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八路军击毙侵华日军少将吉川资

作者:王荟慧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6-12 星期一

    在侵华日军陆军第五十九师团师团长藤田茂出版的回忆录中,提到侵华日军第五十九师团在山东境内发动“秀岭一号作战”攻势时,一名少将旅团长被八路军狙击手击毙。然而,此事在八路军战史中却鲜有记录。坊间对此事有多种说法,日本右翼分子甚至认为,武器装备落后的八路军不可能打死日军高级将领。八路军是否击毙过侵华日军少将?被击毙的日军旅团长到底是谁?翻阅山东省档案馆馆藏的两份档案,八路军击毙侵华日军少将吉川资的历史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两份档案为凭 探寻历史真相

1945年6月3日出版的《大众日报》头版刊登了《山东军区司令部公布反击敌寇五月“扫荡”的经过及战果》一文。

    山东省档案馆保存着两份有关八路军击毙侵华日军少将吉川资的珍贵档案:一份是刊发有《山东军区司令部公布反击敌寇五月“扫荡”的经过及战果》一文的中共中央华东局机关报《大众日报》;另一份是形成于1951年的《日战犯藤田茂罪行材料》,其中详细记录了侵华日军陆军第五十九师团长藤田茂的履职经历及其自述的侵华罪行。

    1945年6月3日出版的《大众日报》头版刊登了《鲁中军民击毙敌寇旅团长 再度光复蒙阴城》的消息。文中写着,“当获得敌人在淄、博、泰、新、莱及临朐等地集结兵力之情报后,即判明敌人‘扫荡’企图,迅速进入备战”,“调整各种军事力量,实行紧急反‘扫荡’动员,以严阵以待之姿势准备打击进犯之敌”。“该敌于七日晨,由敌某旅团长率领沿沂博路南下至石桥附近入我圈套,遭我猛烈突然袭击,我选择敌人指挥部发起果敢冲击,敌狼狈退却,我复猛追,当发生激烈的白刃扑搏,约半小时我连克四个山头,当场将敌某旅团长击毙(以后在朱位村得敌日记载‘七日石桥遭遇旅团长战死’云云,同时俘获之伪军亦有此口供,但姓名尚待查)及毙小针大队长一,佐藤成、山田中队长二,小队长四,以下五十余,伤敌四十余,毙伤伪军六十余,俘伪六十余,缴获长短枪卅余支,战马四十一匹,其他物品甚多。”报道中提到“将敌某旅团长击毙”,又注明“但姓名尚待查”,那么,这个被击毙日军将领是谁呢?

    据《日战犯藤田茂罪行材料》记载:“该犯于1945年5月又扫荡我沂源,在文坦、青龙、大泉、历山等地区,杀死群众4272人,十余户群众被杀根绝,因受惊而死者142人,被打伤者1087人,被抓去的青年不知下落者250名,牵去耕牛2049头,驴子2189头,骡马93头,烧毁房子12862间,在大泉地区与我鲁中二团作战,我军被打死80名,民兵2名,打伤我军32名。”这份藤田茂亲口供述的罪行材料记载了侵华日军以各种残酷的手段掠夺物资、残害百姓的累累罪行。材料写着,“作战期间,防疫给水班使用霍乱菌,实施了细菌战”。在攻击豪山的八路军时,“使用了瓦斯弹、瓦斯筒”。“为了预防遭受八路军所埋设的地雷之害,则称谓领路,使十几名人民先行的事实是使令实地趟地雷了。”藤田茂还供认,1945年5月,奉第四十三军司令官陆军中将的命令,在他亲自指挥下,日军发动了名为“秀岭一号作战”的攻势,主力兵力包括日陆军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和五十四旅团等,目标是围剿消灭在新泰、蒙阴一带山区活动的八路军许世友部,以便进一步控制鲁中山区。根据这份原始档案提供的信息可以确定,日陆军少将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长吉川资于1945年1月任职,5月7日在山东石桥战死。5月17日,日本陆军省追赠吉川资二级功勋章一枚,并追晋陆军中将。

