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回望战火洗礼的岁月

——发生在浙江丽水的军民抗战往事

作者:本报记者 马 萱 李兴祥 毛清英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6-05 星期一

门阵国共合作抗日和谈旧址——浙江省遂昌县门阵村张氏民宅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位于浙江省西南、浙闽两省结合部的丽水曾是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南迁之所,一度成为全省抗日救亡运动的指挥中心。在这里,红军挺进师与国民党遂昌县政府成功举行抗日和谈,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这里,浙江省铁工厂的工人们众志成城生产武器运往前线,支援抗战;在这里,百姓们不畏日本侵略者的杀戮,奋起抵抗,保卫家园……

    日军侵犯丽水时,这里沦为日军飞机轰炸的重灾区,时间之久、次数之多、造成损失之惨重,堪称“浙江之最”。80年后的今天,丽水仍留存着多处抗战遗址、旧址:门阵国共合作抗日和谈旧址、国民党浙江省铁工厂遗址、丽水城保卫战遗址……在这些地方发生的抗战故事至今仍被人们口口相传……

一个山村 见证国共合作

廖小妹之子张忠新 本报记者 马萱 摄

    门阵村是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最偏远的一个山村。这个深山之中的小山村作为国共合作抗日和谈旧址所在地,曾在浙江抗战的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1937年初,红军挺进师的部分部队先后在遂(昌)宣(平)汤(溪)边区的处坞岭、银坑、白峰头等地建立起红军联络站。2月底,他们来到门阵村。门阵村的中共党员廖金水便组织村里的党员和积极分子在离村子不远的山里为红军盖起了山棚。

    在曾担任红军挺进师地下交通员的廖小妹家里,记者见到了廖小妹的儿子张忠新。他对记者说:“那时,家里已经有两位中共党员,一位是太爷爷廖金水(入赘到张家),另一位是大爷爷张金祥。母亲曾说过,在山棚还没有盖起来的时候,她每天都要给红军做玉米饼,做好后,用布裹好藏在衣服里,头上包着毛巾假装上山打猪草,走到半路就会有红军来接应。有了之前的接触,也为了保证红军的安全,门阵村的党组织决定让母亲来当挺进师的交通员。”就这样廖小妹开始为红军部队传情报、送物资。

    张忠新告诉记者:“母亲为了保护红军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有一次,村里来了两个国民党特务,一进村就闯进我家把父亲抓了起来,绑在村头的亭子里。随后,又把村里的乡亲们都集合起来,准备当众对父亲用刑,让他说出红军的下落,企图以此恐吓乡亲,不许百姓与红军接触。当时,母亲刚从山上下来,就被乡亲拦住,劝她不要回村。她没听劝阻,赶忙回家找了把剪刀跑到村头,混在人群里等待时机营救父亲。到了中午,当特务去保长家吃饭时,母亲冲到亭子里,‘嚓、嚓’几下,将绑在父亲身上的绳子剪断,拉起父亲就跑。待特务发现时,他们早已在山上隐蔽起来。父亲和母亲在山上躲了好多天,见风声过了,才悄悄回到村里。”

    1937年9月,化名为苏群的红军挺进师师长粟裕率部队来到门阵村,他向国民党遂昌县政府发出《国共合作抗日建议书》,希望国民党遂昌县政府派代表与红军合作进行抗日谈判。9月18日,国民党遂昌县政府复函,同意谈判,并商定在门阵村进行和谈。张忠新对记者说:“那时,母亲还不知道要谈判,只知道来了一批红军指战员驻扎在村旁的山里。据母亲回忆,在谈判的前一天,一位红军指战员找到她,让她第二天到村头张家执行任务,并约定如果发现村子里有什么异常,就去敲一敲张家的门。第二天,母亲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张家门口,随后,她看到一位身着便装的人走了进去,没多久红军谈判代表谢文清、刘清扬和国民党遂昌县政府代表朱镇山也进了屋。谈判进行中,母亲就坐在房子外面的石头上一边纳鞋底,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直至谈判结束后,母亲才知道国共要合作了,而那位身着便装的人就是粟裕。”最终,经过谈判,双方达成合作抗日协议,遂昌县国共合作抗日的新局面就此打开。张忠新说:“据母亲回忆,谈判成功后,红军指战员在门阵村头的白沙庙召开了军民联欢会,还特地请来木偶剧团为乡亲们演出。当时就像过节一样。”

