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昔日汉口“十里洋场”的始作俑者

作者:罗 忆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2-06 星期三

    清末至民国时期,多国曾于湖北汉口设立租界。英租界作为英国殖民者侵略中国内地的阵地,伴随着汉口开埠而设立,俨然成为“国中之国”。笔者从湖北省档案馆保存的档案中撷取相关资料,还原英国在汉口开设租界的来龙去脉,以飨读者。

《天津条约》的牺牲品

    在外交和贸易关系正常化的情况下,开埠通商本是件好事,但清末汉口的开埠却见证了中国一段屈辱的历史。

    往事如烟,闻者伤情。1856年,英、法等帝国主义列强借口“亚罗号”事件和马神甫事件,挑起了第二次鸦片战争。1858年5月,英法联军打进天津,扬言要进攻北京。清朝正与太平天国打得热火朝天,哪有精力与强大的殖民主义者抗衡?何况清廷还在构想如何借助外国势力镇压农民起义呢。于是,大学士桂良、吏部尚书花沙纳受命急赴天津议和,代表清廷与英、法、俄、美等国分别签订了不平等的《天津条约》,清政府按照殖民者的要求,割地、赔款、开埠等,“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1861年3月21日,中英双方签订的《汉口英租界租地契约》。 湖北省档案馆藏

    汉口成为该条约的牺牲品。中英《天津条约》规定:增开牛庄、登州、潮州、琼州、汉口、九江、南京、镇江等处为通商口岸,允许英国在通商口岸设领事官。在长江流域的几个城市增辟通商口岸,使帝国主义列强的魔爪从我国沿海地区伸入到内陆腹地。汉口开埠之事自此正式提上日程。

开埠之初野心彰显

    不平等条约下的汉口开埠,是清朝单方面的对外开放,为侵略者大开其门,对中国商民则是诸多限制,武汉人民深受其害,义愤填膺。

    但该来的还是会来。1858年11月8日,英国特使额尔金在上海同清政府代表桂良、花沙纳等签订了《中英通商章程善后条约:海关税则》。签字当天,额尔金即率“狂怒号”“报应号”巡洋舰及“迎风号”“鸽号”“驱逐号”炮艇,从上海启程,向武汉驶来,途中一度抛锚于汉口江面,窥视三镇全貌,沿途勘察航道、水文、气象,制作了精密的航道图。12月6日,英国特使一行到达武汉,会见了湖广总督官文。

巴夏礼

唐训方

    英国殖民者急欲吞噬武汉的图谋已毫不掩饰,可清军与太平军在武汉附近的战况胶着,汉口开埠之事迟迟未能实施。

    当清军和太平军战事稍缓,英国马上就开始在汉口实施开埠通商的计划。据《夏口县志》记载:“前清咸丰八年(1858),英国《天津条约》订长江通商后,于咸丰十一年正月二十六日(1861年3月7日),英国火轮船一抵汉口,其酋威司利、行商韦伯、通事杨光让等渡江至武昌谒前大学士、湖广总督官文。遂觅栈房一所于汉上,岁给银四百两,留杨光让住汉。”威司利是英国的官员,英商韦伯是上海宝顺行(又称颠地行)的老板。威司利等入城至总督府见官文时,只说是由上海来汉口察看地势,为通商做准备。

    没过多久,又有一伙英国人来了。1861年3月12日,受英国特使额尔金派遣,英国海军提督贺布和参赞巴夏礼率远征队(4艘兵舰,载兵三四百人)自上海吴淞口出发到达汉口。巴夏礼及属官萨尔等会见官文时称,他们自上海来,查办九江、汉口开埠事宜,先来汉口察看地势,建造栈房,其领事官将由福建调来。次日,贺布率武官20人来总督府拜会官文时声称,他们要驶往上游,勘察水情。官文以“水湍滩多”相劝阻,但贺布不听,于3月14日率两艘火轮,溯流而上。官文只得饬令岳州、荆州、宜昌各官府“沿途照料”。此间情况,《夏口县志》也有记载。

