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体坛传奇楼文敖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1-06 星期一

    他自幼聋哑,却身残志坚,练习长跑数年而不懈怠;他并无天赋,却屡创佳绩,多次打破万米长跑的全国纪录;他代表中国赴伦敦参加第14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赛会中唯一一位残疾人,结果却因伤失利。他,就是当时有着“中国最好的田径选手”之称的楼文敖。1948年5月20日出版的《中国内幕》刊登了《长跑怪杰楼文敖》一文,记述了他不平凡的成名之路。

1948年5月20日,《中国内幕》上刊登的《长跑怪杰楼文敖》一文。 天津市档案馆藏

    楼文敖,浙江镇海人,家境贫寒。他父亲在鱼行做伙计,育有四子,楼文敖排行老二。民国初期,一家人迁至“上海愚园路某里街的一间汽车间里”,房屋窄小、昏暗、凌乱,终年不见阳光。后来,楼文敖的大哥在街口开了一家纸烟杂货铺,挑起全家生活的重担。楼文敖并非天生残疾,他3岁时因患伤寒,一连数日高烧不退,神志不清。一天半夜,他突然怪叫一声,之后便听不清、说不明了。许多人以为他完全听不见、说不出,事实上,他的左耳尚有些听力,平素也能叫爸喊妈,说些简单的会话。他父亲曾送他到聋哑学校读书,但该校以数学类课程为主,楼文敖根本不感兴趣,上课时经常感到烦躁,一赌气逃出校门,死也不肯再回去。正当所有人都认为,穷小子楼文敖的前途就此断送了的时候,他却从困境中挣脱出来,寻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那条长跑之路。

    楼文敖从19岁开始从事田径运动,最初只是毫无目的地跟着他的兄弟们在公园里锻炼身体。几个兄弟喜欢踢足球,他不感兴趣,就独自一人在旁边翻杠子、练臂力。几年后,他上半身的肌肉既发达又结实。他的兴趣也逐渐转移到长跑上来。附近的街坊、朋友与他较量,无人能与之匹敌。楼文敖第一次参加的赛事是1942年在上海举行的15000米越野赛。报名前,伙伴们都劝他说:“人家都是专业的,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因为大家知道参加那场比赛的有王正林、万金生等一批径坛宿将。可楼文敖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但报了名,还奋力拼得了第四名!赛后他表示,由于自己“比赛中只穿了普通的球鞋,而且中途还不慎绕错了方向,以致影响最后的成绩,否则与冠军瘦猴王火还是有一拼的”。此后,楼文敖犹如一块被挖掘出的璞玉,一经打磨,光芒四射,他在中国田径界的地位日渐显露。

1948年5月出版的《第七届全国运动会画刊》封面

    首秀成功的楼文敖坚定了跑下去的决心,日常训练愈发努力刻苦。他不论严冬酷暑,不避狂风暴雨,每日一大早就到兆丰公园训练几小时。随着训练的持续和深入,同样距离所用的时间在楼文敖的脚下逐渐缩短,他的成绩直线上升,1946年之前就已经接近第六届全运会的几项长跑纪录。在1947年秋举行的上海市运动会上,他在万米长跑比赛中以32分38秒的成绩,打破了此前由孙澈保持的34分1秒的全国纪录,同时还打破了由日本运动员工藤在远东运动会上创造的32分42秒的亚洲纪录。1948年5月,在上海举行的第七届全运会上,楼文敖作为上海体育界的代表人物,被组委会选为开幕式最后一棒火炬接力手,在万众瞩目下跑进主会场。在5月8日的5000米比赛中,楼文敖顺利获得头名。此后更是捷报频传:在福建莆田队征沪的竞赛中,他以31分56秒的成绩刷新了自身的纪录;后随莆田队赴北平参加表演赛时,更以31分27秒的优异成绩震惊了中国体育界——因为这个成绩已与上届奥运会波兰选手古索辛斯基创造的30分12秒的纪录相差无几。

    楼文敖在径坛崭露锋芒,可算民国时期中国体育界的一个奇迹。其实严格说来,他并不具备长跑天赋,相反,在业内人士看来,他从不穿钉鞋,且跑步的姿态呈八字形,都会影响他的成绩。但就是在这种没有专业训练、没有专业技术的情况下,楼文敖却不断刷新成绩,以至于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去纠正他那自成一格的跑步姿态,唯恐在刻意矫正之下,反而影响了他的成绩。

    有人在总结楼文敖成功的经验时认为,聋哑或许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他不善讲、不善听,所以在练习和竞赛时,能够专心致志、镇静非凡、从容不迫。1948年3月,楼文敖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参加比赛,在3个星期内接连获得10英里、10000米和5000米三项冠军,扬威异邦,誉满国际。特别是在万米长跑赛前,他居然酣睡如常,这恐怕是许多运动员无法做到的。楼文敖天资聪颖,不仅会修理汽车、脚踏车,还会驾驶。他曾在上海独自驾车上路,自如地穿梭于愚园路到爱文义路、南京路等闹市区,行驶至在江湾路时,车的时速到了60迈,他仍然气定神闲。

    在楼文敖代表中国出征第14届伦敦奥运会前夕,有记者采访了他。谈到今后的打算时,楼文敖表示不会将长跑作为终身的职业,希望参加奥运会回来后,能够开一家自己的商店,过上安定平稳的生活,还想找个媳妇儿成家立业。记者问他有没有心仪之人,他笑着摇摇头,脸上浮现出难为情的神态。

    1948年7月31日,在伦敦奥运会上,楼文敖第一次穿上钉鞋参加10000米比赛。遗憾的是,由于一颗鞋钉穿破鞋底,致使他的脚底磨起血泡并且破裂,尽管疼痛难忍,他仍坚持跑完全程,但受此影响,仅位列第17名;次日的5000米比赛名列第7名;在8月8日的马拉松比赛中他在跑道上疼得晕倒。虽然长跑怪杰的奥运之旅仅获得一枚10000米的纪念章,但楼文敖的名字却永远载入中国乃至世界体育发展史册。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1月3日 总第3138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