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8月——聊聊抗战胜利之月的北平

作者:西阳

来源:北京档案

2017-09-14 星期四

    1945年8月15日,是一个让包括北平人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永远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它标志着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也标志着自“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沦陷达8年之久的北平获得新生。所有档案史料,也包括由日伪政权直接控制的《华北新报》等汉奸报纸,都记载了1945年8月的北平曾经历了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垂死挣扎的日伪政权

    进入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之势已不可逆转。5月8日,盟军攻克柏林,德国彻底战败。至此日本愈发孤立,不但在太平洋战场节节失利,连本土亦受到盟军威胁。8月1日,汉奸报纸《华北新报》头版发表社论“怎样救我们的国家?”,社论说:“……我们因救国而牺牲精神、牺牲地位、牺牲财产、牺牲生命,是应该毫无顾惜的。凡人到头皆有死,莫问来早与来迟。死又值得半丝留恋么?死又不足惜,一切财产、地位,又算得了什么?……”这是一群在日军孵育下,既有地位、又有财产的汉奸们发出的垂死哀叹。

    同日,二版报道“京昨开二次警防联络会议研讨,讨论空袭下紧急措置”,由此说明,当时的北平已受到盟军飞机空袭的威胁。那时我3岁,家住北海北夹道的一个四合院里,清楚地记得,房东曾按警方要求在院子里挖了防空洞。但防空洞一次未用,日本便投降了,以致后来有“防空洞没用着,日本人卖大袍(和服)”的顺口溜在京城流行。此防空洞后来成了房东的菜窖,直到解放初期才拆除。

    二版还报道“京市第七次勤劳奉公队昨晨结成带队出发”,所谓“勤劳奉公队”,实际是抽调北平的青年学生到郊区替日军做义工、修工事。每次队伍出发,伪市长或市长代表都要训话。这次训话的题目是“坚持忍耐精神完成所负使命”,训话人是伪市府秘书长钮先铮,他一副汉奸嘴脸,训导青年说:“今天本人代表市长向诸位说几句话,……第一勤劳是青年应受的训练……第二诸位要认识参战国家的任务,理解参战国家的职责……”

    这时的日本已经是首鼠两端,自顾不暇。8月2日报载:“日本土制空部队迎击战果,坠毁敌机千余架,冲绳敌舰被沉毁15艘。”且不说此报道是否有夸大战果之嫌,只一个“日本土制空部队迎击战果”,便显见战火已燃到大后方的日本本土。

    此前,有人曾在东总布胡同里,看见20多个日本人赤裸着上身,只穿一条兜裆布,在胡同里游行。他们头上包块白布,布上用红字写着“神风”,敲着大鼓、小鼓,在胡同里从东往西走。胡同里的中国人全都愣愣地看着这古怪的游行,这就是日本的“神风敢死队”,他们游行之后,就黄鹤一去不复返了。看来,这时的日本从上到下虽然都在做拼死挣扎,却已乱了阵脚。

    二、悲惨生活的北平百姓

    进入8月,北平市民的生活更加拮据。《华北新报》“社会面面观”栏目的一则报道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无米之炊’不仅限于巧妇了,多笨的娘们儿也会蒸窝头,但是当丈夫的买不起棒子面,这责任不能加在笨妻的头上。春季里油盐店卖一种‘春菜丝’,就是把腌疙瘩头切成细丝来卖,俗称‘懒老婆菜’,取其买来省事不用切即可食用之意。但是当丈夫的没钱购买‘春菜丝’,那么自己的妻子懒与不懒需要另当别论了。”连棒子面和咸菜都买不起,可见日伪统治下的北平市民生活之艰难。

    那么吃的东西哪儿去了呢?都用来支援所谓的“大东亚圣战”了。故此,政府要求“平心静气妥筹切实办法,力谋渡过食粮难关”。所谓“切实办法”,无非就是粮食配给,包括配给北平老百姓称之为“混合面儿”,日本人美其名曰“共和面”的东西。这是一种有糠、有麸、有磨碎的豆饼,还有许多叫不出名的东西,反正什么都有,包括石头、沙子,就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粮食。总体呈灰色,和水之后没有亲和力或沉底或浮漂于水面,捏不成形,没有任何黏合劲儿,永远是散的,连窝窝头都攥不成。弄熟之后,有股臭味、霉味,牙碜,而且硌牙,粗糙不堪,无法下咽,吃多了还拉不出。

