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杜国祥:搏击川江的抗日“领江”

作者:特邀撰稿人 程锡勇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8-27 星期一

    “领江”,既指在江河上引导船舶航行,也指担任领江工作的人。杜国祥就是抗战时期民生公司的著名领江,他在宜昌大撤退和鄂西会战期间,特别是宜昌刚沦陷时,为川江抗日运输工作作出了突出贡献。他的英雄壮举和传奇故事至今仍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熟悉水情成能手

    1936年6月22日,国民党“威盛”舰舰长卢景贤为杜国祥写的介绍信(右)。

    1947年7月,国民政府交通部全国引水管理委员会长江上游办事处为杜国祥办理的引水临时执业证明书(左)。

    杜国祥,1898年9月20日出生于湖北省秭归县新滩下滩沱,父亲是一个背脚工,靠卖苦力和开荒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因为家贫,杜国祥9岁才进私塾,一边读书,一边帮人放牛,后因无钱辍学,12岁就到船上去做帮工。1918年,他参加了攻占秭归县城的反北洋军阀起义,当了一名传令兵,因一个营长叛变导致起义失败。于是,杜国祥冲出包围,坐船离开秭归,到宜昌的船上去工作。

    由于杜国祥从小生长在险滩密布的长江边,对西陵峡的暗礁险滩了如指掌,加上虚心好学,他很快成为川江上、宜渝间有名的木船水手和领江。1919年,杜国祥由木船公会同事邱德荣介绍,到“汉华”轮上当了一名水手,后来又相继在“加定”“吉庆”“长庆”等轮船上担任水手、舵工。1923年,只有25岁的他在“长庆”轮上升任为领江兼船长,同时被推选为领江公会理事长。

    1935年,杜国祥首次被国民党海军看中,受聘于军舰“威盛”号,担任大领江。1936年,正值中日关系紧张之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派高级参谋李端浩乘“威盛”舰对川江两岸进行勘测,准备修建炮台、碉堡,以阻止日本军舰进川,确保西南安全。杜国祥除为军舰领航外,还随同李端浩一起跋山涉水实地踏勘,并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李端浩发现杜国祥不仅领江技术过硬,而且很有思想,决定回到重庆后将其引荐给行营主任顾祝同。

    杜国祥与顾祝同交谈时说:“现在在川江两岸修建炮台费钱又费事,搞得人心惶惶。其实在川江上领江最重要,那些暗礁险滩能敌百万雄兵,日本军舰再厉害,只要没有中国川江领江领航,将寸步难行、有来无回。建议办一个宜渝段领江、水手训练班,一旦中日开战,全体领江、水手撤离,不为日本人服务。”顾祝同欣然同意。

    1936年6月,杜国祥在为国民党海军军舰服务的工作结束后,由于他表现突出,“威盛”舰舰长卢景贤还亲笔为其写了介绍信,其中写道:“川江大引港杜国祥自去年服务本舰以来,港道纯熟,成绩殊佳,且品行端方,并无嗜好,特此证明,用作介绍。”不久,杜国祥经人介绍进入了当时长江航线上最大的私营轮船公司——民生公司工作,由于他业务能力强、技术精湛,先后在“民意”“民安”“明福”等10余艘轮船上担任过领江和船长。

培养人才为抗战

1938年10月,宜昌大撤退中的民生公司轮船。 湖北省宜昌市档案馆藏

    1937年,杜国祥在“民丰”轮上当领江,船刚到宜昌,公司就发来让其火速返渝的急电,他当即搭乘飞机返程。重庆公司负责人通知他:“行营有要事!”杜国祥赶到重庆行营后,顾祝同交给他一个秘密任务,说中日战争已不可避免,种种迹象表明开战在即,如今在重庆的日侨、日船、日舰就要撤离。据可靠情报,停泊在嘉陵江码头的日舰“长益舰”“长阳舰”和“涪陵丸”是日本的间谍船,船上装有大量军用物资、重要情报和军事作战地图,如果不把这些东西截获,将对我国极为不利,但现在两国还未开战,若由我军方出面扣留,国际法说不过去,最好由人民自发解决。你在领江中影响大,去动员日本船上的全体中国水手、领江上岸,不为日本人领航,他们今后的生活和工作由我们负责。

    接到任务后,杜国祥迅速来到嘉陵江码头,但日军已戒备森严,无法上船,他好不容易在岸边的坡地上找到了日船上的领江柳耀真、周大贵等人。杜国祥跟他们讲:“事关国家大事,情况紧急,你们务必要让在日本船上的全体水手、领江弃船上岸,不为日本人领航。”结果到了约定时间,日舰上的水手、领江均未上岸,杜国祥深感事态严重,于是,他想尽办法找来一条小木筏,在激流中靠近日本舰船喊话,叫他们尽快撤离,而这些水手和领江们朝他摆手说,自己不会下船了。没过多久,日本舰船就起锚离开了重庆嘉陵江码头。