    此次来汉口,巴夏礼根据额尔金的指示,拟定了《长江各口通商暂行章程》。该章程规定,英船执有入江江照即可驶入汉口,在汉口至镇江间起卸货物,且只需在上海交纳关税。4月27日,英国驻上海领事不待清政府同意,就单方面公布了这个章程,宣布“汉口、九江辟为商埠,设置领事”。不久,英国第一任驻汉口领事金执尔率商船来到武汉,拜访了官文,汉口开埠即告完成。

“白菜价”永租汉口

    留在汉口的巴夏礼一点儿也没闲着,立即着手筹建英租界,以此作为英国侵略中国的基地。

    1861年3月21日,经湖广总督官文授权,湖北布政使司与英国代表签订了《汉口英租界租地契约》。

    全文如下:

    湖北布政使司唐(训方)、英国大臣巴(夏礼)立约永租地基事。现在英国遵照和约(中英《天津条约》)来汉通商,应定地段,以便英国商民盖造房栈居住。今大学士、湖广总督官(文)派委本司会同本参赞查勘定准汉口镇市以下街尾地方,自江边花楼巷往东八丈起至甘露寺江边卡东角止,量得共长二百五十丈,进深一带一百一十丈,并无参差不齐。经本月初十日(咸丰十一年二月初十日,即1861年3月20日)本参赞会同委员萧守汉阳县黎令立明四至,用石块上刻‘大英国地界’字样,按至钉明共合地基四百五十八亩零八十弓,每亩地丁银一钱一分七厘,共银五十三两六钱二分五厘,漕米每亩二升八合四勺,共米十三石零一升五合七勺,每石折银三两,共银三十九两零四分七厘一毫。两共银九十二两六钱七分二厘一毫。将此地永租与英国,官宪分为英国商民建造房栈居住所。应如何分段并造公路管办,此地一切事宜全归英国驻扎湖北省领事官专管,随时定章办理。每年四月内,由英国领事官将以上地丁银米价共银九十二两六钱七分二厘一毫清交汉阳县如数查收,方可永租无异。查此地内民房铺户地基系论块算,目下不能逐一计亩。其中所有瓦房、草房、棚寮应早日计明间数,开册自定。此约之后,即不准民人在于界内再造房屋、棚寮等间,俟领事官到楚用地之日,即会同汉阳府县随时传集本房屋地主呈验地契,当面合算。其中所有官房庙宇及民间瓦房、草房、棚寮、菜园、麦地分别大小、粗细等次,由官按照地势定银若干,不准百姓高抬价值,亦不许英商任意发价勒买,总以两不吃亏而昭平允,一面领价,一面折(拆)房交地,永为英国之业。

    立约之日,本参赞、本司当面言明所定此地界址不能越花楼巷之西一带,再租免碍镇市铺屋,嗣后各国到汉租地,自必一律办理。此议之后,两无异词。现立租约两纸,各执一纸,存照为凭。此约本参赞画押为凭,俟本国钦差大臣批准,再盖湖北省领事官印。此照。

咸丰十一年二月十一日

公元一千八百六十一年三月二十一日

在湖北省立

    巴夏礼果然是殖民侵略的“高手”,清政府也确实昏庸无能,英国凭借《汉口英租界租地契约》进一步加强了对中国的侵略。一是该租约将汉口英租界定义为“永租地”,香港和澳门都有租期,可汉口英租界却是永租。二是汉口英租界四至还要立石块刻上“大英国地界”字样,绝口不提“租”字。三是汉口英租界年租金为92两白银,可谓地地道道的“白菜价”。要知道,《天津条约》规定清政府赔偿英国军费白银400万两,赔偿法国军费白银200万两。《北京条约》规定清政府赔偿英、法两国军费各增至800万两。与之相比,汉口英租界与白送无异。四是租界位置确定后,即将汉口的“民人”扫地出门,不准再造房屋,也不准抬高价格。可见,该条约是彻头彻尾的祸国殃民之约。

