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一山也容二虎——书场间的竞争

作者:无

来源:天津老戏园

2018-02-05 星期一

    书场的经营者大多是在当地吃得开、叫得响的人物,他们官私两面都行得通,但又各有各的根基,各有各的道行。人说,一山不容二虎,但这话也不能绝对。20世纪三四十年代,天津市河东地道外就有两家著名的园子,一个叫亚东戏园,一个叫东莱轩杂耍园,无论是园子的规模、设施,还是两位园主的背景,都可说是旗鼓相当、伯仲难分,但他们为了避免两败俱伤,双方均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竟也相安无事,“和平共处”了近20年。

画家陈师曾所作的《鼓书》风俗画

    亚东戏园建于1936年前后,曾是专说评书的园子,园主叫吴桐叔,此人身高体胖,力强手黑,是当地有名的混混儿。他的门徒众多,都是在当地充光棍、耍胳膊根儿的混混儿。他们以敲诈戏园、茶楼及演员为业,地道外的园子都要按月向他交“保护费”。闲了或是缺钱了,就去戏园、书场敲诈,进场后白吃白喝不说,要是有人稍有不从,他们正好有了讹钱的题目,不但砸了园子,打了人,园主赔了礼还得向他们交“惊驾费”!他们俨然就是称霸一方的土皇上。

    吴桐叔邀请演员从不用通常的手续,更不用订合同,只是口头通知。他要是看上哪个艺人,就对他说:“下节你到我的地上去。”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业务就算定了,不管你有没有应了别的园子。如果你稍加犹豫,他还会加上一句:“我通知你,是看得起你,你就得上,不然的话,就小心你的两条腿!”他说到做到,如果有人“吃了豹子胆”,没有按日子到他的园子上去,他就会让几个混混儿把那个艺人打得半死,然后赶出这块擂台。评书艺人马轸华、福坪安、顾存德、宋存义等都曾受过他的欺压、挨过他的打。

    由于吴桐叔的势力大,其他园子无法与之抗衡,艺人为了谋生养家,也只得忍气吞声。来他的园子演出的艺人都是当红的、最受观众欢迎的名艺人,所以,亚东戏园的业务一直很好,在地道外的名声最大。连它周围的街道里巷都以这家戏园的名字命名,如亚东一条、亚东二条、亚东三条。这三条街是天津地道外书场、杂耍园子最为集中的地区。

著名鼓曲演员

    旧天津的混混分为两类,一类是结党肇衅,持械逞凶,靠耍胳膊根儿,称霸一方;一类是有一定的社会威望,交际甚广,有胆有识,有相当口才,专靠调解矛盾为业,如果矛盾双方有了过节儿(结了怨),他去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言语不多,但句句切中要害,终使双方化干戈为玉帛,重修旧好。为了有所区别,人们称后者为“袍带混混儿”。

    当时能与亚东戏园抗衡的只有亚东二条的东莱轩杂耍园子,而东莱轩的经理李恩荣,就是地道外有名的袍带混混儿。此人谈吐不俗,举止高雅,见多识广,避武善谈,官私两面都行得通。因为当时吴桐叔横行地道外,经常是他一句话一个很有才华的艺人就丢饭碗了,李恩荣实在看不过眼了,出于打抱不平,就在亚东戏园旁边也开了这家东莱轩,除了上演杂耍外,他专门聘请那些被吴桐叔挤兑得不能来的艺人和虽有精湛艺术却不被吴桐叔认可的艺人,以及那些初来乍到的外乡新艺人。但是李恩荣有一条原则:不管是多大的角儿,只要进了他的园子绝不能摆架子,而且园子也不预付押金,所有艺人一律没有固定包银,当天赚的钱当天分,多赚多分,少赚少分,不赚不分。基于“按劳取酬”的这个制度,也出于对李恩荣的感激,艺人们登台后个个精神饱满,演出格外卖力。所以,东莱轩的业务也非常红火。

    因为李恩荣也有根基,吴桐叔对他不敢轻举妄动,而李恩荣也没有要将吴桐叔打跨,自己独占地道外的意思,他们二人心里也都明白,真正撕破脸闹起来,对谁都没好处,无非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所以,亚东戏园与东莱轩一直相互制约、相互抗衡、相互对立中共同生存与发展,居然十几年相安无事。

    (编辑:王建英)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