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档案故事——一个宅门老号的辛酸血泪史

作者:无

来源:北京市档案馆微信公众号

2017-08-31 星期四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时期,中华民族工商业的生存异常艰辛,饱受日本侵略者的盘剥、欺凌,同仁堂乐氏家族创办的恒丽号绸缎庄就是一个典型的缩影。

    众所周知,乐氏家族因为经营同仁堂药店而出名,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还经营过绸缎生意。其实,开展多种经营在过去也是同仁堂乐氏家族的一个特点。

恒丽号绸缎庄的红火出炉

    1918年6月29日,同仁堂家族大房的老六乐钧等人联合出资创办了恒丽号绸缎庄,店址就在西单北大街4号(老门牌)。

    这个绸缎庄的出资人除了乐钧外,还有他的几个子女以及侄子乐佑申和乐佑申的3个弟弟。乐佑申年轻时曾留学法国,具有洋派思想,他与六叔乐钧都曾掌管过同仁堂的大权,在乐氏家族内势力很大,创办恒丽号绸缎庄那年他刚满30岁,恒丽号绸缎庄的盈亏主要由他来掌握。

    当时,开办绸缎庄可是非常赚钱的买卖。享誉京城的八大祥就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他们也都跟同仁堂乐家过往甚密。恒丽号绸缎庄选址在西单牌楼旁边,这个地段自古就是京城最繁华的商业街,行人、车马昼夜往来,络绎不绝,在这里最红火的绸缎生意,买卖兴旺程度可想而知。

    随着恒丽号绸缎庄的买卖不断壮大,其营业面积也得到迅速扩张。到1925年已经拥有前、后2个院落。前院临街有楼房20间,在临街的楼房前面建有非常精美的铁罩棚。后院有楼房32间,是乐氏家族的自置产业。

被日寇欺凌

    1937年,七七事变北平沦陷后,恒丽号绸缎庄曾一度歇业。

    1939年9月26日夜间,恒丽号绸缎庄门前突然聚集了很多人,还有警察监视、督促,把绸缎庄所有存货、字具及家具物品全部搬出腾空。开始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经人辗转相告,才知道是因为日本侵略军看上了这处房产,指使内二区警察署,强行命令恒丽号绸缎庄立即迁出,刻不容缓。在威逼恐吓之下,恒丽号绸缎庄只好仓促雇用200多人,连夜搬运零整货物及家具,忙乱之下,毁损的各项器物高达2043多万元(时价)。搬出来的东西又无处存放,只好堆置街头。

    整座院落全部腾空后,日军一四ΟΟ部队进驻这里。恒丽号的股东们本以为没事了,过了2个月,日本一四ΟΟ部队又派人拿来一份合同,强令与恒丽号绸缎庄订立租约,期限为一年,每月租金为70元。这时候恒丽号绸缎庄的股东们才明白,日本人是要在强占后再进行强租。后来,恒丽号绸缎庄的这座铺面又改为日本宪兵队的驻地,再后来又被改为日伪的一个办事机关。

    1945年春季,日伪机关将恒丽号铺面房的细砖门脸、铁门、铁罩棚、铁栏杆、玻璃门窗以及泥金的匾额陆续拆毁,全部改成粗劣的房屋。仅此一项,恒丽号就损失3275万元(时价)。经过大拆大改,恒丽号绸缎庄的内外已经是面目全非,一点没有商铺的样子,如果再想营业必须将新盖的房全部拆掉,再投入巨资重新恢复。乐家在繁华的商业区苦心营造的豪华铺面,就这样被日本人糟蹋了。

艰难的追讨索赔之路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了。恒丽号绸缎庄的股东们于1945年11月24日向北平市政府房产清理委员会递交了呈请,声明自己拥有西单北大街4号前部的铺底权,以及后部的房地产权。

    1946年3月,恒丽号的铺房又被国民党军队后勤总部第六兵站总监部招待所占用。这时乐佑申才意识到,要想从国民党当局接收的所谓“逆产”中要回本来属于自己的产业不易事。经过几次折腾,乐佑申才知道这件事找警察局根本没用,必须要到天津找行政院河北平津区敌伪产业处理局才行。

    1946年8月10日,乐佑申带着相关证据,来到位于天津第一区长春道24号的河北平津区敌伪产业处理局进行交涉,请求该局责令日寇将他们所改建的房屋拆除,恢复原状,由恒丽号收回继续营业。

    经过多次交涉,恒丽号终于在1947年1月14日接到“到天津洽办领取手续”的通知。经河北平津区敌伪产业处理局评价委员会评估:日本人在铺面院内共增建房屋面积13860平方米,估价法币350.6万元,需要由恒丽号的股东们进行“购领”,其余的房屋可以先予以发还,并通知北平警察局予以启封移交。

    恒丽号的股东们自然觉得这样不合情理,因为没有人请日本人添建这些房屋,况且添建的这些房屋不但没有使用价值,而且还会对营业造成不利影响。所以恒丽号的股东们在申请发还自己产业的基础上,提出“请责令日寇将改建的房屋拆去,修复原状”的请求。

    1947年7月26日,恒丽号的股东们又派代表向河北平津区敌伪产业处理局发出“据请免价发还日人增建房屋的函”。同时提交了1933年恒丽号股东们在铺号前的合影照片与日本人添建的粗劣房屋进行对比,“乞望河北平津区敌伪产业处理局俯念恒丽号的艰难,请求当局免价发还恒丽号铺房,以便早日复出营业,解除恒丽号目前的困苦。”

1933年,恒丽号股东们在铺号门前的合影照片。

    1947年11月,河北平津区敌伪产业处理局向恒丽号股东乐佑申发出了最后通牒:“……院内日人添建房产13860平方公尺,兹经本局估计法币350.6万元,由业主备价承购。限七日内解缴中央银行北平分行A/C九号本局专户,带着汇到银行的回单,来天津第一区长春道二十四号本局三组三科办理手续。”

    面对当局早已既定的发民难财的用心,恒丽号绸缎庄的股东们知道,无论怎样据理力争的申辩都显得微不足道。为了保住自己的产业,1947年11月13日,恒丽号的股东们只能按照河北平津区敌伪产业处理局提出的价款法币350.6万元,如数交付到中央银行北平分行A/C九号。

    1948年5月,恒丽号铺号得到河北平津区敌伪产业处理局的核准发还。

老铺号变身大商场

    现在恒丽号绸缎庄的旧址早已被西单东北角的巨大百货商场替代,恒丽号绸缎庄的股东们却还对昔日的邻居如数家珍:有紧邻西单牌楼南侧路东的宣内大街144号的天福号(刘记),西单北大街路东1号的永增兑换所、2号的全盛号、3号的天福春(同记)、5号的吴鼎和茶庄以及10号的恒兴祥合记……如今,他们已经变为西单北大街南口路东的行人便道或绿地;路西的邻居270号的德丰成、285号衍庆堂、296号的济元药房、303号的中山玉羊肉铺、304号的瑞华阁商店……也已被中国银行的高楼大厦所替代。置身这现代化的繁华商业街,谁会想到半个多世纪前,这里曾经有个乐家的铺子“恒丽号”和它那一段耐人寻味的曲折故事呢!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