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王玉瓒,临潼“扣蒋”第一人

作者:邵桂花 陈志新

来源:北京档案

2018-01-04 星期四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两位将军以兵谏形式迫使蒋介石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这就是举世闻名的西安事变,又称双十二事变。此事是在绝密情况下部署的,有许多内幕鲜为人知。经过历史学家多年来的努力,关于扣押蒋介石的一些细节逐渐浮出水面。本文的主人公就是历史学家破除讹传,一致公认的临潼扣蒋第一人,也是打响西安事变第一枪的人。

    王玉瓒,字宝珩,1896年8月18日,生于今辽宁省黑山县八道壕乡大夏村一个农民之家,青少年时在乡读书,1914年投笔从戎,服役于奉军。因同乡援引,王玉瓒很快从上士文书、排长、连长升至少校副官,1929年入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九期学习,1930年以第十名的成绩毕业,并获指挥军刀奖励。王玉瓒毕业后,经张学良主考破格调到身边服务。1930年10月,王玉瓒伴随张学良赴南京参加国民党三届四中全会,眼界大开,后服役期满归队,行前,张学良赠瑞士手表一块,鼓励王玉瓒努力向上,尽忠报国。

东北陆军讲武堂

    王玉瓒自入关后,先后于王树常第二军十五旅任中校副官、上校参事、平津卫戍司令部卫队营营长,华北事变后归二十九军指挥,后奉张学良之命开赴西安,任“剿共”总部卫队一营营长,西安事变担任扣蒋重任。

衔命“扣蒋”终生难忘

    骊山华清池“扣蒋”,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件大事,令王玉瓒终生难以忘怀。

    1936年12月10日,双十二事变的前两天,张学良到华清池五间厅蒋的下榻处,直言向蒋诤谏。张学良慷慨激昂地指出,现在全国人民都要求抗日,倘要再一意孤行,必将成为民族的罪人,但却遭蒋介石的拒绝和严厉斥责。至此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已被逼上梁山,除扣蒋兵谏逼其抗日外,别无他路可走。

    12月11日午后4时许,张学良从蒋介石五间厅出来,走到头道门时,正值王玉瓒在那里值勤。就让王玉瓒跟随自己回到金家巷一号张公馆。在公馆里,张学良向王玉瓒面授机宜,让王将委员长“请”来,且叮嘱要“活”的。这时王玉瓒意识到“兵谏”的重要时刻到了!没有更多考虑,王玉瓒表示坚决完成任务。张学良又说具体事由谭海副官告之。王玉瓒告别后即找谭海碰头。想到任务重要,王玉瓒没敢回家。当夜就在谭海办公室椅子上坐一阵,在床上靠一会儿,一点没有睡意,也根本睡不着。

西安张学良公馆

    12月12日凌晨2时许,王玉瓒乘三轮摩托车先到十里铺,找到骑兵连长邵兴基,传达扣蒋命令,令他们包围华清池外围地带,逮捕一切外逃人员。随后又赶到灞桥镇,令手枪排长金万普迅速到华清池,也参加扣蒋行动。接着王玉瓒赶到华清池步兵第一连,让少校连长王世民把排长马体玉、匡德润、王全铭等找到,一起部署扣蒋事宜,这时有人提出“我排有的班与宪兵住里外屋,怎么办?”王说:“先下他们枪,不许他们出来,派人看着!”在华清池西侧的禹王庙里,住着一些宪兵。王玉瓒令王世民派人收缴他们的枪支。与此同时,王玉瓒带王世民、马体玉等人,向头道门前进。此时,正值凌晨4时许,临潼内外一片寂静,寒气袭人。

打响华清池“扣蒋”第一枪

    王玉瓒穿过北花园,悄悄向里摸进,二道门已近在眼前,只见一个步哨来回走动。王玉瓒甩出手枪,连击三发,命令士兵开始进攻,并有意通知灞桥方面前进的卫队二营官兵迅速前进。王玉瓒第一枪就把二道门的哨兵打死了。于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华清池“扣蒋”之序幕拉开!王玉瓒由一名负责保卫蒋介石安全的卫士,变成了打响临潼“扣蒋”第一枪的先行官。

    正当王玉瓒率部冲进二道门时,蒋介石的卫士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跑出房门连喊带叫:“什么事?怎么了?”王玉瓒根本不理他,几枪就把他击毙。顿时,枪声大作,子弹横飞,蒋的侍卫凭借门窗拼死抵抗。卫队营官兵义愤填膺,奋勇进攻。这时卫队二营营长孙铭九率200多名官兵和金万普率领的手枪排也及时赶到参加战斗。一时间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响彻骊山山谷,王玉瓒和王世民等借助亭廊的黑暗,翻过荷花阁,穿过贵妃池,跃到五间厅的平台上,只见蒋介石的三号厅门半掩着,王玉瓒等飞步冲入蒋介石卧室。床上没人,被子掀着,床底下也没人。但是,衣服、假牙都在,被窝里尚有余温,说明蒋介石并没走远,但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王玉瓒心急如焚。这时又传来了城内张学良的电话命令:抓不到蒋,以叛逆论处。王玉瓒心情越发沉重,掉脑袋事小,完不成张副司令交给的任务,贻误国事是大啊!