    10月中旬,红军挺进师离开门阵村。

1937年9月18日,国民党浙江省遂昌县政府就国共门阵谈判一事的复函。

一家工厂 制造抗敌枪炮

    抗战时期,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在丽水、云和县境内创办了浙江省铁工厂(以下简称“浙铁厂”)。浙铁厂以大港头为中心,从小顺到碧湖带状分布,并有许多配套企业。1942年8月,日军入侵丽水,出动飞机轰炸这一区域,浙铁厂被迫迁移。

    中共丽水市委党校副教授谢炳麟向记者介绍,“1938年,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先在云和县小顺村办起了浙铁厂:任命黄祝民为厂长,随后在云和、丽水县境内又办起了三个工厂。一厂建在小顺村,制造中正式步枪;二厂建在大港头,主要制造捷克式轻机枪;三厂建在玉溪,主要生产炸药和手榴弹;四厂也建在大港头,主要制造自用的专用机床,并负责研制新式武器”。

    1938年9月,宁波“青年救亡宣传团”的进步青年徐忠良(岳异)经《抗战歌声》主编朱绛介绍来到丽水,通过中共党员、省建设厅秘书张锡昌的帮助进入浙铁厂一厂。谢炳麟说:“浙铁厂建好后,四个厂里都有共产党员,他们团结群众,深入到工人中积极培养、发展党员,1939年5月,还成立了浙铁厂一厂党支部。”

    当记者问起浙铁厂的工人是怎样生产武器支援抗战前线时,谢炳麟说:“当时,制作武器的原材料缺乏,据曾在浙铁厂三厂工作的工人胡四兴老人回忆,当年厂子制造的手榴弹,试验时不能成功爆炸,厂里就专门请来抗战自卫团司令部工程处长杨长鑫,他看了制造手榴弹用的原料后说,里面用的都是土硝,肯定不行,要用黄色炸药(即三硝基甲苯)才行。因此,手榴弹只能暂时停产。没过几天,杨长鑫派人拖了几颗没有爆炸的炸弹到玉溪村旁的山边。他想找人把炸弹拆开,取出里面的黄色炸药。当时,大家都没有拆弹经验,所以不敢动手。最后,一个了解炸弹结构的工兵排长自告奋勇,拿了一把老虎钳就要去拆弹。排长的妻子听说后急忙赶来,想劝阻丈夫。但他毫不犹豫,立刻跑到炸弹旁仔细研究起来,经过一番拆卸,几颗炸弹都被打开,成功取出黄色炸药。”最终,换上黄色炸药的手榴弹爆炸成功。

    谢炳麟对记者说:“像这样舍身拆弹的事情还有很多,大部分是工厂里的中共党员带头完成,但不是每次拆弹都会成功,有的人为此献出了生命。据曾在浙铁厂三厂工作的工人马英才老人回忆,1940年,在玉溪村外的龙泉溪中发现两枚炸弹,大家都很兴奋,便把它们抬到村口。本来马英才要一起参与拆弹的,但因厂里还有其他事而被叫走了。没过多久,他就听‘轰’的一声,跑回去一看,房屋炸裂倒塌,参与拆弹的工人当场死亡,场面惨不忍睹。”

    浙铁厂的工人克服重重困难生产武器,将它们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抗战前线,为全民抗战出了自己的一份力。

抗战时期的浙江铁工厂一厂办公楼(摄于20世纪80年代,现已不存)

抗战时期的浙江铁工厂一厂礼堂(摄于20世纪80年代,现已不存)

