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毛泽东用印知多少

作者:杨继波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2-28 星期四

    毛泽东收藏的印章一向备受关注:印章有多少方?公务或自用的有哪些?毛泽东一生中使用过几方?哪些篆刻大家为毛泽东治过印?伪造的毛泽东印章有多少?毛泽东收藏的印章都保存在中央档案馆吗?笔者作为一名档案工作者,在毛泽东同志诞辰124周年之际,通过对相关档案资料的梳理,撰文以表纪念,并借此为读者提供一个了解毛泽东的独特视角。

藏印到底有多少

    毛泽东收藏的印章有多少方?这个问题看上去很简单,其实很难回答。

    一方面,毛泽东对印章并不重视,他一般也不喜欢用印章;另一方面,社会上留传的毛泽东印章也不知有多少,有些印章到现在还未露面。所以,要回答毛泽东有多少方印章,还是挺难的。

在史诺(即埃德加·斯诺)笔录、汪衡译《毛泽东自传》封面(左)和1937年7月13日毛泽东手书题词(中)上,都钤盖有一方朱文“毛泽东印”(右),这方印章现保存在中央档案馆。

    田家英的女儿曾立说过,她父亲曾掌管毛泽东印章,因此结识了不少治印名家,像钱君匋、沙孟海、方介堪、陈巨来、叶露渊、顿立夫、吴朴等先生,都曾为毛泽东镌章刻印。她父亲有许多印章也出自这些名家之手,像担任过国务院副秘书长的齐燕铭同志,善书法篆刻,曾为田家英治印4方。但是她所提到的沙孟海、方介堪、叶露渊、顿立夫等人为毛泽东篆刻的印章,目前为止还未发现。

    现在,中央档案馆保存了24方毛泽东藏印,其中名章18方、藏书章5方、闲章1方。在中央档案馆外已知的毛泽东藏印有:毛主席纪念堂至少保存了5方,韶山毛泽东遗物馆保存了1方,以及傅抱石所治印章1方(由其后人保管)。可能个人或博物馆中也会收藏一些毛泽东印章。所以毛泽东藏印到底有多少方还没有定论,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毛泽东用过的印章有9方。

斯诺文中的“毛泽东印”

    1937年10月18日,复旦大学文摘社编、上海黎明书局刊行的《文摘战时旬刊》第3号第13页,连载了史诺(即埃德加·斯诺)笔录、汪衡译《毛泽东自传(三)》。其配文插图是毛泽东写于1937年7月13日的手书题词:“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保卫全国,同日本帝国主义坚决打到底,这是今日对日作战的总方针。各方面的动员努力,这是达到此总方针的方法。一切动摇、游移和消极不努力都是要不得的。毛泽东一九三七、七月十三日。”题词落款处便钤盖了一方朱文“毛泽东印”。当时是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的第6天,毛泽东在延安。据有关资料证明,此手书题词是通过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主任潘汉年转交给文摘社的。

    说起斯诺写《毛泽东自传》还有一段故事。斯诺是第一位采访中国共产党人的西方记者,毛泽东非常重视这位美国记者的采访。有一次,斯诺准备采访毛泽东,在其列出的众多问题里,赫然出现了“你结过几次婚”这样的问题。当时做翻译工作的是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吴亮平。毛泽东看到斯诺采访内容的单子,笑了笑,说这是个人的事,没有必要说。可斯诺却说,你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国民党宣传你死了就有好几回,还说共产党是土匪,杀人、放火、共妻。你得让世人知道共产党的真实面貌。毛泽东接受了斯诺的建议,说不必按照采访提纲上问题的顺序说,但是你要了解的,我会把它说清楚。毛泽东一边口述,翻译一边把记录下来的内容给毛泽东看,毛泽东再加以修改,最后形成《毛泽东自传》。文摘社的创立者、复旦大学教授孙寒冰,为使书稿能够顺利出版,直接找到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邵力子,得到其支持后,《毛泽东自传》才在《文摘战时旬刊》上公开发表。正因为《毛泽东自传》是他本人看过、修改过的,所以在连载集成书送给毛泽东后,他十分重视,不仅在书的封面上写下名字,并且再次钤盖了这方印章。

    另外,1937年7月15日、17日,毛泽东在写给阎锡山的两封亲笔信后,亦钤有同款印章。阎锡山,字百川,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太原绥靖公署主任。毛泽东在7月15日的信中指出:“关于坚决抗战之方针及达到任务之方法问题,红军开赴前线协同作战问题,特派周小舟同志晋谒,乞予接见并赐指示是祷。”信末盖上了“毛泽东印”。7月17日,毛泽东致信阎锡山:“关于红军协同作战,昨派周小舟趋谒,现令彭雨峰速返太原,再求指示。日寇大举,全华北危险万状,动员全力抗战到底,发动民众与扶助义军工作,实属刻不容缓。兹有敝方指导华北工作者数人拟在太原驻止,祈先生予以方便。”信末仍有“毛泽东印”。

