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老照片

血战禹王山

台儿庄战役中的滇军部队

作者:夏 军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7-17 星期一

卢汉

       1938年3月,中国军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台儿庄大捷,予日军以巨大打击。日军在台儿庄遭到中国军队的坚决抵抗,主动撤退后,恼羞成怒,于4月中旬,集结更多部队,向台儿庄再次发起大规模进攻。此次坚守在阵地上的是来自云南的卢汉任军长的国民革命军第60军。

接防台儿庄

    由于日军大举反攻,强势扑来,台儿庄大捷后担任守卫的汤恩伯、于学忠等部招架不住,未等接防,即向后撤退。刚刚抵达台儿庄的国民革命军第60军138师立足不稳,即与突入之敌在陈瓦房、邢家楼、五圣堂遭遇。

    首先与南下日军遭遇的第60军潘朔端团尹国华营,在营长率领下,全体官兵立即奋勇猛冲,抢占了陈瓦房,拒敌前进。日军以坦克为掩护,从四面向陈瓦房逼近。第60军的救援部队被日军炮火阻挡,不能接近。尹国华营在无后援的情况下,与强敌激战,牺牲惨烈。据唯一冲出敌阵的士兵陈明亮报告:陈瓦房被日军包围之后,全营官兵与四面冲入之敌白刃争夺,奋不顾身,营长阵亡。战至最后只剩10余人,由班长率领向西南突围,又遭日军追击,仅陈明亮1人生还,全营官兵500余人壮烈殉国。

    4月24日,日军向台儿庄附近的五圣堂、邢家楼、五窑路、辛庄、蒲汪阵地发起猛攻,先以飞机轰炸,继以大炮猛烈轰击。一时间,阵地上尘土腾空,不见天日,台儿庄附近的几个村庄几乎被夷为平地。炮声一停,敌步兵即发起冲击。第60军守军从隐蔽工事中跃出,集中轻重机枪、迫击炮等火力向敌猛射,并向敌人发起反冲锋,展开白刃战,自晨至暮,打退日军10余次进攻。第1077团部和火石埠前线的电话线被日军炮火炸断,守卫前线的营长张泽派一名伤兵至团部请求增援。这名伤兵是轻机枪手,子弹从其左肋前穿后背,半颗子弹头露在皮肤外面。团长余建勋用简单的医疗器械替他取出子弹。在手术的过程中,这名士兵面不改色地说:“不痛,你割吧!我死也划算了!我端着那挺轻机枪,从东边打到西边,所有火石埠周围的机枪掩体都用遍了,敌人的平射炮始终找不到我,打不着我。我亲眼看见鬼子倒在机枪下的不少,我划得着了!这点伤算什么?如果不是张营长要我送重要报告给你,我才不愿下火线呢。”

    固守后堡的是第1080团3营,在受到日军从东北和西北两面攻击后,仍顽强坚守在阵地上。自25日晨至26日,连续厮杀数十个小时,该营的伤亡特别惨重,全营仅剩50余人,营长王谦向师部请求将前堡的几十人调来后堡支援。师长安恩溥告诉他说:“现在调来已无济于事,你们就拼掉几个敌人算了。”不一会儿,王谦又打来电话:“我面前的机关枪手阵亡了,我去打机关枪,叫勤务兵黄少清守着电话,师长有话,可以告诉他,由他转告我。”大约到下午两点,黄少清报告说:“王营长的右腿已被打断,阵地上只有十二三个人了。”经师部同意,这十几个人才抬着重伤的王谦从战场撤至李家圩。

    敌我双方在台儿庄东部进行了6个昼夜的血战后,日军终不能突入台儿庄,于是改变方向,集中全力向东南面的禹王山猛攻,企图绕过台儿庄,一举攻下禹王山,直取徐州。

激战禹王山

    4月30日凌晨,日军集中大量兵力对禹王山守军发起全面进攻。第60军第一道防线数处被攻破,禹王山顶也被日军占领,形势一度危急。守备部队以“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奋起反击,将攻入之敌击退,唯独进占山顶之敌仍盘踞不退。禹王山顶居高临下,位置重要,且易守难攻。夺回禹王山顶十分关键。第1083团团长杨洪元给第3连连长李佐下达了作战任务:“在各排挑选数十名勇敢的士兵,组成一个敢死队,趁夜暗发起进攻,把敌人歼灭掉,夺回山顶向前发展,在山头构筑坚固的防御阵地。”李佐接令后,认为此时即将天亮,再去挑选敢死队员,不但贻误战机,且临时组成的敢死队官兵间互不熟悉,难以发挥最佳威力,建议以一个排一个排成建制的连续冲击,这样一定能把山顶夺回来。李佐的建议得到团长认可后,他率领第3连向山顶发起突袭,不多时便夺回了山顶,并继续向前冲击。但日军火力极强,中国军队伤亡惨重,冲过山顶的两个班士兵全部殉国,两个排130多人经两次冲锋,已伤亡近百人。营长王朝卿建议不能再令第3连向前冲了,只要守住山顶就行,否则全连都会被打光。于是,该连停止前进,在禹王山顶与日军形成对峙。

禹王山战斗中在前沿阵地的滇军士兵们

    开始时,滇军将士只在山脊棱线上选择几个既能遮蔽身体,又能瞄准射击之处,配置少量士兵监视日军的行动,多数守军在棱线稍后一两米处先构筑单人射击掩体,然后横向连点成线,再向深处和前方挖掘,打通之后,形成鱼鳞形的坑道,扩大了山头防御阵地。同时,山顶守军火力配备充足,特别配置了14挺轻机枪,每名士兵都配有一两箱机枪、步枪子弹和手榴弹,加上迫击炮的火力支援,日军无论如何凶猛进攻,也难越过禹王山顶。

    就这样,在十几个昼夜的奋战后,禹王山顶守军仅剩下30余人,班排长已全部阵亡。随后补充的100余名官兵中,又有90余名阵亡。阵地后方仅有的数十亩麦田里埋满了阵亡将士的尸体,新阵亡的士兵无地可埋,就地放置,活着的官兵边打仗,边吃饭,与尸体相伴。  

《陆军第六十军参与鲁南会战战斗详报》(部分)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5月18日,由于战略需要,该连接到撤退的命令后,立即收拾行装,打扫战场,将所有能用的武器弹药以及挖土的工具全部带走,至晚上8时许,趁着夜黑,撤离了禹王山顶,向徐州转移。

    从4月中旬至5月中旬,第60军在卢汉的率领下,与日军激战近1个月,以伤亡万余人的惨重代价,成功地抵挡住了日军的猛攻,将其阻挡在台儿庄附近的禹王山、李家纤、火石埠、西黄石山、戴庄一线,并歼敌数千人,为徐州会战中国军队的大转移争取了时间。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7月14日 总第3092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王亚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