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1931年5月1日颁布《中央巡视条例》

党内巡视制度正式建立

作者:叶 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7-10 星期一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十分重视对地方的巡行指导。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围绕各阶段的中心任务,不断对巡视工作进行探索和实践,这种为加强党内监督而建立的自上而下的巡查活动形成了一系列制度。党内巡视制度的确立、发展,既是党领导中国革命战争的需要,也是党不断加强自身建设的表现。

大革命浪潮中应运而生

 
1931年5月1日颁布的《中央巡视条例》 中央档案馆藏

    中共一大召开时,虽强调了党对革命活动的指导和上级党委对下级党委的监督,但各级党委还没有派遣巡视员直接进行监督和指导。一年后,中共二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中便有了“中央执行委员会得随时派员到各处召集各种形式的临时会议,此项会议应以中央特派员为主席”的规定,这是党的文件中最早关于设立中央分派各地指导工作的特派员之规定。

    1923年,以反对封建军阀和推翻帝国主义压迫为主要特征的革命运动逐渐形成高潮。在发动和领导这些革命斗争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开始注意加强自身的建设。特别是第一次国共合作为党组织的发展壮大提供了良好契机。1925年1月召开的中共四大提出,“中国地域很大,中央为明了全国实际情况,随时特派巡行员,并同时做职工运动的指导员”。

    随后,在领导波澜壮阔的五卅运动过程中,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不断扩大,党的队伍进一步发展,不少原来没有党组织的地方纷纷建立了党组织。针对“有许多地方,尤其是北方,中央的指导太少”的情况,1925年10月,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次扩大会议通过的《组织问题议决案》明确提出:“应当增加中央特派巡行的指导员,使事实上能对于区及地方实行指导全部工作”,并要求区及地方委员会“派人到所属各处监督日常的党的工作”。

周恩来巡视顺直解困局

    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国共产党的生存环境恶化,革命形势险恶。在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1927年召开的八七会议决定,中共中央在建立北方局、南方局等中央派出机关的同时,还要派出巡视员到各地实际指导地方党组织迅速转入秘密状态。

    1928年7月,中共六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章》又一次强调了巡视指导工作,规定了中央委员会可以根据需要,委派中央特派员。中央特派员由中央委员会指定,并只对中央委员会负责;要求省委、特委,要“注意找出新的积极的工人同志担任巡视工作,巡视员必须深入到党的群众中去,极力避免巡视员的机关化与官僚化”。

    随着巡视工作的深入开展,1928年10月8日,中央发布第五号通告《巡视条例》,初步尝试建立巡视制度。《巡视条例》明确规定了巡视员的条件、职责和任务,巡视期限、巡视方式,特别规定了中央、省委、县委、特委都须设专门巡视员。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以党内法规的形式将巡视工作制度化。

    《巡视条例》出台不久,周恩来即受命赴顺直展开巡视,解决中共顺直省委内部出现的问题。

    顺直是历史上的一种称谓,其范围指北平(曾名顺天府)和河北(曾名直隶省)。而中共顺直省委的工作范围要比这大得多。自1927年4月李大钊遇难后,中共顺直省委的工作长期不能打开局面,问题越积越多,党员干部思想出现混乱,严重影响了党在北方地区工作的开展。为此,1928年11月2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派周恩来到顺直巡视,处理久拖不决、十分棘手的顺直问题。

    12月上旬的一天,当时在顺直省委主持工作的陈潭秋,突然接到党中央的秘密电报,说周恩来要来,并告诉了化装的情况,要省委派一位认识周恩来的同志去码头迎接。11日下午约4点半,随着“呜”的一声汽笛长鸣,一艘从塘沽方向开来的轮船缓缓靠岸。不一会儿,富商打扮的周恩来走了出来。

    周恩来一到天津,就立刻开始了紧张的工作。他首先听取了顺直省委刘少奇、陈潭秋等人的汇报,参加了区委和支部的会议,接见了各地党组织负责人,广泛地听取了他们的意见。他还到唐山,分别召集了负责同志会、矿山同志会、铁路同志会,做了许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工作。

    周恩来深感:顺直党内的确存在着不少问题,但那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造成的,只要多做工作,完全可以改变过来。他坚持从思想教育入手,开展切合实际而又充分说理的批评,引导党员以向前看的精神,在积极工作的过程中寻求纠纷的解决。经过周恩来近20天苦口婆心、深入细致的工作,顺直党内的思想逐渐接近并趋于一致了。

    12月底,顺直省委秘密召开扩大会议。会议由刘少奇、陈潭秋轮流主持,周恩来在大会上作政治报告,对顺直党内的矛盾作了实事求是的分析,并严肃批评了其存在的各种错误倾向,要求顺直全体党员都要负起改造党的责任。周恩来的政治报告使顺直党组织明确了方向,消除了分歧,增强了团结,从根本上解决了顺直的党内矛盾。

    接着,周恩来又于1929年1月10日左右,在佛照楼亲自主持召开了省委常委会,并宣布新省委名单。1月15日,周恩来在完成了巡视顺直的任务后,于1月底回到上海。

    党的六届二中全会对周恩来的顺直之行曾作过这样的评价:“在顺直党的历史上,已经酝酿着很复杂的纠纷,到了六次大会的前后更广大的爆发起来,使顺直党成为破碎零离的现象。中央经过极大的努力,派人巡视,召集几次顺直的会议,特别与这一错误的倾向奋斗,最后得到了顺直全党的拥护,才把顺直的党挽救过来。”

巡视方法日益灵活

    1931年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后,中央更加强调巡视工作,认为过去工作指导上“偏重形式上的文件如通告、指示信等”,现在要“侧重活的指导”,“巡视的方法要根本废除过去走马看花不切实际的空批评,必须坚决站在巩固地方党部,团结干部,创造下层的中心产业支部的帮助工作观点上,以便各省与中央的领导有最活泼的联系”。

    为纠正以往巡视工作中的问题,推广巡视工作中的一些有益经验,1931年5月1日,中央通过了《中央巡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就中央巡视员的条件、基本任务、工作方法、职权、教育与纪律等方面作出了具体规定。《条例》要求中央巡视员具备的条件为:“党籍须在三年以上”;“能正确的了解与传达党的路线”;“曾在地方党部作过负责工作”。巡视员的主要任务是:传达党的决议案;检查各级党组织对决议的执行情况;严格检查各地党部的领导成分和领导方式;考察各地政治经济状况和各地党部领导下的青年团、工会等组织的工作;执行教育和提拔工农干部的任务;把下层党部的实际状况与各种问题的解决办法详细报告中央。《条例》还规定,巡视员在未到达要巡视的地方之前,必须做好充分的前期准备,不能只看外表,粗略的观察,务必要深入到党部的实际工作中去,改变以往只审阅文件的工作方式,要尽可能深入到各中心区域了解情况,巡视内容及时报送中央。《条例》的颁布与施行,标志着党内巡视制度正式建立。

    《条例》的特征凸显在两个方面:第一,结合各地自身环境,增加巡视工作灵活性,除支部外,党的各级组织都有权派出巡视员去巡视下级组织工作,附则中还要求“各省各地须按照《中央巡视条例》建立符合当地的巡视制度”;第二,巡视员在巡视期间的权力很大,强调巡视员是代表上级组织的特使,代表着中央对各地党部考察和指导。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内巡视制度的建立是党处于秘密状态和分散游击战争条件下,发展组织力量、密切上下级领导关系、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得到正确贯彻执行的需要。这一制度的成熟与发展为我们党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制度保障。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6月30日 总第3086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