论也为之大变,好倒饬、衣着讲品位,不再会被扣上“小资产阶级情调”“腐朽没落”的大帽子,西服、短裙以及一切时装不再是路人侧目、声讨的“奇装异服”“有伤风化”,不会遭到“崇洋媚外”的道德绑架,传统服饰、民族服饰,也不再是疯狂“破四旧”的对象。改革开放在打开封闭的国门的同时激发了人们对生活中一切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服饰美是最直接的表现,仿佛一夜之间,中国人敢穿了,穿得鲜艳了,变得年轻活泼了。

在王府井大街的北京新中国儿童用品商店,家长为孩子选购冬装。
小朋友试穿的是一款20世纪80年代初流行的人造毛(一种化纤制品)外套。 刘 鹏 供图
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前跳集体舞的青年
顾客选购各种款式的皮凉鞋
身着时髦服饰的男青年

    张爱玲有句名言“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人的衣着服饰,就个体说,反映了一个人的心态和品位,从宏观说,可以透视社会思潮,体察时代风貌。1980年,电影《庐山恋》上映后,女主角身着颜色鲜艳低领宽袖毛衣、蓝色牛仔裤的充满青春魅力的形象风靡全国,牛仔裤,这种在西方国家流行多年的腰身紧、立裆短的休闲服装受到年轻人的热情追捧。1982年,中央电视台译制播放了美国电视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男主角潇洒的服饰吸引了众多青年人的效仿,一时间,造型夸张的蛤蟆镜,裤脚宽大、臀部紧绷、腰身轮廓线条鲜明的喇叭裤成为街头时尚。有相声作品曾讽刺说“自从某某穿了喇叭裤,我们门口的清洁工都不用扫街了”。讽刺者有讽刺的自由,穿喇叭裤的青年也有加宽裤脚把马路扫得更彻底、更干净的权利——这就是80年代。喇叭裤流行时间不长,新一轮时装潮接踵而来,与先前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这次流行的健美裤,上宽下窄,包臀裹腿,裤腿底部设计成环状以便踩在脚下,穿上后视觉上产生一种拉伸感,以突出腿部修长的线条为美。当时,几乎所有女性,无论年龄、身材,人人都穿上了这种丝质材料和人造纤维混纺而成的黑色健美裤。老人们感慨道:“年头儿不一样了,各人有各人的喜好。有喜欢孙猴儿的,就有喜欢猪八戒的”——这就叫解放思想。1984年,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热播,女主角大岛幸子的学生装成为青年女性青睐有加的服装款式,老百姓给这种小立领、半袖、收腰、肩上带褶、胸前有飘带的女式衬衣起名叫做“幸子衫”。当年,某针织厂头脑活络地抓住商机,突击生产了一批“幸子衫”,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甚至《幸子衫裁剪法》等服装专业图书也热销一时。

    20世纪80年代,多元化、个性化的美在生活中比比皆是,人们厌倦了齐刷刷的“集体美”,表达出长期以来对雄赳赳的“中性美”的审美疲劳,再也不愿被种种清规戒律所束缚,越来越自觉地彰显自我,越来越大胆地张扬个性。1985年热播的国产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的结尾有这样一组镜头,几个年轻姑娘穿着各种款式的红裙红衣并排走下台阶,笑容绽放,裙裾翻飞,正是那个年代国人崇尚美、追求美的生动表现。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12月14日 总第3310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