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三百年川西谜踪:张献忠江口沉银浮出水面前后

作者:特邀撰稿人 高 勇 白晨皓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5-16 星期二

    “滔滔岷江水,见证了多少风流人物的沉浮;千年江口古镇,守护着多少鲜为人知的秘密。”在四川成都锦江流域流传着一首300多年的古老民谣:“石牛对石鼓,金银万万五。谁人能识破,买尽成都府。”这说的是当年张献忠藏下的神秘“宝藏”。

    明崇祯三年(1630),陕西延安人张献忠在米脂起义,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国政权。1646年,张献忠率部顺岷江南下转移金银财宝时,遭到明朝参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大量财宝沉于江底,但沉银地点和金银数量一直是未解之谜。

    张献忠“宝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300多年来,围绕它又发生了哪些故事呢?

永昌大元帅印

铜鎏金佛龛

2017年:江口沉银遗址发掘3万余件文物

    从2011年开始,陆续有团伙合作盗取江口沉银文物,涉案的文物经过鉴定都与张献忠有关。不少专家呼吁尽快启动对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的岷江河道内。

    2016年12月26日,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进行首次考古发掘。从今年1月5日,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启动,到现在已经过了3个多月,随着岷江汛期的来临,水位逐渐升高,按照既定的工作计划,现场考古发掘工作已于4月12日暂告一段落,将于10月至11月枯水期的时候,再次启动水下考古工作。

    这次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目前尚未确定发掘地是否属于沉银遗址的核心区,出水的文物总数超过3万件,其中,发现直接与张献忠大西国相关的文物上千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这次发掘出水的文物种类以金、银、铜、铁等金属材质的器物为主,包括属于张献忠册封亲王及妃嫔的金册、银册和“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及大顺通宝铜币、铭刻张献忠大西国国号的银锭、明代库银(铭刻有年号、重量、人名及府州县地名)、各类金银首饰和铁制兵器等,种类非常丰富。

    在出水文物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金锭库银的保险柜“木鞘”的发现。据史料记载,张献忠为保存大量金银,将一段木头剖开成两半,中间凿空,放入金锭库银,再将木头合上用铁片或铜片箍紧,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这是沿江转移金银财宝的一种最佳方式。

清代:江口沉银确有史料记载

金 锭

    张献忠藏宝一事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历代稗官野史记载的热门话题。据清代彭遵泗所著《蜀碧》记载:“(张)献忠听闻(杨)展兵势甚盛,大惧,率兵十数万,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展决战……贼舟尽焚,所掠金玉珠宝及银鞘数千百,悉沉水底。”这里所说的决战地就在当时的彭山江口镇。

    明末清初人吴伟业在《鹿樵纪闻·献忠屠蜀》中写道:顺治二年(1645),张献忠“用法移锦江,涸其流,穿数仞,实以精金及其他珍宝累万万,下土石筑之,然后决堤放水,名曰‘锢金’。”彭孙贻《平寇志》卷十二引查继佐的说法,也说张献忠“用法移锦江而涸其流,下穿数仞,实以黄金宝玉累亿万,杀人夫,下土石填之,然后决堤放水,名曰‘水藏’”。两本书的作者一致认为,张献忠曾经动用大量人力,以治理水灾为名,在锦江筑起高堤,然后在堤坝下游的泥沙中挖了个很深的大坑,将无数金银财宝埋入坑中,再重新决堤放水淹没。虽然,他们一称“锢金”,一称“水藏”,但都是一个意思,就是把金银财宝埋藏在江底。

    《蜀难纪行》一书描述了有关张献忠沉银的另外一些细节。书中写道:当年,张献忠部队从水路出川时,由于银两太多、太重,木船装载不下,于是张献忠命令工匠制作了许多木头夹槽,把银锭放在里面,准备在巫山附近水流狭窄的江段再打捞上来。但后来因为部队遭到了阻击,江船阻塞了江道,所以大部分银两沉入江中。”

    除了私家著述以外,清朝官修《明史》也对张献忠藏宝采用了史料中沉银确有其事的记载。如《明史·张献忠传》中记载:“又用法移锦江,涸而阙之,深数丈,埋金宝亿万计,然后决堤放流,名‘水藏’,曰‘无为后人有也’。”陈克家继他祖父陈鹤完成的《明纪》,也一字不易地抄录了这条史料。

    在地方志中也有相关挖银的记载。据《彭山县志》记载: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冬,一名捕鱼人在锦江中打捞起一把刀鞘,消息传到四川总督孙士毅耳中,他立刻派人赶赴江口,经过数日打捞,捞出不少白银、珠宝,并上书朝廷请求开掘江藏。但当时国富民殷,乾隆帝认为挖银之事并非政体攸关,否决了该项提议。事后,四川翰林院编修陈泰初再次请军机处代奏请开江藏,但依然未果。直到咸丰年间,国库日虚,清廷才依据前两次奏请就近调查江藏,但终因“锦江”两字太过宽泛,最终导致不能确定准确位置,未能实现开掘江藏的目的。

1939年:望江楼畔断流掘银

    从清代到民国,挖掘张献忠沉银的呼声虽热度不减,但因政局动荡和技术水平的限制,付诸实际行动的甚为少见。直到1939年,川人才把断流掘银变成现实。

金 册

    这次淘江挖银的地点是在锦江望江楼畔,主持挖银工程的是杨白鹿。他是前清贡生、同盟会会员,早年当过四川省省长赖心辉的秘书长;光阴荏苒,宦海沉浮,挖银时他已是成都国医学院的一名教师。杨白鹿手里有一张珍藏多年的《藏宝图》,关于这张图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一位姓杜的清朝遗老因犯案而四处打点,曾受到杨白鹿的帮助而化险为夷,为报恩,杜某将当年参与埋银的一名石匠绘制的《藏宝图》转赠给杨白鹿;另一种说法是,上司江希因杨白鹿品行忠厚为人可靠,特在离川前将《藏宝图》交给了他,希望能有机缘将“宝藏”开发出来献给国家。