钤于藏书中的五方印

    毛泽东酷爱读书,他的藏书章最早出现于何时,目前还无法确定。

    毛泽东早年的藏书上多盖有“毛泽东”手书签名章。

    在毛泽东藏书《辩证法唯物论教程》《儒道两家关系论》等书上都钤盖有一方“毛泽东印”(即《毛泽东自传》上钤盖的那方印章)。

    有一方铁线篆“毛氏藏书”印,钤盖于《初唐四杰集》《辽史纪事本末》《金史纪事本末》等多本书上,但这方印不知所终。

    长方形“毛氏藏书”印,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世界政治》《宇宙观发达史》《尔雅》等藏书上都有钤盖。

    还有一方保存在中央档案馆的“毛氏藏书”印,钤于《清代学者象传》一书上。《清代学者象传》是叶恭绰承先人之作而写成的,1953年送给毛泽东。叶恭绰,字誉虎,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北京中国画院院长。毛泽东接到赠书之后,给叶恭绰写了一封信。

    誉虎先生:承赠清代学者画像一册,业已收到,甚为感谢!不知尚有第一集否?如有,愿借一观。顺致 敬意 毛泽东 一九五三年八月十六日。

    后来,毛泽东把这本书转送给田家英。因为毛泽东知道田家英爱收藏,特别喜欢收藏近300年的史料。田家英得到此书后,在序言页先盖上“毛氏藏书”印,后加盖“小莽苍苍斋”的私章。所以,这方“毛氏藏书”印应在1953年就已经有了。

诗词用章仅见两方

    毛泽东用在诗词上的印章目前仅见两方,为曹立庵所治。

    曹立庵,名晋,著名篆刻家,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享有“柳(亚子)诗、尹(瘦石)画、曹(立庵)印”的美誉。

    1945年,曹立庵为毛泽东治印两方,盖于毛泽东为柳亚子题写的《沁园春·雪》册页上。虽然这不是书成于毛泽东书法最成熟的时期,但有了这两方印章却为作品提气不少。曹立庵被柳亚子赏识推崇,为毛泽东刻治对章,因此声名大振。

    这两方印章的由来还得从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说起。期间,他与老友柳亚子重逢,甚是高兴。当时,柳亚子编了一本民国诗选,选登了毛泽东的《七律·长征》,想请他校正一下,看看是否有误。毛泽东欣然同意,然后又说,1936年他写过一首词,和柳亚子的诗格相近,要抄给他,便在“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的信笺上写就了《沁园春·雪》。柳亚子看罢,大喜过望,称赞此词敢比苏轼、辛弃疾,且有过之,赞曰:“展读之余,以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乎。”柳亚子是文人,他拿起毛泽东的手书一看,这首词没有题款,也没署名。他便做了一个折页,请郭沫若在折页上题写了“要上天入地把握今朝”和“北国风光”。然后柳亚子请毛泽东把这首词又写了一遍,这次他特意提醒毛泽东盖印,毛泽东当时没有带印章。

    于是,柳亚子特意请羁留在重庆的篆刻家曹立庵精选了两块寿山石料,刻了一方白文“毛泽东印”和一方朱文“润之”印。刻好后,柳亚子先将两方新印钤在毛泽东抄送给他的《沁园春·雪》上,然后奉赠毛泽东。尽管毛泽东不经常用印,但柳先生赠印的美意,也必领之。1946年1月28日,毛泽东寄函柳亚子,表示收到了印章,其文谓:“很久以前,接读大示,一病数月,未能奉复,甚以为歉……印章二方,先生的和词及孙女士的和词,均拜受了。”后续的事此处就不多说了。但有一位曾在折页上签名之人如今仍然健在,他就是党的十九大代表——宋平。

    “毛泽东印”,白文,规格是2.5厘米×2.5厘米×7.9厘米,材质为寿山石,边款为“润翁先生大雅指正,吴江柳亚老命曹晋仿汉法治石”。

    另一方是“润之”印,朱文,规格为2.5厘米×2.5厘米×7.9厘米,材质是寿山石,边款为“意在让之、 叔之间曹晋记于渝,时乙酉冬日也”。

    曹立庵所刻两印现保存在中央档案馆。

公文中的签名章

    毛泽东公文中使用过一方签名章,为钢印,用于任命工作人员。签名章上的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亲笔题写的。如任命毛泽东为中央军委主席的“二号任命书”,以及任命周恩来为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部长的“一号任命书”上,在落款处的主席二字后,都钤盖了这方印章。这方签名章现保存在毛主席纪念堂。

珍品不少 只用九方

    毛泽东不太重视印章,最初使用也是因为那时许多人不了解他。到后来,大家都知道毛泽东了,他基本就不用私印了。

    毛泽东拥有多少印章虽然没有定论,但显然他使用过的才更有价值。

    前文已述,毛泽东用过的印章有8方,早期使用过的有“毛泽东印”、“毛泽东”手书签名章、“毛氏藏书”(长方形),后来用过的有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毛氏藏书”,下落不明的铁线篆“毛氏藏书”、公务用“毛泽东”手书签名章,曹立庵刻“毛泽东印”和“润之”印。这里还要说1方出现时间最早的毛泽东印章,即《革命文物》1979年第2期登载的林戬《红四军第一次入闽》一文中,钤盖有1方“毛泽东印”。也就是说,毛泽东一共使用过9方印章。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2月22日 总第3159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