五间厅

    正在焦灼万分之时,一连士兵跑来报告,在五间厅的后墙根发现一只鞋子。王玉瓒意识到蒋介石可能是越墙逃向后山了,急令官兵从山的左侧搜索。孙铭九则令士兵从右侧搜索。王玉瓒随即跨过飞虹桥,出开阳门,同官兵一起上山搜寻蒋介石。这时天色微明,骊山上下尽是搜山士兵。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乱草丛中的蒋介石,可能是又怕又冷,不时伸出头来,窥视四周动静,恰被手枪排班长刘允政发现,连声大喊:委员长在这哪!王玉瓒闻声跑过去。而这时孙铭九已先一步到达蒋的藏匿处。蒋介石被一0五师二旅旅长唐君尧等人搀扶下山。他一屁股坐在公路上,赖着不走,大家默默瞧着他,不知如何是好。只见他穿着白色睡裤,光头赤足,满身灰尘,面色苍白,惊慌失措地东张西望。最后由唐君尧、谭海等用车护送回西安新城大楼。

    王玉瓒完成了张学良交给的“扣蒋”任务,不仅得到5000元大洋的奖励,还晋升为六十七军十五旅四十三团团长。此后,王玉瓒还参加了由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红军总参谋长叶剑英在张学良官邸召开的关于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座谈会(参加这次会议的只有七八个人),聆听了周恩来副主席关于当前形势和团结抗日的重要讲话。王玉瓒在这次会上受到一次深刻的抗日救国教育。

释放蒋介石后的坎坷

    西安事变和平谈判取得初步胜利之后,张学良不顾个人安危,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被扣,失去了自由。东北军失去了重心和凝聚力。在蒋介石采取军事上威胁和政治上分化瓦解的形势下,东北军内部在如何营救张学良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最后竟酿成自相残杀的二二暴乱事件,使东北军瓦解于无形。东北军高级将领借口留在西北不安全,东调皖苏。6月被蒋介石改编,失去了集团指挥能力。改编后,王玉瓒任六十七军一O八师六四四团团长。

    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后,中国全民族的抗日战争爆发。王玉瓒奉命奔赴华北抗日战场。先后在子牙河一带的北赵扶、中赵扶、留格庄、献县、邯郸、临淮关、漳河、汤阳和新乡等地,同日军浴血奋战三个多月。

    1949年10月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王玉瓒率部随云南最高军政长官卢汉参加了云南起义。

抗日爱国将领卢汉

    全国解放后,王玉瓒渴望解甲归田,从事和平建设。1950年10月20日,王玉瓒全家持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昆明军管会签发的、盖有主任陈赓和副主任周保中印发的证明,在军代表的护送下,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故乡辽宁黑山县,见到了90岁高龄的老母亲。

    周恩来早在1946年就指出:“历史应该公断:西安事变是蒋介石自己逼成的。”“这段公案,人民会起来给予正当的裁判。”依照这个精神,1956年12月,周恩来亲自把当年参加西安事变的有功将士请到北京,开会纪念,一一问候,妥善安置“有大功抗战事业”人员的生活和工作。参加过这次会议的原东北军、西北军的将士,至今把此当作荣誉,难以忘怀。然而,历史常有例外,王玉瓒就是其中的一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左”的路线影响之下,王玉瓒因所谓“历史问题”遭到一次又一次的审查和不公正的待遇,然而他没有过多的牢骚和抱怨。由于叶剑英委员长的关心再加上中共抚顺市委统战部同志的努力,王玉瓒的历史悬案终于有了结论。党和政府对王玉瓒作出了爱国、正义、有功的高度评价。

    1981年12月12日,王玉瓒应全国政协的邀请,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西安事变45周年纪念活动。翌日,参加了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西安事变组召开的座谈会。出席这次座谈会的还有原东北军一O五师一旅一团团长张治邦、原东北军卫队二营营长孙铭九、原东北军总部秘书郭维城以及一些史学工作者。会上,经过认真辩论、对质,谁是西安事变临潼华清池“扣蒋”的先行官这一事实得到了澄清,使长期以来被扭曲的一段历史恢复了本来面目。孙铭九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是王玉瓒率领卫队一营部分官兵先于他攻进华清池。关于西安事变中这一新的史实得到与会者的认同,多年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临潼扣蒋经过终于大白于天下。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