    但就是这难咽的“混合面儿”,也不是轻易就能买到的。记得今地安门十字路口东侧路北,当年就有一家出售“混合面儿”的粮店。小时候,父亲就曾带我一大早到这家粮店门前排过队。

    粮食一紧张,带动方方面面都紧张,先是8月3日报载:华北电业公司负责人谈,电力使用限制办法,超过部分将增收5倍电费。好在我家当时点的是油灯,对用电紧张感受不深。紧接着是食盐紧缺,8月6日报载:“长芦盐务局今起办理,三次市民食盐配给,每人一斤价五元一角。”而8月8日报载“电车增加票价,11日起实施”,这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三、欢庆抗战胜利人民 扬眉吐气

    当时已有消息说日本撑不住了,要撤退了,尽管日本封锁百姓收听重庆、延安等“敌台”,但人们还是从广播中,偷听到了美国在日本投下原子弹、苏联在中国东北出兵的消息。而一些日本人的颓废作为,更是让百姓感到日本已成秋后的蚂蚱,没几天蹦头了。

    早在日本宣布投降之前,生活在北平的日侨,就纷纷把家里的家具、器皿拿到街面上变卖。“当时东单、东大地一带形成了一个市场,专门有日本人在那里卖家当。”民俗学者王永斌清晰地记得当时一套日本和服只卖一块钱,手表、照相机也很便宜,每当有人光顾,摆摊的日本人都感激致谢,“他们要凑钱回日本了。”

    王永斌当时正在眼镜店里当学徒,让他记忆深刻的是,竟然有日本军官到眼镜店里卖枪。“那天三个日本军官来我们店里,突然每人掏出一把手枪。”店员们全都吓坏了,以为日本人要闹事,几个胆小的伙计退到店铺的里间,店里的顾客有的躲出店去。而两个日本人掏出枪后,摸了把枪身,然后把枪放在了柜台上,跟店员们打手势,意思是说要卖枪。“那谁敢买啊,我们赶紧把这几位请走了。”几个日本军官失望地离开了,又沿着街面去找下一家店。

    但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不到黄河不死心,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轻易认输的。8月13日报载“附和流言曲解军方真意者,决采取断然措施,日驻中国派遣军发表声明”。主子发话后,鹦鹉学舌,8月14日报载“倘有造谣生事蛊惑人心者,一律援照军法惩治,华北政务委员会昨布告官民”。直到8月15日上午,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荫泰还在广播上发表辟谣申明,说如果谁再传播谣言,抓起来以后按军法处置。

    然而,就在当天下午,广播节目全部中断。当天中午广播里说:“各位听众注意,本台节目挪在今天下午6点开始,有重要新闻向各位广播,希望大家届时收听。”果然,其后房东的一台“话匣子”里说:日本天皇颁布《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天,北平多家报纸载文:“日本昨颁发大诏,接受四国共同宣言,实现世界永久和平”,“有抵触大诏者决不宽赦,华北日军最高指挥官训令将兵”。《华北新报》还煞有介事地为此发表社论“和平、奋斗、救中国”。

    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全城马上沸腾了,大人小孩都往街上跑,大家纷纷喊“好啊!日本投降啦!我们胜利啦!”1945年8月15日时逢阴历七月初八,老北京有过七月十五中元节的习俗,也就是所谓“盂兰盆会”,一直到七月三十地藏王菩萨诞辰,都有连续不断的灯会和庙会等活动,小孩子们都点荷叶灯、莲花灯,取“以灯度亡”之意。

    报载,今年纸价“昂贵,大批制灯者无几,然近数日,赶制成糊灯者亦不少”。“昨日各纸店生意骤增”“今日中元佳节,举国欢腾共庆和平,盂兰盛会同悼英灵”。

    于是1945年的中元节,变成了一个庆祝胜利的节日庆典。百姓们都糊了写着“庆祝胜利”等字样的灯笼,提灯逛街。学校的学生们临时组织起来,抬着大海棠叶形状的中国版图灯,敲锣打鼓地游行。队伍后边,押着装扮的日本战犯,游街示众,十分庄严。那天,撒传单的,贴标语的,拿旗帜、灯笼游行的,挤的街上走也走不动。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