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程子华:“大冶兵暴”的幕后功臣

作者:柯清理 石雪梅 余炳贤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11-06 星期一

    1929年12月14日深夜,中共地方党组织和红5军在湖北大冶发动了一次武装起义,史称“大冶兵暴”。起义官兵里应外合,攻克大冶县城,活捉县长,为红军增员700余人,缴枪500余支。大冶兵暴作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一次国民革命军反对蒋介石的起义,颇有影响力,中央军委对此给予高度评价,称其为“模范的大冶兵暴”。

哗变节外生枝 计划提前泄密

    大革命失败后,湖北大冶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驻守在大冶一带的是国民革命军岳维峻部,蒋介石早就想把这支非嫡系部队吞并。1928年冬,蒋介石把岳维峻部调至江苏省淮阴(今淮安)地区,将五六万人的部队整编为新编第1师,原有军官或遣散或降职。某营部副官程子华也在此时被降为排长。

程子华

    程子华,原名程世杰,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学员,参加过反击叛军夏斗寅的战斗和广州起义。大革命失败后,他为寻找中共党组织辗转来到岳维峻部,并改名程子华。1929年初,蒋介石将新1师调到湖北武昌南湖“整训”,并借口该部在蒋冯战争中反冯玉祥不力,撤了师长岳维峻的职务,同时安排了一批反共的黄埔军官来控制这支部队。新1师原来的官兵对蒋介石排挤和歧视非嫡系部队的做法非常不满,加上长官克扣军饷严重,有的士兵甚至吃不饱肚子,反蒋、反黄埔军官的情绪在部队中迅速滋长。我党及时掌握了新1师中的这种矛盾,积极准备展开策反工作。1929年春,新1师已有十四五个连队建立了我党的支部,共有70多名中共党员,在部队中形成了一个坚固的战斗堡垒。中共上级党组织也陆续派骨干来到该部,加强领导工作。

    不久,粤系军阀张发奎在鄂西反蒋,蒋介石调新1师前往应战,先头部队1团、2团、3团乘船刚到沙市、宜昌之间,即遭张部伏击并被缴械。新1师一下损失了3个团,剩下的4团、5团退居宜昌、沙市一带,程子华所在的6团退驻秭归。1929年夏,我党准备趁军阀混战、国民党军内部矛盾突出之际发动起义。可就在这时,5团团长王俊杰为捞钱财,想利用部队中的反蒋情绪实行哗变,把部队拉出去当土匪。我党组织负责同志看出王俊杰的意图后,考虑到他在部队中有一定影响,便策动王俊杰共同发动兵暴。没承想,听到“兵暴后去当红军”的主张后,王俊杰不仅枪杀了我党负责同志,还抢先发动哗变,拉走了4团、5团。我党的兵暴计划也因此泄露。之后,一些共产党员遭到枪杀,还有一些人被部队开除。

“大冶兵暴”旧址

    哗变发生后,蒋介石担心新1师余部不可靠,令驻扎在秭归的新1师6团及1团、2团、3团余部开赴宜昌,部队刚一抵达码头,即被缴械,不久又被运往武汉。很快,蒋介石将新1师改编为独立第15旅(程子华所在的6团改为2团),任命唐云山为旅长。因王俊杰在发动哗变时,曾喊出杀黄埔军官的口号,蒋介石利用这个口实,把独15旅所有排长以上的军官都换成了黄埔学生。当时,程子华假称是从阎锡山学兵团毕业的,加上和营长关系很好的2排长为他讲了不少好话,程子华这才成为唯一留任的排长。

    此时,部队里中共党组织的负责人只剩程子华一人,兵暴的事不得不暂时搁浅。可程子华等人没有气馁,他们在2团2营3个连中,通过拉关系、交朋友,同各连长、排长们接触,秘密争取和团结士兵中的非党员分子,慢慢积蓄力量。独15旅中许多中共党员都由程子华单线联系。他也和中央军委通了气,又设法与被迫离开的赵品三、郭子明等人取得联系,为再次组织兵暴做准备。

红军进入大冶 起义方案确定

    1929年6月,根据毛泽东“向农村进军,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的思想,红5军第5纵队从湖南平江来到鄂东南,在大冶地区开展游击战,取得了第一次攻打大冶县城的胜利。接着,红5纵队退出县城,配合赤卫队,消灭了刘仁八、白沙铺、小箕铺、三溪口等十几个重要集镇的反动武装,取得节节胜利,红军队伍迅速壮大。

    根据地革命运动的日益高涨引起蒋介石的担心,1929年10月初,独15旅2团1营、2营急赴大冶和阳新地区进攻红军,企图扑灭革命的火焰。10月下旬,独15旅2团到达大冶一带,1营驻阳新,程子华所在的2营驻大冶,3营驻团风。程子华和赵品三商议,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应该乘机把队伍拖去当红军”。说来也巧,正好中央军委派来的同志在此时找到程子华,了解了当时的情况和兵暴的计划,随后向中共中央作了汇报,同时,他们和红5纵队、鄂南特委取得联系。

