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英法对德经济战中的“远东第一案”

作者:特邀撰稿人 张江义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7-25 星期二

    1939年9月1日,德国闪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争爆发。9月3日,英、法两国正式对德国宣战,并迅速在欧洲展开了以经济封锁、贸易禁运和战略抢购等为主要形式的经济战。与此同时,英、法两国也训令其亚洲殖民地国家和属地同步进行。

    1940年初,英属香港和法属越南的海军军舰先后截扣了中国运往苏联的易货矿产的薛伦加(Selenga)轮,押往香港和越南西贡(今胡志明市)接受战时禁制品检查。“Selenga轮被扣案”因是二战初期英、法两国对德国经济战中的“远东第一案”,一时之间备受各方关注,其中的来龙去脉也颇为复杂。

1940年8月19日,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为呈报“selenga轮
被扣案”交涉情形致经济部部长翁文灏的快邮代电。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中国货轮被截扣 “亟力”交涉“商放行”

    以1939年9月3日对德国宣战为界,英、法两国所属亚洲殖民地国家和属地也纷纷对德国实行经济战。英属香港在“转入战时状态”后,“一切战时法令,先后实施”,9月7日,香港政府颁布新法令,限制钨、锑、锡、棉花、树胶等20余种军用原料出口。而法属越南也于9月3日颁布了禁止出口物品清单,种类多达数百种。11月,英、法两国又命令其亚洲殖民地国家和属地实施更加严厉的禁运政策,其主要做法是根据国际公法运用其交战国的“临检权”,针对各中立国运往德国的船只在公海上进行“最严密的限制”,目的是禁止“一切原料及半制成品暨全制成品”出口转运至德国。

    然而,这种最严密限制的经济战却并非尽如人意。英、法两国尽管在欧洲对德国开展的经济战成效显著,但在亚洲的远东地区,却一直对“苏联漏洞”——即德国从苏联海参崴进口军用原料一事鞭长莫及。终于,他们在1939年底逮着了一个机会,故事是这样的:英、法两国窃听到德国驻上海领事的密电,得悉中国将有一批矿产从菲律宾的马尼拉转运至苏联的海参崴后,决定运用交战国的“临检权”对这艘“涉嫌”转运军用原料的轮船进行截扣,而这一切,中国政府并不知情。

    1940年1月8日,装载有中国运往苏联的易货矿产(钨1200吨、锑400吨、锡100吨)的薛伦加轮从马尼拉起运至海参崴,3天后在公海上被早有预谋的英属香港海军军舰截扣,押往香港接受战时禁制品检查。香港海军当局宣称,此种截扣在欧洲“极属常有之事”,但在远东香港方面“尚系第一次”。13日,时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部长兼资源委员会(负责中苏矿产易货)主任委员的翁文灏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后,立即致电驻香港的资源委员会国外贸易事务所所长郭子勋,让其尽快密查事件真相。16日,翁文灏将“Selenga轮被扣案”呈报蒋介石,并在电文中特别说明,按照英国政府公布的战时禁制品名单,该轮矿产“在绝对禁制品之列”。而依照中苏易货协定,运苏易货矿产“在未到达苏联边境,未为苏方机关正式接收前”,仍为中国政府所有。如果该轮矿产被英国没收,那么,中国本打算通过此项矿产来换取抗战所亟需的苏联军火之事则不能顺利进行,从而影响中国抗战前途“甚矩”。同日,翁文灏商请国民政府外交部致电中国驻英大使郭泰祺向英国政府“切商放行”。2月2日,郭泰祺电知翁文灏,说现正在和英国政府“亟力”交涉“易货整个问题”,薛伦加轮“日内可望放行”。22日,郭泰祺再次致电翁文灏,说据英国战时经济部部长李滋罗斯讲,英国政府“在原则上本主放行”,但法国政府担心薛伦加轮矿产“转资德国”,力主扣留,并提议将该轮交海上捕获法庭处理,恐怕一时难以放行。

