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喝蛤蟆骨朵儿

作者:刘一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5-15 星期一

    北京的夏天比较漫长,而且酷热难挨,所以有苦夏之说。您也许难以想象,老北京人为了让孩子平安度过这个夏天,要在春夏之交的四五月份(农历三月),让孩子喝几个蛤蟆骨朵儿。

蛤蟆骨朵儿,让人瞧着,便会联想到“花骨朵儿”

    “蛤蟆骨朵儿”,也可以写成“蛤蟆咕哚”,或“蛤蟆咕嘟”。什么叫“蛤蟆骨朵儿”呢?简单说就是青蛙的“孩子”——小蝌蚪。

    蛤蟆甩子,也就是产卵后,大概要在开春的四五月份变成蝌蚪。蝌蚪黑黑的大头,留着小小的尾巴,在河边成群结队地游动,煞是好看,让人瞧着,便会联想到“花骨朵儿”,所以,老北京人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儿“蛤蟆骨朵儿”。

    蛤蟆从骨朵儿变成会叫的青蛙,前后也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而被称之为好看的“骨朵儿”,大概只有20多天。

    这之后,蝌蚪的发育奇快,那黑黑的小尾巴很快就越来越小,似乎在您愣神儿的工夫,那小尾巴就变没了;转眼间,长尾巴的地方变出来两条腿,那腿越长越大,成了青蛙的肢体。这种奇妙的变化像北京的春天,转瞬即逝。大地变绿,脱了冬装,和煦的春风在您脸上摩挲,刚感觉舒服,您还没来得及感受春意,已经是烈日当空的夏天了。

    这么看来,处于“青春期”的蛤蟆骨朵儿还是挺难得的。

    当年,每到农历的三月,在城里城外的大小河流中,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老北京有一种风俗,每到这个季节,家里的大人便让小孩儿喝几个蛤蟆骨朵儿。

喝蛤蟆骨朵儿,能清热解毒,让孩子躲过各种瘟病

    老人们说,北京的春夏之交风多,气候干燥,小孩儿容易上火,而且这会儿也是各种瘟病的流行高峰期,喝蛤蟆骨朵儿,能清热解毒,让孩子顺顺当当躲过各种瘟病。

    我的姥姥对此深信不疑,所以,每到农历的谷雨前后,总要让蛤蟆骨朵儿到我的肠胃里溜达一趟。我八九岁之前,喝蛤蟆骨朵儿都是花钱买的。

    那会儿,每到春夏之交,总会有郊区的农民或是卖鱼虫儿的小贩,走街串巷卖蛤蟆骨朵儿。好在那会儿北京还没有“城管”,这种走街串巷做小买卖的没人管。不过,蛤蟆骨朵儿的蜕变期非常短,所以没人指着靠卖它吃饭。

 
《喝蛤蟆骨朵儿》 刘 鹏 绘

    卖蛤蟆骨朵儿的一般是推着单轱辘的小车,车上是个大木桶,桶边儿放着一只小碗儿。桶里的水必须是河水,可谓原汁原味儿,因为蛤蟆骨朵儿只认原本生存的河水,换了别的水很快就会死掉。小贩中也有挑着水桶的,小碗儿直接放在水桶里。

卖蛤蟆骨朵儿的以老人居多,花5分钱就能买一碗

    称他们是小贩,是因为这种生意实在太小了,而不是指他们的岁数小。通常卖蛤蟆骨朵儿的以五六十岁的老人居多,也许是年轻人不稀罕这种小买卖吧。

    小贩边走边吆喝:“蛤蟆——骨朵儿!”“骨朵儿”字音轻轻往上扬,尾音变调,非常好听。

    胡同里的老人听到吆喝声,便拉着孩子出门,把卖蛤蟆骨朵儿的喊住。通常花5分钱就能买一碗蛤蟆骨朵儿,一碗里大概有10多只。

    小贩用小碗儿在桶里直接舀出来,小孩儿拿起碗直接喝,喝的时候不能看着碗,因为那小生灵还在碗里游动,看着会不忍心喝。一般是拿起碗,一仰脖儿直接就把这碗蛤蟆骨朵儿,连汤带水吞进肚子里。

