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冯治安:卢沟桥战斗的直接指挥者

作者:特邀撰稿人 刘楠楠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6-12 星期一

    1937年7月8日,中共中央在《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中写道:“本月七日夜十时,日本在卢沟桥,向中国驻军冯治安部队进攻,要求冯部退至长辛店,因冯部不允,发生冲突,现双方尚在对战中……全中国同胞们!我们应该赞扬与拥护冯治安部的英勇抗战!我们应该赞扬与拥护华北当局与国土共存亡的宣言!”通电所大力赞许的,就是卢沟桥战斗的直接指挥者,被日军冠以“顽固抗日派”的国民革命军29军37师师长冯治安。

“顽固抗日派”日军的眼中钉

    冯治安(1896—1954),字仰之,河北省故城县东辛庄村人。原为冯玉祥西北军高级将领,追随冯玉祥经历了直奉战争、南口战役、五原誓师、北伐战争和中原大战,其后为宋哲元国民革命军29军及第一集团军主要将领。

    在对日态度上,冯治安旗帜鲜明地表示要以牙还牙,坚决抵抗。在长城抗战中,他率领37师一马当先,用大刀、手榴弹痛击日军,取得了著名的喜峰口大捷。在就任国民政府河北省主席后,他抗日的态度更加坚决,所部何基沣旅曾消灭了西犯的冀东汉奸“民团”,还活捉了3个日本“顾问”。

据守在卢沟桥的国民革命军29军的机枪手

    华北事变后,面对日军的频频挑衅,蒋介石认为国力不足,主张忍辱退让,29军军长、时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的宋哲元则愿维持和平局面,恐29军蒙受重大损失,因而对日军的屡屡寻衅事件,均以退让来“解决”。当时驻华日军不断提出种种无理要求,纠缠宋哲元不放,为摆脱日军骚扰,他于1937年5月11日借修祖坟之机回山东乐陵老家。离开北平前,宋哲元把29军的外交权交给了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秦德纯,军权则交给了时任37师师长、河北省主席冯治安,并任命其代理军长职务。

    卢沟桥和宛平城是冯治安特别重视的守备地区。七七事变之前,日军在这一地区越来越频繁地进行军事演习,并且规模越来越大,以此向中国军队炫耀日军的“威仪”。对此,29军驻军官兵义愤填膺。面对日军的挑衅,冯治安毅然下令:要和日军的演习针锋相对,今天日军在哪里演习,明天我军就在哪里演习,而且一定要练出威风、演出水平。于是,37师官兵与日军的一场场演习对抗就在北平西南郊展开。为此,日军把冯治安视为眼中钉。日本驻华特务机关曾将29军及冀察政权的首领们进行分类排队,计有“亲日派”“知日派”“抗日派”三类。冯治安不但被划为“抗日派”,还单独加戴“顽固抗日派”的帽子。在日本特遣军总参谋长今井武夫的回忆录中,也特别提到冯治安是“冀察第二十九军头号实权者”,“被日本视为最可怕的人物”。

绝不屈辱求全 誓与卢沟桥共存亡

1937年7月8日,国民革命军37师师长冯治安等为报告日军挑起卢沟桥事变经过事致军政部部长何应钦电。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自1937年7月5日开始,驻丰台等地的日军准备演习一周,引起当地百姓不安,冯治安令37师加强监视和警戒。6日,日军驻丰台的清水节郎中队借口到长辛店演习,提出穿越宛平城的无理要求,遭到驻城守军严词拒绝。双方相持10多个小时,日军发觉天色已晚,才悻悻离城而去。为此,冯治安给守军下达指令:严密注意日军行动,日军如果挑衅,就坚决回击,要与城桥共存亡。7日上午,日军又到卢沟桥北侧龙王庙一带演习挑衅,气势汹汹。当夜10时许,从日军演习地方发出一阵枪声后,日军诡称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并以“武力保卫前进”相要挟,驻守官兵断然拒绝。日方即调动驻丰台日军第三大队包围了宛平城。何基沣旅长向冯治安请示办法,冯当即指示:“为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寸土都不许退,可采取武力自卫及断然处置。国家存亡在此一举,设若冲突,卢沟桥即是你们的坟墓!”他与秦德纯、张自忠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先报告国民党中央并请尚在原籍的宋哲元火速返回北平坐镇指挥,冯治安到长辛店指挥作战,秦德纯和张自忠留北平坐镇,分别负责与中央和日方联系,重要电文由三人联名签署,以示共同负责。随后,冯治安立即赶回北平,召集37师将领开会,布置应变措施,并下达了武力抵抗的命令:“卢沟桥为平津咽喉、华北锁钥,关系至重,务必固守,不准日军一兵一卒进入,不许放弃一尺一寸国土,彼如开枪,定予迎头痛击!”冯治安认为,喜峰口战役中我方和日军较量过,当时装备差,尚能大胜日军,现在装备比那时要好上许多倍,完全有条件和日军拼上一拼,早晚都是打,晚打不如早打。正是在冯治安这样坚决的态度影响下,所部官兵奋起抵抗,将日军多次击退。