    以上两份档案史料相互佐证,可以得出结论:1945年5月7日,日军在鲁中地区发动“秀岭一号作战”攻势,被八路军击退。此役,八路军击毙日军少将一人,即日本陆军步兵第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长吉川资。

侵略者惨无人道 八路军“瓮中捉鳖”

    据山东省档案馆馆藏中共鲁中区党委档案记载,1944年后,日军以更加大规模和更残酷的手段,在山东全省进行更加疯狂的掠夺和扫荡,第五十九师团师团长藤田茂下令组成专门抢夺老百姓粮食和财产的部队。当时,吉川资刚刚升任第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长。第五十九师团在山东境内大肆屠杀抗日军人和无辜平民,烧毁村庄,掠夺粮食,强征中国劳工从事劳役。日本鬼子采用极其残暴的手段虐杀和平人民,以活人做刺杀训练。战后,五十九师团五十四旅团长长岛勤供认:“每次在作战中杀人的方法,除了枪毙外,还采取刺杀、斩杀、斩首、爆杀、绞杀、瓦斯杀极其残忍的虐杀手段,也常常杀害俘虏。”

    侵华日军的残酷杀戮,激起了山东抗日军民的顽强抵抗。八路军在山东抗日战场开展游击战、地雷战、麻雀战,运用阻击、袭击、伏击、袭扰等战法打击日军。按照日军“秀岭一号作战”计划,从5月1日开始,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在吉川资指挥下扫荡张店、博山和益都等山地一带的游击队,五十四旅团在长岛勤的指挥下进行蒙阴、新泰等山地的讨伐作战,并准备在鲁村以南会师。

    1945年6月3日,发表在《大众日报》头版上的《山东军区司令部公布反击敌寇五月“扫荡”的经过及战果》一文,对石桥伏击战的战斗经过进行了详细报道。这篇文章写到,5月1日,日军发动了对鲁中地区的大“扫荡”,八路军山东军区部队立即开展反“扫荡”作战。5日,八路军收复了沂源以东石桥镇后,日军师团长藤田茂大为光火,打电话对吉川资进行严厉训斥。为了督促部队前进,旅团长吉川资亲自到前沿的111大队督战。当时,111大队已经攻下了一个八路军曾经死守的村庄——南麻悦庄,正向前搜索攻击。111大队的指挥官将战报汇报给吉川资,吉川资决定加快前进速度,夺回石桥。而在前面等待他的,却是八路军狙击手的子弹。

1951年形成的《日战犯藤田茂罪行材料》。

    5月6日,集结在沂水西北诸葛、东里店一带的八路军鲁中军区主力一部奉命返回鲁山根据地,准备在石桥一带伏击敌人。5月7日凌晨,第三营侦察班在石桥以南3公里处发现敌人,3营营长刘佐决定利用石桥一带有利地形和根据地群众的支援,趁敌不备打一个伏击战。天亮以前,八路军主力占领了可直接控制公路及河道的石桥北山345高地南坡和高地北坡,一个排担任警戒,防敌迂回;同时,从全营挑选19名特等射手组成的突击班,配置在阵地前沿,静待日军的到来。7日拂晓,吉川资率几十匹乘骑主力隐蔽地向石桥方向前进,当他们进入我军埋伏圈时,3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营长命令射击手猛烈开火,一阵排子枪弹钻进日军骑兵群,继而两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紧接着是数百支步枪喷出火舌。敌人纷纷落马,受惊的战马横冲直撞,敌人惊慌失措。随后,八路军向敌人指挥部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约半小时连克4个山头。在战斗中,吉川资拔出战刀,一跃而起,这时,八路军的火力更加猛烈,营长刘佐从望远镜中看到,日军指挥官吉川资头部中弹,当场毙命。八路军指战员冲向敌人,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扑搏。这时,附近村里的村民和民兵纷纷前来参战,日军死伤惨重,四散而逃。

    文中所示档案资料为山东省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6月9日 总第307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