    下面来看看立约人吧。

    英国的立约人是巴夏礼,这位19世纪英国外交官,1841年10月担任英国驻华全权公使与商务总监璞鼎查爵士的随员,参与过第一次鸦片战争和第二次鸦片战争,对中国及东亚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他的贪婪、无耻在世界外交史上都是有名的。

    清廷总负其责的是湖广总督官文。官文,满洲正白旗人,道光初年擢荆州将军、湖广总督,咸丰十年(1860)拜文渊阁大学士,任内领导八旗绿营与曾国藩湘军共同镇压太平天国。时人评价他是“不谙政事,诸事决于家奴”。

    具体办理此事的是湖北布政使司唐训方。唐训方,湘军名将,曾随曾国藩、彭玉麟出征,因镇压太平军之功得知府衔,咸丰十年(1860)赴粮道任,随后升按察使,再擢湖北布政使司等职。

    官文、唐训方在英国殖民者的武力威逼下,签订了《汉口英租界租地契约》。该条约严重损害了中国人民的利益,二人在中国近代史上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继英国在汉口设租界后,德国、俄国、法国、日本等帝国主义列强也相继在此设立租界。其中,英、德、法、日还拓展了租界。

    在列强拓展租界的过程中,英国又一次充当了“急先锋”,成为最早在汉口拓展租界的国家。据《湖北通志》载,光绪二十四年(1898),英国代表与湖北布政使司签订了《英国汉口新增租地条款》。其主要内容是:“英租界后至城垣留出官地五丈止,南至一马路向城垣直线起,北至俄界止,所有四址以内,全行租与英国政府归入租界。……共合地三百三十七亩五厘,每年应纳租价即系地丁漕米银两照数科算,每亩地丁银一钱一分七厘,共银三十九两四钱三分,每亩漕米银二升八合四勺,米每石折银三两,共银二十八两一分七厘,二共六十七两四钱五分二厘,于每年四月由英领事官送交汉阳县查收汇解。”

    英国通过再次租地,使汉口英租界面积达到795亩。

民怨爆发租界终收回

    英国人在汉口英租界享有自治权和治外法权,英国兵在中国横行霸道,任意欺压、奴役中国人民。

    1926年底,北伐军占领武汉,武汉人民的革命情绪高涨。1927年1月1日至3日,武汉各界群众为国民政府迁都武汉和北伐胜利举行各种庆祝活动。1月3日下午,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宣传队在汉口英租界附近的江汉关钟楼旁讲演。全副武装的英军水兵冲出租界,扑向手无寸铁的听讲群众,当场刺死1人、打伤30多人,制造了“一三惨案”。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在汉口召开。惨案发生当晚,在李立三、刘少奇主持下,湖北全省总工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了《为反对英水兵惨杀同胞通电》的电稿,提出请国民政府收回汉口英租界等6项要求和实行抵制英货、封锁英租界等5项办法。4日,湖北全省总工会、省农民协会、省学生联合会等200多个团体的500多名代表举行武汉工农商学各界联席会议,提出请国民政府向英国领事提出严正抗议;令英国领事赔偿死伤同胞损失,将行凶水兵交中国政府惩办,向中国政府道歉等解决“一三惨案”的8条要求。会议还提出,如英方72小时内没有圆满答复,即请国民政府封锁英租界,收回英租界、关税,并不再负责在华英国人治安责任等8项决议。英帝国主义的暴行激起了长期郁积在武汉人民心里的熊熊怒火。5日,武汉举行罢工、罢市、罢课。30万人顶风冒雨举行反英示威大会并游行,李立三、刘少奇等组织者站在队伍前列,和各界群众一起挺立于阴冷的风雨中。后来,愤怒的群众占领了租界。江汉关税务司1927年地区事态报告中对此事件有详细的记载。

    面对声势浩大的群众反帝运动和武汉国民政府提出的严正抗议,英国政府不得不作出让步,于1927年2月19日与武汉国民政府签署协定,将英国在汉口的租界交还中国。

    至此,汉口英租界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2月1日 总第3150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