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票证,几代人难忘的记忆

作者:无

来源:北京市档案信息网

2017-12-11 星期一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粮食短缺,中央政务院于1953年10月发布命令:全国实行粮食计划供应,采取凭证定量售粮办法。1953年11月1日,北京市首次发行面粉购买证,上面印有“遗失不补,过期无效”字样。1955年10月,实行粮食以人定量供应后,粮食部发行“全国通用粮票”。

北京凭票供应商品达69种

    据《北京副食品商业志》记载,1959年以后,北京粮食调入发生困难,一度出现库存用粮不够维持6天需求的紧急状态。为此,居民由凭证供应粮食改为凭票供应粮食。粮票分为粗粮票、面粉票、大米票等等。粮食定量依年龄大小,婴儿3斤、少儿6斤、儿童8斤,成人21斤不等。此外还依身份不同,指标各异。据统计,北京市1961年度凭票供应物品达69种,还不包括凭证的。

    《北京档案史料》记载,由于口粮标准低,副食品短缺,一时间贪污、偷盗、倒卖粮票以及假粮票的案件时有发生。1961年一市斤北京粮票黑市价3元,一市斤全国通用粮票黑市价4元,一市斤北京面粉票黑市价5元。

    《北京档案史料》记载,1961年北京市年人均肉食消费量8两半,是有史以来北京居民消费水平最低的一年。1960年,蔬菜被划为“国家二类商品”,实行凭票限量供应,有北京户口的每人每天供应蔬菜2两,以土豆、白菜为主。茶叶自1959年起被划为国家二类物资。1960年中秋、国庆两节,居民凭《北京市居民副食购货证》每户供应1两,单身汉凭《个人购货证》每人供应2钱(10克)。

    除此之外,1960年和1982年还发行过只有侨胞、侨眷才能享用的特殊票证“侨汇券”。这是为鼓励海外华侨向国内亲友寄回外汇,国家发行的特殊票证。凡是从境外汇入外币折合人民币 100元的,可凭“侨汇券”增加供应粮食6公斤、食油1公斤、白糖2斤、鲜肉2斤、棉布10尺。

    为了分配有限商品,还发放过肥皂票、火柴票、烟筒票、铁锅票、铝锅票、大衣柜票、木床票、闹钟票、电灯泡票、自行车票等等。

没票寸步难行

    20世纪60年代,有一名教师在粮票丢失以后,为了给全家人寻得一条生路,不得不写信给教过的三届毕业生,向自己的学生“讨”粮票。

    笔者在查阅历史资料时,还看到一张“产妇挂面证明单”。这是一张白色的证明单,像现在医院的处方笺,上面写着“第一胎按规定给予办理供应挂面等手续”,并盖有医院的公章。这是1973年12月份北京的一位妇女生小孩时,医院开的证明。当时挂面必须凭票供应,这在各地实行了很长一段时间。

    提起粮票,家住老北京城南已到花甲之年的王先生如数家珍。他说,那年代,粮票就是人们的“命根子”,没有粮票注定挨饿。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一个烧饼2两粮票7分钱;一碗大米饭4两粮票8分钱;一碗素汤面4两粮票1角4分钱;一个面包4两粮票1角7分钱。到商店买点心、饼干,统统要粮票。

    更有意思的是,20世纪60年代后期,作为粮食作物的红薯,是不准随意买卖的。那时每年秋季红薯成熟时节,想要吃红薯,还需要到指定粮站里,凭一斤地方粮票购买3斤红薯。

    票证给人们留下了一段苦涩的记忆。请人家吃饭,还得收人家粮票,感觉非常难为情。那时人们结婚时在家里宴请亲朋好友,按照当时的惯例,来者除了随份子之外,也都会自觉地交三两粮票。1963年,周恩来为参加世乒赛的国家乒乓球队饯行,在通知大家赴宴的时候,还加上了一句:“各人自带粮票!”

    当年还有一些特殊的票证——购买短缺工业品(如手表、自行车)的“工业券”和购买布料、衣服的“布票”。当年,人们想买一些短缺商品,不管是衣食住行哪一方面的东西,不仅需要攒钱,而且还需要凑够这些必需的票证。

    当然免票供给的东西也有一些,但往往在商店摆卖之前就从“后门”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捷足先登者才能买得到,这就使排长队购物成了当时城市中一道并不靓丽的风景线。

    粮票收藏家刘彦卿说过这么一句话:“中国的票证历史是一部凝重浑厚的中华民族创业史;是一部华夏子孙与贫穷、饥饿的抗争史;是囊括了中国农业、商业、工业、服务业在内的发展史;是历经沧桑达半个世纪的完整板块;是中国计划经济这段历史的真实写照和证明。”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