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中央颁布《中央通告第二十一号——关于党员自首与叛变》

“四一二”后的中共党组织建设

作者:申 明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7-10 星期一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党的六大召开以后,中共中央对国民党严密控制的城市中党的秘密工作加强了指导,强调党的工作必须切实地深入群众,从下层做起;力求使秘密工作和公开工作结合起来;党的干部要做到“职业化”和“社会化”等,这些指导意见和措施的实行在当时的困难境况下,对各地党组织和群众斗争起到了重要作用。1928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出由周恩来拟写的《中央通告第二十一号——关于党员自首与叛变》,指出党的建设上存在的主要问题,为白色恐怖下党组织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局势骤变 周恩来提议建“特工科”化险为夷

 
1928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出由周恩来拟写的
《中央通告第二十一号——关于党员自首与叛变》。 中央档案馆藏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批中共党员和进步群众被逮捕杀害,上海、广州等地的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中共中央机关立即从上海迁至武汉。局势的骤变让周恩来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痛心,脱险后,他冷静分析了政变发生的前前后后,强烈地意识到必迅速建立和开展党的情报保卫工作,以确保党的领导机关和革命活动的安全。

    5月,中共中央在武汉成立了中央军委,周恩来任军委书记。作为中共中央在白区组织工作和军事工作的负责人,周恩来清醒地认识到:党只能采取更加隐蔽和秘密的方式进行斗争,党必须建立情报和安全保卫工作机构。因此,周恩来提议,在中央军委之下设立一个以情报保卫工作为重点的“特务工作处(科)”。11月,在原特务工作处的基础上,中共中央特别事务科(以下简称“中央特科”)在上海创建,由周恩来直接领导,顾顺章任科长。中央特科先后设立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和交通科4个科,其基本任务是:保证中共中央领导机构的安全,收集掌握情报,镇压叛徒,营救被捕同志,建立秘密电台,这是我党最早建立的保卫组织。

    为了加强对中央特科工作的领导,1928年11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简称“中央特委”),统一领导全党保卫、情报等工作。在周恩来的指导下,钱壮飞、李克农、胡底等打入国民党中统核心机构,使我党掌握了国民党特务情报最高指挥机关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及时侦获了掌握党的核心机密的顾顺章叛变、蒋介石企图将中共中央一网打尽等绝密情报,使我党的中央机关在危急关头化险为夷。

组织受损 中央颁发秘密工作守则

    在国民党的残酷迫害下,我党一批优秀的领导人先后英勇牺牲,如李大钊、陈延年、罗亦农等。1928年4月15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罗亦农来到上海公共租界内的戈登路(今江宁路)望德里——这里是中共中央的一处秘密机关,他先是同中共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在此商谈和处理了几项工作,待邓离去后,又接待了另一个同志。不料,门外突然响起狂暴的鼓噪声,紧接着,巡捕房洋人捕头洛克带领数名捕探闯入,洛克先用德语同贺治华交谈了几句,然后用手枪指着罗亦农说:“你是罗亦农,我已经注意你两三年了,跟我们走吧!”罗亦农就此被捕。在罗亦农被捕的当天,中央特科便通过巡捕房的内线关系得知,出卖罗亦农的是一个女人,说话带四川口音,长得很漂亮,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很快,中央特科进一步证实:罗亦农是被霍家新、贺治华夫妇出卖的。刚从广东指导工作回来的周恩来获知这一严重情况后,立即组织中央特科多方营救罗亦农,但各种措施和计划均未奏效。4月20日,蒋介石电令对罗亦农“就地处决”。21日下午2时,罗亦农在上海龙华刑场就义。4月25日清晨,中央特科成员扮成婚嫁队伍,来到霍家新、贺治华夫妇的住处外面,在鞭炮声掩护下,进入霍家新夫妇的住所将霍家新击毙,贺治华中一枪,装死于床下。

    鉴于中共党组织遭受到严重破坏的教训,为在国民党统治区做好地下工作,中共中央建立起一套秘密工作制度。1928年5月18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央通告第四十七号——关于在白色恐怖下党组织的整顿、发展和秘密工作》,通告中写道:“在最近几月严重白色恐怖之下,本党组织曾遭几次重大的破坏……中央政治局委员罗亦农同志亦于上海被捕枪毙……过去遭遇这些重大破坏的原因,固然是因为反动统治向我们猛烈的进攻,但是本党组织不适用于秘密工作的环境,以及党内同志的反动告密,实为破坏的重大关键。”31日,中共中央组织科印发《秘密工作常识》,作为各级党组织和党员的秘密工作守则。经过中共中央和各地党组织的努力,遭到严重破坏的各地党组织逐渐得到恢复和重建。到中共六大召开时,党的地方组织有12个省委、3个临时省委,400多个县、市委。这些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对各项工作尤其是武装起义的开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遭受严重挫折的中国共产党经过艰苦斗争,又重新发展起来。

通告症结 指明党组织前进方向

    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1928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出由周恩来拟写的《中央通告第二十一号——关于党员自首与叛变》,通告开门见山地指出:“武汉政变后中国共产党由半公开的组织走入地下党的秘密组织,党在组织上遂起了个严重的变动……党员自首与叛变革命的事实遂在党内不断发生,特别是近一年来更成为党的组织上的严重问题。”

    通告中总结出党的建设上存在的5个主要问题,其中主要有:“过去党员成分工人同志并不占大多数,且不占大多数的工人同志在组织上并没有成为党的基本力量……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党的干部分子,不仅他的成分、他的出身尚多是非无产阶级化的智识分子,且这些指导机关与干部分子的生活也多是隔离群众不能反映群众新的斗争意识”;“过去的中国党始终没有正确的党的生活,没有建立党的生活的基本组织——党的支部,‘一切工作归支部’仅只是一句口号”;“整个党的干部和活动分子多还是建筑在没有基本组织生活、没有下层工作训练的动摇基础上”等。

    因此,为了消除这些问题和危害,通告中指出了8项具体工作出路,其中强调全体党员应以极大的努力注意遵守秘密工作的纪律,“党内必须坚守‘深入群众’的口号,指导每个党员俱能从群众生活中、群众斗争中锻炼出来,健强他的阶级意识和对革命的信念,使党真能生长在群众中而不是架空和脱离群众的组织”;“各级党部应从实际工作中、从深入群众的实际指示中指出党员到工厂中去、到农村中去的迫切需要,使每个党员都能打入生产机关实行职业化的口号,以肃清雇佣劳动化的不正确观念和危险”。 这些“出路”一语中的,指明了党组织出现问题的症结和前进的方向。

    通告中最后写道:“任何一个党员在他被敌人捕去以后,不管是有无证据,他对于革命、对于党、对于无产阶级唯一的忠诚与责任便是不吐出任何党务,不承认任何关联,不指出任何同志!”《中央通告第二十一号——关于党员自首与叛变》,在我党发展最艰难的时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指导作用。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6月16日 总第3080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