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轰动一时的“传奇”婚姻

蒋梦麟 陶曾谷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8-05-23 星期三

    1932年7月16日出版的《生活画报》第二期,曾以《轰动一时的蒋陶婚姻》为题,图文并茂地报道了蒋梦麟与陶曾谷结婚的消息。为什么他们的结合会轰动一时呢?其原因有三:一是他二人皆为再婚,而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蒋梦麟,为了迎娶陶曾谷决然与原配离婚;二是陶曾谷的亡夫高仁山,不仅是北京大学教育系的创始人,而且还与蒋梦麟是莫逆之交;三是一向怕老婆的胡适为了做证婚人,不惜忤逆妻子不许出门之命而跳窗逃脱,完成证婚使命。

   

1929年,国民政府教育部长蒋梦麟(前排右三)参加全国大学及专门学校党义教师检定委员会时与全体职员合影。

惹嫌犯忌 陶前夫被戕杀

    陶曾谷的前夫高仁山,先后执教于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是北京大学教育系的创立者。1925年春,他与陈翰笙、查良钊、胡适等人一起创办了私立艺文中学。1927年,在北京建立统战组织“北方国民党左派大联盟”,自任主席。同年9月28日,由于在政治上惹嫌犯忌,被奉系军阀张作霖逮捕。1928年1月15日,在北京天桥刑场被戕杀。

    陶曾谷与高仁山感情甚笃,这从1928年3月9日陶曾谷在《申报》上刊登的《征求高仁山先生文札》启事中可见一斑:“先夫仁山于1928年1月15日在北京惨遭不幸,曾谷抢地呼天,已绝生志。徒以雏孤在抱,先夫一生从事教育又多未竟之志,不得已不苟延喘息,藉慰先夫在天之灵于万一。海内知交如存有先夫遗文或对讨论学术函札,万乞检点迅寄北京内务部街47号,以便整理,纂为丛著,毋任铭感。未亡人高陶曾谷启。”

日久生情 蒋与发妻仳离

    高仁山的追悼会延至1928年5月24日才在南京举行。5月25日的《申报》,刊发了高仁山的遗照和遗稿,并纪实报道了追悼会情景。24日下午4时,全国教育界人士500余人齐聚中央大学体育馆,为前北大教育系主任、艺文中学校校长高仁山举行追悼会。到会宾客共千余人,蔡元培任大会主席。奏哀乐,行礼毕,蔡元培致辞称,高仁山是一位有忠实品格的同志,也是教育专家,对于教育界极有贡献。此次开会之重要意义,“在追悼高君,并欲继续高君之志,恢复高君精神”。蔡元培讲完后,由赵述度介绍高仁山生平,再由孟宪承、周鲤生、陶行知、朱经农、杨杏佛、王云五等人相继发言,以表沉痛哀悼之情。最后由高夫人陶曾谷致谢辞,其时声泪俱下。追悼会上,高仁山的挚友蒋梦麟对陶曾谷深表同情。

    追悼会后,蒋梦麟为陶曾谷的凄凉处境多有感触,对她呵护有加,关怀备至。同年,蒋梦麟出任国民政府首任教育部长,即聘陶曾谷为秘书。因在工作中接触频繁,蒋梦麟对陶曾谷的感情由最初的同情悄悄转变成了爱情,并双双坠入爱河。最终,蒋梦麟不顾友人的劝说,毅然与老家的发妻孙玉书仳离。

蒋陶联姻 胡适跳窗证婚

    1932年6月19日的《申报》报道了蒋陶结婚的消息。18日晚,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蒋梦麟与陶曾谷在北平(今北京)德国饭店结婚,胡适为证婚人。当时,胡适的致辞颇为感慨,尤其佩服蒋梦麟的勇敢,称今天这个婚礼“可代表一个时代变迁的象征”。新郎蒋梦麟在答谢宾客时称,他与陶曾谷是“从爱情的义务中奋斗出来的一条生路”,并动情地说:“我一生最敬爱高仁山兄,所以我愿意继续他的志愿去从事教育。因为爱高兄,所以我更爱他爱过的人,且更加倍地爱她,这样才对得起亡友。”为了祝贺蒋、陶联姻,教育家朱经农还专门赋诗一首:“人间从此得知音,司马梁园一曲琴。千古奇缘称两绝,男儿肝胆美人心。”

    据说,思想传统的胡适夫人江冬秀极端反对胡适为蒋、陶二人证婚,结婚当日她把家门上了锁,不许胡适前去参加婚礼。为了履行诺言,完成使命,胡适只好跳窗“脱逃”,成其美事。

    婚后,蒋、陶两人感情一直很好,生活美满。据《申报》报道,蒋梦麟每次外出,陶曾谷都要到车站送行;在北海公园内,人们也经常能够看到二人悠闲惬意地在湖心泛舟。

1932年7月16日,《生活画报》第二期上刊登的关于蒋梦麟与陶曾谷结婚的报道。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8年5月18日 总第3221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