一座城市 谱写不屈战歌

丽水大轰炸亲历者庄祖光 本报记者 马萱 摄

    1941年,日军占领宁波后,温州港成为东南诸省唯一的出海口,湘赣的物资都要经丽水水路转运温州港进出,这使丽水成为东南各省主要交通枢纽之一。日军为了破坏这一枢纽,分别在1942年6月和1944年8月,采用空中轰炸、地面进攻的方式入侵丽水,烧杀抢掠、投放细菌,犯下滔天罪行。

    在莲都区莲花二村,记者见到两次丽水大轰炸的亲历者庄祖光。当记者问起有关丽水大轰炸的往事,这位92岁的老人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不断重复着:“大轰炸,大轰炸……丽水最严重了……”

    庄祖光老人对记者说:“1942年,我17岁,记得从那年开始,日军对丽水的轰炸越来越频繁了,每隔几天都会有飞机来投弹,他们还对丽水的机场进行轰炸。有一次,日军把炸弹投到城区内,一枚炸弹落到了邮电局挖的防空洞前,防空洞被炸塌,躲在里面的邮电局职工和附近居民60多人全部被活埋!尸体抬出后摆满了一条街,那场面惨极了。”

    1942年6月,日军开始进攻丽水。“那时,日军没有直接攻进城里,而是在城边驻扎了几天。我们一家人都很害怕,简单地收拾了行囊就准备出城。我的叔叔是丽水很有名的中医,他决定留在城里。临别时,他说,‘城里有伤员,我要留在这里给他们治疗’。没几天,日军进城了,他们知道叔叔在百姓中有威望,便叫他当‘丽水县维持会’的会长。叔叔知道只要当了这个会长就等于当了汉奸,就是亡国奴。所以,不管日军使用什么手段,他都没有屈服。日军恼羞成怒把他抓走当苦力,每天都让他背炮弹。”庄祖光老人轻叹了一声接着说,“叔叔是个医者啊!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那么沉的炮弹他怎么背得动!”最终,在日军的压迫下,庄祖光的叔叔因体力不支晕倒在路上,后被日军扔到了路旁的草堆里。庄祖光老人对记者说:“当时,幸好有个老乡路过发现了叔叔,把他送回家。因为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两年后,叔叔就去世了。”

    1944年8月,日本侵略者和一部分伪军兵分两路攻向丽水。庄祖光老人说:“这次日军来得很突然,因为这是日军第二次进攻丽水,我们有些经验,不像第一次那么慌张。当时,驻守在丽水城的是国民党88军21师63团,团长是彭孝儒。彭团长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他在会上说,‘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并要求百姓在两天内撤离。第二天,我们一家人就去八面山那边避难了。后来,我听说彭团长牺牲了。”

    丽水城北边的八面山,山腰上有一个小村子。庄祖光老人说:“因为这个村子地势险要,日军第一次侵犯丽水时,并没有到这村子来。城里很多人都曾在此避难。第二次,日军发现了这里,见人就打,见物就抢,无恶不作。村民和我们避难的人很是愤怒,但又无力反抗。最终在村里中共党员的发动下,我们终于下定决心,日军再来骚扰就奋起反抗。我记得有一次,日军又来侵犯村子。当时在村尾南屋放哨的诸葛仕,发现日军快要进村时便大叫,‘日本人来了,鬼子兵来了!’紧接着就听有人喊,‘强盗又来抢东西,大家团结起来,赶走恶狼!’随后,村民拿起家中的土铳(枪一类的火器),我们拿起村民家中的柴刀向日军冲了过去。日军看到我们反抗很是惊讶。他们一边撤退,一边开枪,有两个逃得慢的日军,还被我们抓住了。有的村民继续追赶,一直追到五里外的水尖坑。这次,我们团结起来成功赶走日军,别提心里多痛快了!”1944年9月16日,在丽水抗日军民的打击下,进犯的日军全部撤离丽水境内。

    铭记历史,缅怀先烈。抗战烽火已然远去,但中华儿女保家卫国、英勇不屈的精神是不可磨灭的。

村民缴获的侵华日军军刀

    文中所示档案及照片由浙江省丽水市档案馆提供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6月2日 总第3074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