    当时正值抗战期间,国家财政需求正殷,杨白鹿抱着“宁可求之勿得,不能知而不为”的决心,约集好友马昆山等人,呈准国民政府,将来如确有白银发现,决以百分之八十归国家,百分之二十归公司办理救济事宜。经过筹备磋商,邀股筹措,一支名为“锦江淘金公司”的挖银队在成都学道街挂牌。公司的大股东,除了马昆山、范绍增,还有熊玉璋、刘升平、罗祖南等川军将领,辛蜀峰被推选为总经理,杨永思担任设计工程师。

    正式开工的那天,国民政府四川省政府主席王缵绪领着副官和川内各界知名人士,参加了开工典礼,黄度和陈希华所属的两营特务团也进驻淘江挖银现场实施监控。该工程于1939年3月开工,八九十人的挖银队开始了紧张的挖掘工作。为了加快进度,该公司不惜重金聘请专家担任技术顾问,还制造了无线电探金仪用于探测。

    此次淘江挖金工程轰动全城,引来许多市民和记者的围观。《现世报》一名记者带着将信将疑的心态,来到望江楼附近的石牛堰挖掘现场。他撰文写道:“沿途看稀奇的市民络绎不绝,经过吟诗楼下,杨柳岸边早已站满了被好奇心冲动的男女,章嘉活佛也在人中,同行的一位喇嘛还在与人谈论。河中呈现一小沙岛,岛上几十名背着布标的囚犯在努力挖淘工作,江水从岛旁分流,绕洲而东,宪兵与警察在四周守望,拒绝任何人参观和维持秩序,在岸边有几顶帐篷供工役住宿,还有两辆水车用于将沙岛中积水排出。”这名记者还有幸在辛蜀峰的引导下至沙洲高处,辛蜀峰向他介绍道:“沙洲里有一条如战壕般的深沟,约两丈深,刚刚挖掘时没有什么发现,后来更改方向仅仅挖掘五尺就发现无数枯骨,并人头四具,当时就交由川大学生携往学校化验。因为枯骨相隔不远,可推断并非江水冲来,多半是所杀工匠的遗骨。继续发掘又发现几十条长四尺、宽一尺五寸的红砂石,石块两侧分别刻有‘张’‘天’‘司’‘下’‘王’等字样,并有张献忠的杀人符号,再下为桐油石灰与枯木条,一般认为将来其中必有宝藏或石冢发现。”

    有了这些发现,该公司挖掘进展得十分迅速,抽水机日夜不停地转动,鹅卵石、河沙也被一筐筐挖起,一担担挑出,坑子越挖越深。“石牛对石鼓”的传说也相继被证实,在工程的右岸,一头睡卧的石牛先被挖出,重千余斤,石牛的头朝向东北角。在牛角所对的方向继续挖掘,出现了一块奇石,半边圆形半边方形,石头表面中间凹陷左右突出,似乎是一面石鼓。

    在淘江挖银的现场,不时有名人和团队到此参观,国民党政府的军政要员林森和陈诚都来过,华侨回国慰劳团也来过,甚至连美国米高梅电影公司(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之一)也派出摄影师王小亭把挖掘现场的情景拍成影片,送往好莱坞。

“西王赏功”金币

    雨季就要到来,锦江水位逐渐升高,河水慢慢逼近了工地,辛蜀峰决定暂停挖掘,先请专家进行金属探测。探测结果却给辛蜀峰一个意外,就在挖掘地点下方,探测仪发出十分强烈的信号,这意味着此处肯定埋有大量的金属,这让公司员工们更坚定了挖银的信心。该公司又购买了一部起重机,但不管怎么挖,除了挖出几箩筐锈迹斑斑的大顺通宝铜钱外,巨额的沉银却始终没有现身。

1939年6月11日,《申报》第三版刊登记者宇飞采写的消息《望江楼畔掘金记》。

    随后,连绵阴雨导致河水暴涨,并迅速淹没了工地,挖掘工作被迫中断,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金银万万五”却杳无踪影,轰轰烈烈的挖银工程,也只好草草收场。

张献忠江口沉银 寻宝事件时间轴

1646年

    张献忠率部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时,遭到明朝参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大量金银财宝沉于江底。杨展击败张献忠后,组织士兵在江口打捞出大量金银充当军费。

1794年

    一名捕鱼人在锦江中打捞起一把刀鞘,消息传到四川总督孙士毅耳中,他立刻派人赶赴江口,经过数日打捞,捞出不少白银、珠宝,并上书朝廷请求开掘江藏。

1939年

    在锦江望江楼畔,由川军将领组建成“锦江淘金公司”,辛蜀峰被推选为总经理,尝试挖掘张献忠江口沉银,所获仅几箩筐锈迹斑斑的铜钱。

2005年

    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岷江江心施工,挖掘机挖出一段木头,木头里次第滚出7枚属于大西政权的银锭。

2011年

    江口河道清淤,在2005年挖掘出银锭的地点附近挖掘出一页金封册、一枚刻有“西王赏功”的金币。

2015年

    “张献忠稀世宝藏案”涉案嫌疑人被刑拘,涉案的国家一级以上珍贵文物就有金狮、金印、金册等,估值过亿元。

2016年12月26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进行首次考古发掘。

2017年1月5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启动,截至4月12日,出水的文物总数超过3万件,其中,发现直接与张献忠大西国相关的文物上千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4月28日 总第305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