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程砚秋前门火车站上演“全武行”

作者:特邀撰稿人 王星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8-23 星期三

程砚秋在练功

    程砚秋,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程派艺术的创始人。他不仅在艺术上勇于创新,还极富有正义感和爱国心,可谓德艺双馨。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不久,北平沦陷。日本侵略者又将魔爪伸向北平文艺界。

    日军为粉饰太平,让北平梨园公会请程砚秋出面组织京剧界唱捐献飞机的义务戏。程砚秋听后勃然大怒,气愤地说:“我不能给日本人唱义务戏,叫他们买飞机去炸中国人。我一个人不唱,难道就有死的罪过?谁愿意唱就去唱,我管不了。”来人表示大家很怕日本当局,以程砚秋在京剧界的地位,若坚决不应,恐于北平京剧界不利。程砚秋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决不能让大家受连累。献飞机义务戏的事,我程某人宁死枪下也决不从命!请转告日本人,甭找梨园同业的麻烦,我自己有什么罪过让他们直接找我说话就是了!”由于程砚秋的坚决反对,献飞机义演的事彻底泡汤了。

《亡蜀鉴》戏单,程砚秋在该剧中饰李夫人。

    这下可惹恼了日本人,迫害紧跟着就来了。程砚秋剧团的戏箱被刺刀捅破并洒了镪水,烧坏了不少行头,堂鼓的牛皮鼓面也被刺刀豁开。

    1942年深秋,程砚秋在山东青岛和上海演出结束后,绕道天津办事,然后乘火车返回北平。列车进入前门火车站后,程砚秋从车上下来,随着人群走出站台,突然冒出3个穿黄军装、横眉竖眼的家伙,厉声问道:“你是不是程砚秋的干活!”程砚秋点头称是。那几个家伙喝道:“请跟我们走一趟吧!”程砚秋见势头不对,忙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一个宪兵模样的家伙骂了一声“八格牙鲁(日语‘混蛋’)”,怒叱道:“这里的不行,那边的说话!”几个人捉住程砚秋的衣袖,边推搡边拉扯地把他带到车站旁边一间值班室门前,推开门一看,屋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三个戴红帽子的铁路警察,看那架势就要围扑上来动武。程砚秋见此怒火中烧,一个“玉女穿梭”甩掉了那3个家伙的拉扯,高声问道:“我程某人到底犯了哪一条王法,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这几个家伙也不答话,围成一圈紧逼过来。程砚秋怒喝道:“士可杀不可辱!难道我程某人怕你们不成!”程砚秋从小学习武旦,又师从过武术名家,有实打实的硬功夫。只见程砚秋以一铁柱为掩护,施展拳脚,左迎右击,把这帮家伙打得东倒西歪,鼻青脸肿。警官“徐大麻子”气急败坏,把佩带的战刀取下,用刀柄朝着他的面部打去。程砚秋躲得稍微慢了一些,刀柄正打在嘴上,血一下流了出来。正在这时,围观的铁路工人中传出一句:“八格牙鲁!不要再打了!”“徐大麻子”听了这句日语,触电似的立马住了手,其他坏蛋也乖乖地停了下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程砚秋已经朝出站收票口走去。这时,一个青年铁路职工紧跟着他大声对收票员说:“这位旅客刚才被物品碰伤,他的车票我已经收了!”并努努嘴,暗示他快走。正在找车票的程砚秋感激地朝他点点头走了。

    程砚秋在前门火车站痛击特务的事很快传开了,轰动一时。架子花脸侯喜瑞听说后特意到程砚秋家里探望,并高兴地说:“御霜(程砚秋的字),你在前门火车站的这出‘全武行’,全北平戏剧界都传遍了,你这下子可给咱们梨园界同人出了口怨气。铁路上这些黄狗子仗着日本人的势力为非作歹,特别对咱唱戏的更是敲诈勒索,无所不用其极,人们敢怒而不敢言啊,你算给大家出了这口恶气了!”程砚秋说:“看来这戏是不能再唱了。要不是为了剧团上下百十来口子人吃饭,我早就不想演戏了,实在是气也受够了,累也受够了,不如就此鞠躬下台吧。”

    不久,程砚秋就洗净粉墨,荷锄务农,放弃高额的票房和优裕的生活,选择在艺术的黄金年华隐居,他这一举动背后所蕴含的民族意识和家国情怀,不言自明。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8月11日 总第3104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