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兰台缘

作者:祝细佑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1-15 星期三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暂别深深热爱的教育事业,匆匆来到了档案部门。

    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黄副局长将我们一行3人领进档案馆老馆的大门,告诉我们眼前的办公用房是用20世纪50年代市委武装部的弹药库房改建而成。望着低矮破旧的办公用房,我的心情沉到了谷底。挤进那拥挤得不能再拥挤的办公室,左腾右移才找到一个座位,一股浓烈的霉味扑面而来,当时我强烈地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进档案馆之前,我对档案毫无概念。打小只知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神秘的东西伴随我们一生,影响着我们的一生,但我们却很难见到它的庐山真面目,这个东西就是档案。

    来到档案馆后才知道,此档案非彼档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档案,通常意义上是指人事档案。而档案馆保存的档案是指国家机构、社会组织或个人在社会活动中直接形成的有价值的各种形式的历史记录。通俗点说档案就是我们人类一切活动留下的痕迹。

    这是一个散发着悠久历史韵味的部门,各个朝代对管理档案的部门有着不同的称谓。周代的天府、汉代的石渠阁、唐代的甲库、宋元的架阁库、明清的皇史宬等,都是历代保管档案的机构。

    档案在历代也有着自己不同的名字:商代称为“册”,周代叫作“中”,秦汉称作“典籍”,汉魏以后谓之“文书”“文案”“案牍”“案卷”“簿书”,清代以后多用“档案”,今统一称作“档案”。

    第一次走进档案馆的库房,望着那一排排整齐的密集架,心里有些小激动。学着前辈的样子摇动着那一排排密集架,密集架听话地移过来蹿过去,看着挺有趣。但我知道更有趣的是那密集架上一个个档案盒,那里面藏着令人好奇的秘密。

    老旧的库房里不仅有密集架,也有码得整齐的木头柜子、铁皮柜子,还有与家庭书橱类似的资料柜。从各个单位征集而来的文件、图书、画册、报纸分门别类地放在这些柜子或是架上,每一个柜子或架上我们会帮它标上一个记号,有点类似家庭的门牌号码,我们管它叫全宗号。还有一些早已远离我们生产生活的工具、票证,也保存在这里,我们称之为实物档案。

    档案馆新馆建的非常气派,我在老馆待了3个月后,单位乔迁至新馆办公。为了把档案从老馆搬到新馆,我们把老馆的馆藏进行了一个大盘点。盘点时大家全副武装,围裙、口罩、手套缺一不可。

    阮局长戴着手套一边小心翼翼地将那些发黄的档案盒进行除尘、整理、装箱、打包,一边给我们讲解着每个步骤的要点和注意事项,神情庄重而严肃,因为每一盒档案都是无价的珍宝。在阮局长的描述与讲解中,我知道每一盒档案都是一段历史的凭证,守护这一盒盒档案,就是守护一段段历史。想到这里,我的心中立即升腾起强烈的自豪感与责任感,仿佛手中那些发黄的档案盒里装的不是冰冷的纸张,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眼前跳动。

    确保档案安全保管和提供档案查阅是档案馆最主要的两项功能。每天都会有人前来查阅,一般来说,查阅人员对我们的档案保管知识不了解,再加上查阅内容一般都是较为久远的事情,查找的时候常有“牛头不对马嘴”的事情发生。因此我们常要根据查阅人员凌乱的描述,迅速锁定查阅的范围,这需要一定的工作实践经验,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

    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新馆开馆后不久,一位查档者要查找她妹妹的档案。当我问及她想查找的年份和工作单位时,她略带愧疚地说不上来。

    “这怎么查?”负责查阅的董大姐无奈地说。

    “别急。”我一边安抚着她的情绪,一边慢慢地引导她叙述。业务精湛的董大姐一边听,一边在旁边记录着,把所有有效的资料综合在一起,迅速地锁定了相近的几个全宗与年份,果然没几分钟就查到了所要找的信息。

    查到的那一刻,查档者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临走时,她紧紧地握着董大姐的手说:“谢谢你们将档案保管的这么好,你们真是解决了我们家一个大难题。”

    这样的故事在查阅室里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每次看到查阅人员一脸焦急愁苦地来,高高兴兴地离开,我的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因为我们的工作付出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同时,档案馆还承担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政府信息公开中心、电子文件管理中心的社会职责。目前,档案馆正在筹建记忆馆,将用来展示市民生活变迁与社会历史进程的记忆,同时也将成为一个新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一年的时间匆匆而逝,如今我已离开档案馆,转到其他档案部门工作。正是有了档案馆这一段青涩又不乏愉快的经历,让我能迅速地适应新的工作环境。由于教师身份的关系,我不知道在档案部门还能工作多久,但不管我在哪个部门从事着哪个岗位,我都会信守自己的承诺,干一行,爱一行,把每件小事做好。正像离开档案馆时,李副局长对我所说的“莫负韶华期,无愧于本心”。

    最后我还要对档案馆的同志真诚地说一声:“谢谢你们!正是你们的牵引,让我有了这一段美丽的兰台缘!”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1月9日 总第3140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