    杜国祥眼睁睁地望着远去的船影,无可奈何,深感愧疚。当顾祝同得知情况后大发雷霆,杜国祥解释道:“这些水手、领江都是帮工出身,没有文化,只知道赚钱,没有国家观念。我建议从长计议,在对宜渝段水手、领江培训时,增加爱国教育的内容,让他们不与日本人为友,不为日本人服务,不当汉奸,不为敌用,这样才能确保西南安全。”顾祝同点头同意。

    国民政府退至重庆后,杜国祥被任命为宜渝江段航训班管理组上校组长,并给他颁发了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亲手签发的委任状。此次,宜渝江段有水手、领江500多人参加了培训,航训班设在重庆,正副班主任都由行营、渝万江防要塞司令部和川江航管处的高层担任,下设总务、管理、船务3个组,该航训班共开办了4期,历时3个多月,几乎调训了当时川江上所有的水手和领江。由于航训班工作人员对工作的认真细致,使参训者的航行技术得到了很大提升,也正是有了这批学员,1938年的宜昌大撤退才有了强有力的组织保证。

冒死抗日建奇功

    日军侵略的战火迅速蔓延至湖北。1938年10月,宜昌大撤退由民生公司总经理卢作孚亲自指挥,公司的20多艘船冒着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齐心协力日夜抢运人员和物资。杜国祥引领着10多艘船只参与其中,采用分段运输、歇船不歇人等办法,将原本需要1年多才能运完的物资,仅用40天就全部从宜昌运送至安全地带,创造了震惊世界的奇迹。民生公司的员工和航训班的500多名学员为大撤退立下了汗马功劳。

    1940年5月,日军调集精锐部队发起枣宜会战,局势岌岌可危。杜国祥奉行营之命赶到宜昌,将住在宜昌的水手、领江全部组织撤到后方,以确保他们不为日军所利用。日军6月11日进攻宜昌,上百架飞机日夜轰炸。6月12日,日军先头部队突入城内,他们迅速控制了江中所有船只。正当此时,有6艘大轮船驶入宜昌江段,由于没有领江,全部抛锚江中,日军并不清楚这个情况,只是看见有船停在江中,加之有限的兵力大都在城内扫荡,还没来得及上船检查。杜国祥眼看它们就要成为日军的战利品,心急如焚。当晚,他趁着夜色冒死泅水爬上“鸿大”轮领头引航向上游驶去,“海洋”“海瑞”“新浦”“新狮”“鸿兴”等5艘轮船紧随其后。岸边的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等他们回过神来乱作一团地向船队开枪射击时,为时已晚,杜国祥已带领船队安全地驶进西陵峡中。事后,只想救船的他才知道,原来这些船上装有数千吨枪支弹药等军用物资,一旦落入敌手,后果不堪设想。

    由于杜国祥在宜昌大撤退中表现突出,先后获得国民政府有关部门颁发的服务成绩优良奖章、特别出力人员嘉奖。上海江记大通航业公司还登报颂扬了杜国祥的功绩:“幸得宜渝段杜大领江国祥见义勇为,自告奋勇泅水登轮设法抢救,将鸿大轮由宜市江中引领入峡,脱离陷区。后不顾本身利害随轮掩护节节上移,不分昼夜,甘冒险恶……卒将鸿大轮引领至渝,现得安全复航,非杜大领江国祥鸿大轮绝不致有今日,追念前功感谢不尽,除在鸿大轮留照纪念及发功绩书,并赠送奖励金七十万元外,特此登报藉资颂扬。”

    1942年,杜国祥在川江打捞队当队长,打捞被日军飞机炸沉船只及货物,积极支援抗战。1943年5月的鄂西会战爆发后,尽管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西陵峡内的石牌要塞猛攻,但都被国民党守军击退。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川江上的水手和领江全部撤离,才使得数艘日舰只能停泊在宜昌江段望洋兴叹,不敢向三峡驶进一步,无法配合日军两栖登陆作战计划,使日军的优势大打折扣。同时,杜国祥和民生公司的船队不惧敌机轰炸,冒死抢运军火、给养和部队伤病员等,为石牌保卫战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抗战作出了重大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杜国祥仍留在民生公司工作。至今,他的抗日传奇故事仍在长江两岸被人们传颂着……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8月24日 总第3263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