    据日军史料记载,卢沟桥事变前后,日军“作战主要目标指向二十九军中抗日意识最强烈的冯治安的第三十七师”,决定“陆军会战之前,先以航空部队主力集中威力对最富于挑衅的第三十七师进行攻击”;他们叫嚣“(对二十九军)采取强硬措施”,并点名要处罚责任者冯治安。

报必死之决心 坚定的主战派

    7月8日凌晨,中日双方代表在宛平城谈判,日方代表虽承认“失踪”士兵已归队,但仍无理要求中国军队撤出宛平城,以便日军进城“调查失踪原因”,还要求中方赔偿他们的损失,同时惩办守城营长金振中,否则就把宛平城化为灰烬。对于日方的无理要求,中方代表严词拒绝。正在谈判进行时,日军突然炮轰宛平城,同时向卢沟桥北侧的平汉铁路桥进攻。当晚,冯治安派敢死队到宛平夜袭龙王庙、铁路桥一带,用大刀奋勇杀敌,猛击日军,坚守了阵地。冯治安、张自忠、秦德纯在当天致电何应钦,除报告反击日军战况外,还表明决心:“彼方要求须我方撤出卢沟桥城外,方免事态扩大。但我以国家领土主权所关,未便轻易放弃,现仍在对峙中。倘对方一再压迫,为正当防卫计,不得不与之竭力周旋。”冯治安还下令北平各城门紧闭,派兵扼守,各重要路口都堆积沙包,随时准备消灭入侵之敌。此后,日方一面假意与中方谈判交涉,一面不断发起进攻。

    冯治安对日方态度始终表示怀疑,他在7月10日致何应钦电文中写道:“双方虽经接洽和平了解,惟以现在彼方军队调动情形视察其意,是否真诚,不无可疑”,并表示“全军将士已具决死与决战之决心”,如果日方反复异动,必断然处置。12日,冯治安等再次联名向尚在庐山的蒋介石和冯玉祥报告和谈及撤兵情况,对日方能否遵守和平协议表示忧虑,并表示他们是坚定的主战派。16日,为确保北平安全及迅速扑灭卢沟桥丰台之敌,29军发表战字第一号令:命冯治安为总指挥,以统一指挥北平一带的29军所有部队。但此令仅为作战计划,并未准备实施,参战者仍为冯治安师。此后,冯治安等多次向参谋本部、外交部、军政部发送电文,汇报战况。21日,日方再次炮击宛平城及长辛店驻军。25日,日军突向通县增兵,形势危急,冯治安直接向蒋介石发送特急密电,报告日军增兵并威逼通县驻军情况。当日晚,张自忠的38师113旅一部在廊坊与日军发生冲突,日方遂以廊坊事件为借口,于26日下午3时40分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将三十七师驻卢沟桥、八宝山及宛平三处之部队,于二十七日以前撤至长辛店”,如不照办,将“采取一切必须步骤”。28日凌晨2时起,日军向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发起全面攻击,29军在南苑、通县、团河和小汤山等地与日军激战,双方均伤亡惨重,南苑等地相继失守。在全国同胞的声援下,冯治安指挥37师官兵浴血奋战,以劣势装备多次粉碎日军猛烈炮火的进攻,直至29军奉命撤出北平,日军始终未能攻下卢沟桥和宛平城。

    卢沟桥事变揭开了全面抗战的序幕。在事变中,冯治安坚决抗日的态度与及时采取的应对措施,让日军始料未及。据冯治安后来回忆:“起初他们原是恐吓性质,觉得中国人畏惧日本,已成普遍心理,一经恫吓,没有不屈服的。他们这副灵丹妙药,不想这次竟失掉效力。我们认为已到最后关头、忍无可忍的阶段。兵力虽少,但有全国同胞的热情及实力来支持,使我们勇气倍增,所以才能以寡敌众,以弱捍强,在卢沟桥弹丸之地,在日寇猛烈炮火之中,支持战事达二十天之久,使日寇不得不收敛侥幸的心理,拿出陆海空全力来与我们周旋。”

    冯治安去世后,故友秦德纯送上挽联:“喜峰口论第一功,卢沟桥肇千秋业。”这是对冯治安所做贡献的最好诠释。在彪炳史册的卢沟桥战斗中,冯治安的历史功绩不该被遗忘。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6月9日 总第3077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