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三次谈判力促北平无战事

作者:无

来源:北京市档案馆

2018-04-02 星期一

    1948年11月22日,东北野战军主力部队奉命南下入关。12月24日,张家口解放。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至此,北平成了一座孤城,固守北平的傅作义集团面临着继续顽抗与接受和平的最后抉择。

    中共北平地下党加强争取傅作义的工作,人民解放军对傅作义军团采取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并举的方针,中共中央运筹帷幄,指挥平津前线司令部三次与傅方代表进行谈判,最终赢得北平的和平解放。

伸出橄榄枝

   

参加第一次和平谈判的平津前线司令部参谋处长苏静(左二)
与国民党华北“剿总”代表崔载之(左一)、中共地下党员李炳泉(左三)

    1948年12月15日,《平明日报》的记者、中共地下党员李炳泉,陪同傅作义指定的代表——《平明日报》社社长崔载之出城,先是到了东北野战军第十一纵的驻地涿县,后被护送到三河县平津前线司令部进行谈判。

    16日下午,崔载之和李炳泉被安排在离司令部不远的八里庄,东北野战军参谋处长苏静负责接待。据苏静回忆,这里原是村里一个地主的宅第,时值隆冬,天气寒冷,双方索性就坐在炕上或围在火炉旁,随便交谈如同闲聊天。

    19日,平津前线司令部参谋长刘亚楼出面与傅作义代表进行了谈判,由于双方条件差距较大,这次谈判没有丝毫进展。

一面白旗过火线

    时隔半月,傅作义第二次派出了谈判代表——华北“剿总”少将民事处处长周北峰。周北峰1937年任山西大学法学院教授时与傅作义相识,是傅作义的同乡,曾受傅作义之托到延安与中共中央商谈合作问题,此后多次代表傅作义与中共进行接触。

    同行的是燕京大学教授、民主人士张东荪,由于受到双方的信任,作为和谈的第三方代表负责居中调停。

    两次谈判期间,华北战场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1948年12月21日,傅作义的嫡系主力部队第35军在新保安地区被歼;23日,张家口守军被歼。新保安、张家口之战斩断了傅作义的西逃之路,也给他以巨大的精神打击。此时,傅作义及其在北平直系部属之地位已经起了变化,和平解放北平的时机日趋成熟了。

北平和平解放前夕的傅作义

    1949年1月6日清晨,周北峰来到位于李阁老胡同的张东荪家,中共地下党学委秘书长崔月犁给他们交代了此次的联络暗号是“找王东”,并让张东荪的儿子取了块白布缝在一根棍子上面,告诉他说:“通过火线时就摇晃这个旗子走吧!”

    二人自西直门出城,翌日下午到达河北蓟县东南八里庄。8日和9日上午,分两次与平津前线司令部领导人林彪、聂荣臻、罗荣桓、刘亚楼等进行了第二次谈判。

    谈判中,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中共方面提出,在所有的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傅作义部队的所辖地区一律解放区化的条件下,对傅作义部队起义人员一律不咎既往,所俘傅作义部队人员一律释放,傅作义的总部及高级干部 一律予以适当安排。对此傅作义的代表十分满意,双方草签了一个书面的会谈纪要,并约定1月14日为傅作义代表方答复的最后期限。

    回城时,周北峰冒着生命危险独自穿越火线,在北京德胜门还意外地遭到了盘查,衣服也被迫脱得只留下内衣。多年后周北峰回忆起这段场景还不禁庆幸,“幸好文件是缝在内衣里面的,没有被搜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灵魂人物出场

第三次谈判旧址通县五里桥(今朝阳区境内)

    经过第二次谈判,傅作义的态度还是犹豫不决。1月14日,傅作义派出他

    的全权代表邓宝珊协同周北峰出城与林彪、聂荣臻、罗荣桓进行正式谈判。

    邓宝珊是华北“剿总”副总司令,深受傅作义信任,曾几次到过延安,同党中央的领导同志有过一些接触。在中共眼中,“傅之灵魂是邓宝珊”,由他代表傅作义来谈判是再合适不过了。

    14日下午,邓宝珊等到达谈判地点——通县城西的五里桥,此时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指挥部也由蓟县前移到通县宋庄。初次见面,聂荣臻对邓宝珊采取了强硬态度,表明因为傅作义的一再拖延才导致解放军攻打天津,傅作义应对此结果负全责。15日上午,双方开始谈判,但谈判内容已不包括天津了。经过一天多的激战,解放军迅速攻克天津,守敌被全部围歼。至此,北平成了名副其实的一座孤城,20多万守敌完全在解放军严密包围之中,傅作义已经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筹码了。

包围北平态势图

    这次谈判进展很快,16日,双方达成了初步协议。17日,三次参与和谈的苏静同志作为中共方面的代表,随同邓宝珊等进城以便进一步商谈。

    进城后的和谈进展十分顺利。19日,双方代表将协议逐条具体化,最终拟订了18条,附件4条,共22条。协议开宗明义:“为迅速缩短战争,获致人民公意的和平,保全工商业基础与文物古迹,以期促成全国彻底和平之早日实现,使国家元气不再受损伤,”规定自上午10时起双方休战,并在过渡期间成立联合办事机构处理有关军政事宜。东北野战军参谋处长苏静与傅作义的代表王克俊(华北“剿总”司令部政工处长)、崔载之以“华北总部”的名义代表双方在《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上签字。

《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

    1949年1月31日,人民解放军入城接管防务,古都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从此再无战事。

傅作义部队官兵按指定时间到达北平郊区接受改编

    (摘编:王建英)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