“鼎力交涉”终释放 “欧局激变”事未果

    1940年3月28日,经过中、英双方反复交涉,英国政府遂令香港海军当局将薛伦加轮移交给法属越南海军当局,押往越南西贡接受再一次的所谓战时禁制品“检查”。4月1日和7日,心急如焚的翁文灏两次致电中国驻法大使顾维钧,请其“鼎力交涉”,“迅商放行”。18日,顾维钧电复国民政府外交部转知翁文灏,“Selenga轮被扣案”的焦点在于法国政府“决不信苏联不将钨锑转运德国”,也“决不愿使华方蒙任何损失”,现拟“在直接或间接不以原料接济德国及维护锡钨中国权利两条件下,觅一解决办法。”不久,法国政府提出收购薛伦加轮被扣1200吨钨砂的建议,并委派正在中国“陪都”重庆交涉购买矿产的军备部代表欧德南,与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孔祥熙于6月10日签订购钨合约,规定签约后立即支付90%的货款。之后,欧德南飞赴越南河内,与法属越南总督商议付款之事。6月18日,被法属越南截扣近3个月的薛伦加轮,在中、苏两国多次向法国交涉后始被允许释放,但船上所载矿产却早已卸存越南西贡。19日,顾维钧电知翁文灏,法国政府已两次电令越南当局“连船带货全部即放”。但遗憾的是,越南当局并没有全部照办。

    就在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原来力主抵抗德国的法国政府却在德国的凌厉攻势下,于1940年6月22日正式投降。这一投降不仅使得越南与法国政府暂时失去了联系,而且使得薛伦加轮所载钨砂付款之事成为泡影。据《翁文灏日记》中记载,中国政府为应对“法降于德”这一“欧局激变”,相继在6月22日采取了几项紧急措施:一是商议中国存越物资的抢运办法;二是委派具有英商背景的福公司总经理贝安澜飞赴香港,协助抢运存越矿产;三是函请美国驻华大使詹森电商美国政府“设法为助”;四是商请蒋介石的私人全权代表宋子文在美国全力协助。24日,翁文灏先后致电继续留在法国的顾维钧和中国驻越南西贡领事尹凤藻,告知薛伦加轮所卸钨砂,“法方尚未付款”,盼其就近洽商。26日,尹凤藻致电外交部转翁文灏称,据法属越南海军司令所言,越南与法国政府“已失联系”,薛伦加轮所卸钨砂付款之事已成“地方事件”,中国政府可与越南当局直接商洽解决。

货轮矿产几易主 历时九月终“运苏”

    1940年6月29日,翁文灏电呈蒋介石称,薛伦加轮所卸钨砂,因法方“延未付款”,已另行转售美国政府,同时还包括薛伦加轮所卸其他矿产。7月2日,翁文灏再次电呈蒋介石称,美国政府已电知法国新政府,薛伦加轮所卸矿产已由美国购买,主权属美,要求“速电”越南当局允许出口。同时,原法国军备部代表欧德南已同意取消购钨合约,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驻越代表也正会同中国驻河内总领事许念曾等人向越南当局“请领”出口证,“一俟获准放行,即可装轮运美”。同日,许念曾电告翁文灏,薛伦加轮所卸矿产,越南当局已函准出口,并与美国驻河内总领事接洽租船装运之事。就在中、美两国紧锣密鼓地洽运薛伦加轮所卸矿产的时候,苏联驻华商务代表巴固林却通知中国,要求将薛伦加轮所卸矿产“全数运苏”。12日,翁文灏面告巴固林,“全数运苏”的要求“势难办到”,因为转售美国的合约已经签订,并且即将装船运美。巴固林旋即又建议中国可以用售卖给美国所得款项来换取苏联的军火,翁文灏“面为照允”。

    可是,苏联对于薛伦加轮所卸1700吨矿产仍然念念不忘,他们一面派人向法国新政府交涉,要求其电令越南当局不准放行,“只能运苏”,一面于8月初致电巴固林转告中国政府“仍将该货运苏”。中国政府在得悉这一情况后,为谋求薛伦加轮所卸矿产“早日脱离越南及勉符苏联政府之愿望”起见,遂委托美国纽约华昌公司总经理李国钦和中国驻美大使胡适等人“转商”美国政府取消原订售约。8月10日,翁文灏与巴固林商定,如果美国政府同意放弃,则薛伦加轮所卸矿产立即转为苏联所有,并以“以西贡为交货地点”,且由苏联“自办运输”。15日,李国钦电告翁文灏,美国政府已答应放弃薛伦加轮所卸矿产。19日,主管对苏矿产易货的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遂将“Selenga轮被扣案”最近交涉情形电呈经济部。23日,孔祥熙特函翁文灏说:“Selenga轮被扣案幸赖吾兄运用得宜,各方均能兼顾,处理尤称周安……佩慰无似。”之后,苏联迟至9月21日才派轮船到达西贡装载矿产,27日起运海参崴。至此,历时9个多月的英法对德经济战中的“远东第一案”终于画上了句号。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7月21日 总第3095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实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