    也有的买回去放一放,沉淀一会儿,但一般不超过两小时,怕水不新鲜,蛤蟆骨朵儿会死。听我姥姥说,喝死蛤蟆骨朵儿会中毒的。

    常来我们这条胡同卖蛤蟆骨朵儿的是一个六七十岁老人,身材又瘦又矮,花白头发,胡子拉碴,说话的语调低沉,挑着两个木水桶,走道儿颤颤巍巍的。

    但是这么一个瘦弱的老人,吆喝起来,声音却很豁亮悠长。

    卖蛤蟆骨朵儿的那个老人跟我姥姥似乎很熟,每年春天,准来我们这条胡同里卖蛤蟆骨朵儿。我姥姥听到他的吆喝声,便会忙不迭地拉着我出门,必定要买碗蛤蟆骨朵儿让我喝,然后塞给老人一把钱,也不数是多少。我觉得有几毛或者有一块多钱。

    我常常纳闷儿,明明那个老人说5分钱一碗,姥姥为什么要给他那么多钱呢?

    有一次,那个老人快到吃晚饭的时候,才挑着木水桶过来。他不停地说着抱歉的话,从桶里舀了一碗蛤蟆骨朵儿。姥姥低头看了看,没让我直接喝,却让我回家拿来一个碗,倒在里面说:“回去再喝吧。”然后给了那个老人一把钱,劝他早点儿回家。

    我们回到家,姥姥把那碗蛤蟆骨朵儿给倒了。原来碗里的蛤蟆骨朵儿是死的。

    “唉,他真是老眼昏花了。”姥姥叹息道。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老人。转过年的春天,他没来。又过了一年,他还没来。

    我问姥姥,她低声说:“那个老头走了!”

    原来,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老人时,他已经得了绝症,而且家里还有一个瘫在床上的老伴儿。

    “你们认识吗?”我问姥姥。

    姥姥苦笑了一下说:“八竿子打不着。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喝蛤蟆骨朵儿,吐得昏天黑地,大病一场

    自从那个老人去世之后,姥姥就让我自己到护城河去捞蛤蟆骨朵儿,拿回家后,她要看着我喝,这样才放心。

    记得我上小学三年级的那年春天,姥姥从小贩那儿买下一碗蛤蟆骨朵儿,让我喝了。不知动了哪根神经,那蛤蟆骨朵儿喝进肚后,总觉得它们在我肚子里不停地游动,感觉自己的肚子是条小河。临睡觉之前,我恶心得吐了,好像要把“河”里的蛤蟆骨朵儿吐出来。吐得我昏天黑地,夜里还拉了稀。

    第二天一早,母亲带我去了医院,打针吃药。回家后,我在床上躺了两三天才缓过来,但蛤蟆骨朵儿好长时间才从我的脑海里消失。从那儿时起,我再也不敢喝蛤蟆骨朵儿了。

喝蛤蟆骨朵儿的习俗基本上已经消失了

    多年以后,我到江南采访时,发现那地方也有春天让孩子喝蛤蟆骨朵儿的习俗。当地人说:“喝这个能清热解毒,治热毒疮肿。”

    后来,我查了《本草纲目》,上面确有这样的描述:“蝌蚪生水中,蛤蟆青蛙之子也,状如河豚,头圆,身上青黑色,始出有尾无足,稍大则足生尾脱。俗三月三,皆取小蝌蚪以水吞之,云不生疮,亦解毒治疮之意也。”

    这个习俗流传了多少年,不得而知。但时过境迁,随着人们的医学知识的普及和环保意识的提高,现在这个习俗基本上已经消失了。

    我询问过当医生的朋友,他告诉我蛤蟆骨朵儿的身上有很多寄生虫,加上现在许多河水有污染,喝到肚子里会引起多种疾病。

    谢天谢地,我小时候北京的护城河还没有被污染!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5月12日 总第3065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