    12月初,中央军委派员化装进入大冶城,通过我党在大冶的联络员找到程子华,向他传达了党的决定:采用里应外合的方案,由程子华带人在里面发动兵暴,红5纵队从外面攻城。其实,程子华原本打算在12月11日发动兵暴,以纪念其曾参加过的广州起义(1927年12月11日是广州起义爆发的日子)。但如果这天举行兵暴,时间有些仓促,最终,兵暴发动时间定于12月14日晚12时。

    这一年,程子华年仅24岁,在独15旅2团2营5连任排长。

兵暴里应外合 敌人全被缴械

    12月14日兵暴当晚,天公作美,大雨瓢泼,一片漆黑。红5纵队4000余人按照既定部署,第1支队由李灿、何长工率领,在大冶城郊的七里界山上集结,等待拂晓攻城;第2支队在大冶与石灰窑之间的牛角山一带埋伏,阻敌增援。

    深夜11时半,程子华悄悄把自己所在5连的党员和各班班长集合起来,公开打出义旗:兵暴,当红军去!这些人平时深受程子华等人的影响,又与他交情甚笃,对国民党排除异己的做法早就十分不满,纷纷赞同加入红军。晚上12时,程子华带领大家割断电话线,切断独15旅与外界的联系。暴动士兵迅速拘押了反对兵暴的军官,塞住他们的嘴巴,把他们捆在祠堂的露明柱上。但对于曾帮助过自己的2排长,程子华努力说服他参加了起义。后来,此人成长为红军的一位排长,在1930年攻打江西瑞昌时英勇牺牲。

    程子华派两个排去解决6连、7连,派两个班去收拾营部。6连本就有一些中共党员,起义士兵拿下了连部,很快就掌控了全连。而原7连调到团部编为迫击炮连,新的7连是刚从1团调入的,我党还没有在连队中开展工作。起义士兵向7连哨兵直截了当讲明要进营院解决黄埔军官,哨兵敞开大门让他们入内,可不巧的是,院子太黑,有人不小心踢倒了汽油桶做成的小便桶,惊醒了7连的人。他们以为有人来进攻,急忙朝院子里乱放枪。敌营部官兵听到枪声也警觉地戒备起来。因起义部队兵暴后还不稳定,不便强攻,程子华当机立断,率5连、6连起义士兵200余人撤到城郊的一个山沟隐蔽起来。

    黎明时分,红5纵队奋力攻城,接应兵暴部队。独15旅2营营长朱麻子本就被兵暴弄得慌了神,又见大批红军来攻,也知形势不妙,急忙带领7连弃城逃跑,不料,正好进入红5纵队第2支队的埋伏圈,全部被缴械。红5纵队侦察得知城内还有国民党地方城防的两个连,立即命令被俘的敌军号兵吹响增援号。城内敌军听到号声,果然上当,跑步出城,遭到红5纵队伏击,那两个连的敌人也被缴械。兵暴部队同红军胜利会师后,攻克了大冶县政府,活捉县长,解救出被关押的我党同志,俘敌千余人,缴枪500多支,取得了完全胜利。广大人民群众热烈欢呼,拍手称快。《庆祝克复大冶》歌唱得好:

    一杯酒,满满斟,庆祝克复大冶城,红军纪律好得很,商民放炮来欢迎。

    二杯酒,满满筛,活捉县长伍屏阶,从前坐轿当街摆,如今不敢把头抬。

星火燎原不止 革命斗志大涨

    大冶兵暴胜利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鄂东南,受此影响,独15旅余部也相继起义。驻扎在阳新的独15旅1营1连、2连约80名士兵在太平塘参加了红5纵队。27日,独15旅旅长唐云山亲自率领旅部及1团和2团3营开进大冶县城,不料,3营中的共产党员于29日晚趁其他连队涌上城头备战之际,拖出八九十人参加了红军。眼见连续发生3次兵暴,唐云山部恐再生变数,仓皇撤回武汉。

    大冶兵暴的胜利,涨了我军的革命斗志,灭了国民党军的嚣张气焰,扩大了革命武装,使红5纵队由挺进鄂东南时的1000多人扩充到6000多人,为发展鄂东南革命根据地,开拓武装割据的新局面,作出了卓越贡献。参加大冶兵暴的部队后来编入红5纵队第2支队,程子华任支队长。大冶兵暴成为我党在国民党军队中组织起义的成功范例,起义中伤亡很小,起义后无一人开小差,因而被中央军委称为“模范的大冶兵暴”。当时,党中央的刊物还赞誉这次兵暴为“模范兵变第一声”。大冶兵暴的幕后功臣程子华也因此在第二次中华苏维埃代表大会上被授予二等红星奖章。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11月3日 总第3138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