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冯庸大学义勇军

抗日烽火中燃烧的青春

作者:孙成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9-18 星期一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蓄意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次日,日军占领沈阳,随后数月把战火燃烧到整个东北。日寇的侵略暴行激起东北民众和爱国官兵的极大愤慨,群众性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兴起。在东北数千支抗日义勇军中,有一支主要由在校大学生组成的抗日义勇军——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

    冯庸生于1901年,是奉系军阀冯德麟长子。冯庸于北京中央陆军第二讲武堂毕业后,被张学良任命为东北空军司令。1927年,冯庸辞去军职,以丰厚家产创办冯庸大学,立志教育救国。

赴北平,成立义勇军

    1931年9月21日下午,荷枪实弹的日本侵略军冲进冯庸大学,将师生围困在操场上,随即捣毁校舍、实习工厂及办公设施。日军掠走冯庸大学用于学生军事训练的3架飞机、50挺轻机枪、500支步枪及全部弹药,强令全部学生当天离校,不准再上课。

冯庸在“北风”号飞机旁

    冯庸大学创办之初,冯庸即提出“以爱国主义精神为核心,以培养新人、改造社会为基本出发点,道德教育、实业教育、军事和体育教育相结合”的办学方针,学校在教学中注重实用、实战,着眼于培养道德纯正、体魄健康,有武勇精神,懂军事、会技术的新青年,从而达到爱国、救国的目的。在这种办学思想指导下,冯庸大学购买了飞机、步枪用于对学生进行军事训练。日本侵略军对冯庸大学拥有飞机、枪支弹药十分害怕,因此在占领沈阳的第三天就查封了冯庸大学。

    9月22日,日本侵略军将冯庸逮捕并监禁,要求他出面组织傀儡政权,遭到冯庸严辞拒绝。身陷囹圄的冯庸密告师生,立即转移到北平准备复课。经爱国人士和日本友人的多方营救,冯庸于10月28日脱险,来到北平与学校师生会合。11月1日,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在北平南苑机场宣誓成立,提出“我同志一日不死,救国卫国之责断难放弃”的口号。1931年11月5日《盛京时报》报道:“集北平之冯庸大学学生,现下有100余名,顷以编成义勇军,于本月1日在北平成立,内容男生两队、女生一队,全体武装,进行训练之。”

南下,投入淞沪抗战

    1932年1月28日,淞沪抗战爆发。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汇入全国抗日义勇军洪流中,从北平乘坐火车南下赴沪参加沿江警戒、阵地宣传和救护工作。

    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编成3个中队,配合国民革命军第19路军守卫长江口浏河前线,与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华侨大刀义勇军并肩战斗。到达浏河口,学生们就在大堤上挖战壕,为部队作战做准备。3月1日,日寇进攻浏河口,战场形势突变,浏河一带由后方变成前线,学生义勇军无一人退缩。时任第87师161旅旅长宋希濂奉命增援淞沪,他发现冯庸大学义勇军还没有撤出浏河,即命令他们立即自行转移到安全地带,并嘱托学生们:“中国的读书孩子们,你们还不是军人,你们应该继续活下去,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留一点未来的希望。”直到当天下午中国军队与日寇发生激战之后,学生们才撤出阵地。义勇军从浏河口撤到苏州后,在苏州城防守一个多月,遂北上返回北平。

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在北平南苑机场整装待发开赴抗日前线

    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参加淞沪抗战,受到了抗日军民的拥护和支持。据档案记载:“冯庸大学义勇军,服役战场,亦极努力,其最大功绩,为构筑防御工事。当3月1日,我军全线撤退之时,该军曾在浏河方面协助陆军抵御倭寇,尤显忠勇。”

北上,血洒热河疆场

    1932年底,在日军重兵围剿下的东北抗日义勇军主力相继失利,一部分撤入热河后又遭日军围堵。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在冯庸的带领下,驻守热河省凌源县(今辽宁省凌源县)。冯庸和义勇军战士们露营在凌源街西铜顶子庙,指挥部也设在此处。义勇军在驻地开展抗日宣传活动,散发抗日救国传单、张贴标语、创办《复巢月刊》揭露日寇侵略中国的罪行。这些抗日救国的宣传唤起了民众的抗日热情,一些青年主动要求参军参战,群众积极帮助抗日武装运送军需物资。

    1933年3月1日,日军骑兵第四旅和第八师团主力与于兆麟第三十旅发生激战,经一昼夜的战斗国民革命军重创日寇。在第三十旅和增援的二十九旅奋力抗击下,战斗持续到13日,敌我双方都有伤亡。此时,冯庸指挥学生们修筑防御工事,为国民革命军运送弹药。据冯庸大学学生刘毅夫回忆:接到冯庸命令要我押运军火,当时我找老乡用牛车运送,途中遇到敌机扫射,我躲在大树下向敌机射击。日军于4月3日进攻凌源,由于敌强我弱,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被打散。在战斗中,学生副总指挥战韬、教师黄绍谷牺牲,学生杨成德、刘淑珍(女)、赵世英被俘。

    冯庸大学被打散的师生陆续撤回北平临时学校后,他们又在校内设立临时伤兵医院,收容医治从前线下来的伤员。此举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北平各慈善团体为救治伤员筹集善款,协和医院每天派医生来给伤员换药,山东齐鲁医院和上海医学院陆续派来几十名医生、学生,参与救治伤员。

军歌,气壮赤县神州

    为了鼓舞士气打击日寇,冯庸创作了《冯庸义勇军军歌》:冯庸,冯庸,冯庸义勇军!光荣历史,忠勇气拔群。曾经远征胪滨,战垒蜿蜒十里断寒云!倭奴据我疆,虎狼猖狂,誓维民族光,威扬沙场,慷慨赴国殇,恨难忘!泪光!血光!冯庸同志不畏。河山缺!烽烟烈!冯庸同志决不甘沦灭!悲愤摩云,誓将国仇雪,民族昌绝,即在此时节!星旗挥,荡贼穴,割烹倭奴心,刺饮倭奴血。义勇精神千代!光荣历史垂载!敌忾!慷慨!姊妹兄弟,兄弟姊妹,宁愿头颅碎!

    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参加淞沪抗战到达上海时,高唱《冯庸义勇军军歌》,受到上海各界民众代表的热烈欢迎。此时,20岁的聂耳也在欢迎队伍中,他深深被学生们高唱抗日救亡歌曲的雄武悲壮场面所感动。1933年热河抗战时,在上海联华影业公司的聂耳随“辽吉黑民众抗日后援会”来到热河慰问战斗在前线的将士。2月24日,聂耳等来到凌源慰问负责抗日宣传的冯庸大学义勇军,又一次听到了学生们唱《冯庸义勇军军歌》。据冯庸的外甥张文琦先生回忆,《冯庸义勇军军歌》启发了聂耳后来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的灵感。

    冯庸大学从1927年成立到1933年解散,历时6年,培养学生700余人。冯庸大学解散后,大部分教职工和一部分学生并入东北大学,其余学生有的报考了燕京大学、清华大学,有的转入浙江大学、河南大学,有的报考军校,还有的回到东北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组织。

    文中所示档案为辽宁省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9月15日 总第3119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