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水书守护者

作者:韦荣整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8-25 星期五

    水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重要一员。全国水族总人口达40多万人,63%以上聚居在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水族不仅有本民族的语言,还有自己古老的文字。水族把这种独特的文字和用这种文字书写而成的文献典籍,以及水书先生即水书师口传心授用于诠释条文的歌诀和推演掌式统称为“泐睢”,即水书。

    水书是世界上除东巴文之外又一种存活的象形文字,2006年被列入中国首批档案文献遗产保护名录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水书在水族群众的文化生活中,至今还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如婚丧嫁娶仍然照水书记载的“水历”推算决定。水书是水族先民认识自然、征服自然的经验集成和水族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百科全书”。

    “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一定要传承下去。”杨胜凡说。

    杨胜凡,三都县中和镇西洋村一位水书先生,今年98岁,依然负责教学生诵读水书,为群众婚丧嫁娶打卦择吉避凶。杨胜凡说:“以前水书只传男不传女,但现在只要有人愿意学,我都愿意教。”

    杨胜凡与笔者聊起与水书结缘时说,他15岁的时候,因为家庭生活拮据,被迫做起了染布生意,以便养家糊口。在他40多岁时,有幸认识了原塘州乡拉下大队的潘福星。“他教我水书,我教他染布”。从此,杨胜凡爱上了水书,每天他都在重复着抄习、研究水书。杨胜凡家中的62本水书手抄卷本大多是其亲手抄录的,保存有《正七卷》《寿寅卷》《时辰卷》《金堂卷》等。

    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现代文明的冲击,水族地区的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目前大多数水族人会说水语,却看不懂水书。三都县的水书师目前已经不足300人,60岁以上的水书师占90%以上。大量水族青年外出务工,学习水书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而现有的水书师大多年事已高,水书濒临代际传承危机。

    一位资深水书抢救者说:“每位水书师的头脑都相当于一个活态的水书文化博物馆,倘若倒下一个水书师,就是一个水书文化博物馆的消失。”为此,前不久,三都县专门开设水书教育传承基地,主要开设成人和少儿两种班次,由知名资深水书师杨胜昭、潘必良负责现场执教。杨胜昭说:“开班的目的是让水书得到更好传承,让更多水族儿女学习和发扬水书文化。”据统计,截至目前,水书教育传承基地成人班学员达80余人,少儿班学员达40余人。

    三都县本着“救书、救人、救学科”的原则,从20世纪80年代末就开展了水书的抢救和保护工作。

    在“救人”方面,对水书师进行普查登记、为他们评定职称、每两年对有突出贡献的水书抢救工作者及资深水书师进行表彰。

    在“救书”方面,多年来,经过档案部门的努力,共征集水书6727卷,并逐卷进行鉴定、编目、扫描,同时组织专业人员对馆藏经典卷本进行翻译出版。目前,尚有1万多册水书还分散在民间。此外,通过申报,三都县馆藏水书共有24卷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在“救学科”方面,三都县于1981年成立了民族文化历史研究工作组(临时机构),专门对水书文化等传统文化进行抢救保护和研究,之后,文史组升级成为民族研究所(有固定编制的事业单位),一直致力于对水书文化的保护传承和研究工作。2006年,清华大学、中山大学、贵州民族大学等先后在民族研究所建立水书文化研究基地,对水书进行深入研究。2017年,为推进水书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工作,三都县成立水书文化研究院,整合县档案局、县文化旅游局和县民宗局专业人员集体办公,加强对水书抢救保护及开发研究利用工作。目前,共出版水书研究书籍20余卷(本)。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8月24日 总第310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