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店分三等客盈门

——档案中记载的石岐老旅馆

作者:陈琳琳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9-30 星期六

    贯穿石岐而过的岐江河北通广州、南达澳门,位于广东省中山市中心的石岐因此成为中山及港澳地区的商贸中枢和交通要塞。因其地利形便,民国以来,中山市旅馆业长盛不衰。70年前,孙文西路一带,旅馆林立,接待了无数行旅商贾。今天的石岐,建筑与人俱老,翻阅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资料,仍可“遇见”与这些旅馆有关的尘封往事。

丰俭由人长盛不衰

    1948年4月4日,石岐最豪华的思豪大酒店开业。这是一栋始建于1924年的4层楼房,原为香山银行,抗战胜利后改建为旅馆。这座顶层带圆顶阁楼的建筑,融合了骑楼、悬挑式阳台、罗马柱、拱券装饰、圆洞装饰等东西方建筑风格元素。3个月后,另一家规模颇大的金华大酒店接踵开业。当年,两家酒店都在《中山民国日报》刊登大幅广告,为开业造势。据《中山市志》记载,1949年的中山县石岐镇,正式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旅馆有11家。

20世纪40年代,广东省中山县(今中山市)孙文西路。

    当年的酒店,没有星级标准,但石岐的旅馆也分三六九等,规模不一、奢俭有别,住店顾客的身份各有不同。规模较大档次较高的酒店,如永乐、大观、金城、思豪等,一般接待商务人士、军政人员、华侨等;小一些的旅馆,如大中华、江南等,是一些江湖人和小商人住宿的地方;再低级些的,如悦来、高记等客栈,则是肩挑商贩的落脚处。永乐、思豪等大酒店拥有床位100多张,有单人房、双人房和三人房,雇工20多人;有些小客栈只是夫妻店。永乐旅馆是石岐最早的高档酒店,开业于1921年。中山市档案馆馆藏资料《永乐旅馆话沧桑》记述,永乐旅馆楼高5层、占地600多平方米,入门是大堂、办公室(账房),左边是宽阔的楼梯,梯级镶有彩色凸纹瓷片。《中山市志》还提到,旅馆业经营方式多种多样,既有私营也有合股经营,大多有地方政界背景。抗战胜利后,东南沿海局势暂时平稳,海外贸易逐渐恢复,此外,又有国民党军政人员频繁往来于内地和港澳之间,市场需求旺盛,石岐的大小旅馆自然夜夜笙歌。

官定房租言无二价

    旅馆级别不一,价格也相应不同。据中山市档案馆馆藏档案记载,各家旅馆的房价及相关服务价格并非由经营者自行决定,而是统一按官方核定价收费。核定价由中山县工资租值物价评断委员会评定,送交县参议会审议通过后,由县政府公布实施。每个旅馆都必须按照政府核定价收费,不得以任何借口变更。按照主管部门规定,各旅馆需将价目张贴在账房门口及楼梯口,以备查核,若是出现违规收费,将以扰乱金融罪论处。

    中山市档案馆保存有一份形成于1948年下半年的《各旅馆房价评定房租表》,记录了8家旅馆的房间原定价目和评定价目。对比之下,官方评定价一般是在商家原定价的基础上削减两成。这8家旅馆的评定价大致可分3个等级,以单人房每晚平均价为例,大中华、永安、恒乐等中档旅馆为1元左右,永乐、大观、金华、金城等高档酒店在2元上下,超豪华的思豪大酒店则高达5元。

 1945年10月24日,中山县(今中山市)警察局发布的关于取缔私娼的布告及对私娼的裁决书。

    1945年10月,永乐、大观、来安等各大旅馆经理联合呈文中山县警察局,请求收回旅馆核定价规定。呈请函中写道:因物价高涨,旅馆职工的伙食工资等各项杂费支出又多,导致经营成本上涨,若不提高房价标准,则面临亏本。而且,邻近县市的旅馆收费标准普遍比本地高出许多,所以呈请收回原核定价,另定合理价格。县警察局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各旅馆将原核定价增加一倍收费。然而,两个月后,县警察局督察室发现,多家旅馆仍旧存在任意加价的现象。

    1948年以后,恶性通货膨胀导致物价疯狂上涨,消费品价格及服务业收费自然是水涨船高且一发难收。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政府核定价根本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而当时的政治局势更使当局无暇顾及旅馆房价高低这样的纤枝末节了,于是,执行多年的官定房价政策自然不再有效。

屡禁难绝的社会顽疾

    20世纪三四十年代,石岐镇旅馆私娼现象颇为常见,卖淫嫖娼活动是半公开的事。这一时期,各旅馆一方面通过色情服务吸引旅客,扩大消费;另一方面服务员通过为旅客和妓女牵线,获得小费提成等好处。抗战胜利后,中山地方政府曾大力查处旅馆私娼卖淫行为,不过效果并不理想。

    中山市档案馆馆藏中山县警察局发布于1945年10月的一份布告称:“近查酒楼旅店,时有妇女,藉贩卖食物及代客搥骨为名,暗营丑业者。……除饬石岐警察所切实执行取缔外,嗣后各酒楼旅店负责人,如发觉,务须即行报告,毋得徇庇……”

    馆藏一份关于永乐旅馆容留私娼止宿的侦讯笔录档案记载,县警察局在永乐旅馆查获娼妓9名,于是将该店司理传唤前来审讯,并告诫其要严防私娼,如再发现必对旅馆依章处罚。另有多份县警察局的审讯笔录及裁决书表明,当时抓获了不少娼妓与嫖客。卖淫女子大都在20岁左右,有中山户籍的,也有许多来自顺德、新会、广州等邻近县市,操此皮肉生涯者,多为生活所迫。警察局对她们的处罚,通常是拘留一两日以示惩戒。经如此一番整顿,旅馆经营者和娼妓们均口头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不过,保证之后,“地下作业”依旧照常进行,虽屡禁之而难绝于市,这便成为当时石岐的一大社会顽疾。

    文中所示档案为广东省中山市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9月29日 总第312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