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上海知青在黄石

作者:陈丹若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5-08 星期一

    1958年5月的一个傍晚,夕阳的余晖映照着宽阔的江面,“人民9号”客轮驶过西塞山,缓缓地停靠在黄石港码头。700多名稚气未脱的上海知青扛着行李鱼贯下船。暮色中,他们眺望着黄石的山山水水,看到站台上悬挂着“热烈欢迎上海知青支援湖北农业建设!”的大红横幅,一股豪情涌上心头,从此开始了他们“战天斗地”“大有作为”的知青岁月。

几名男知青在阳新县照相馆的合影

艰苦生活的开始

    刚下船的知青们受到黄石市政府知青办的热情款待。市知青办的领导在长江饭店为他们接风洗尘。第二天清晨,绵绵细雨中,几十辆解放牌汽车满载着上海知青驶向他们扎根农村的目的地——阳新。车队抵达阳新县城时,已是中午时分。道路两旁挤满了老乡和孩子们,他们敲锣打鼓,欢迎上海知青的到来。知青们被簇拥着走进城关镇中心小学操场——他们的临时住地。当晚,阳新县政府在电影院举行欢迎晚会。晚会上,知青们放声歌唱,激情朗诵,还与老乡一起观看电影《上甘岭》。

    经过一天的休整后,知青们被分配到各个生产队。他们将大部分行李放在拖拉机的车斗内,集中运往各个农场,然后带着随身物品,坐上牛车,沿着田间小路插队落户到各个大队。知青们每20人一组,和当地农民一样,住进一间没有浇水泥地坪的矮平房,挤挤挨挨睡通铺,算是安顿了下来。

    傍晚,开饭了。知青们排队从伙房捧出饭来,聚集到晒场上,一个个唉声叹气。原来,这饭是用粗陶钵子蒸的,上面是一小堆盐水煮的白萝卜,这就是全部的晚餐。捧着饭钵,一些女青年不禁眼含泪花,小伙子们则呆呆发愣。有的用筷子敲打着钵子,嘴里叽哩咕噜;有的慢慢地将饭拨进嘴里,一口一口艰难地咽下去;有的将筷子插在饭里,眼泪汪汪……

    回想起来时的一路上,虽说没有山珍海味,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大鱼大肉。尤其是到达黄石港码头那天,船上的负责人考虑到,上了岸恐怕没有饭吃,便早早备了晚饭。谁知上岸后,当地政府已在最好的饭店为知青们安排了丰盛的晚餐。短时间内吃了两顿,让他们感到非常满足。旅途中,知青们一面欣赏沿江两岸的风光,一面在船甲板上嬉闹,几乎乐不思“沪”,不想家了。

    可是,在住地的第一顿晚餐,竟然是盐水煮萝卜和粗糙的米饭,落差之大始料未及。这些憧憬着美好未来的小青年一下子回到现实中来。这顿晚餐拉开了知青们艰苦生活的序幕。从此,他们开始了在异乡的战斗岁月。

风华正茂的上海知青

青春献给第二故乡

    1958年夏,中国人民解放军数千名官兵集体转业到阳新县。鄂东富水河流域十几个地方农场全部改制为军垦农场,由新成立的富水军垦机械管理局统一管辖,这里的上海知青随之划归军垦局领导。在共同的劳动中,知青们和广大转业官兵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10月,大部分上海知青和转业官兵一起调往黄石老下陆,转战工业战线。他们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平地起家,肩挑背驮,炸炮采石,生产水泥,搬砖盖瓦,建造厂房,安装机器,建成湖北省农业机械厂,即后来的湖北省拖拉机厂。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他们亦工亦农,和黄石的父老乡亲一道勒紧裤带,上午上班生产,下午荷锄垦荒,上交粮票油票,过着“粮不够,瓜菜凑”、滴油不沾的苦日子……每逢节假日,知青们换上讲究的服装,有说有笑地走在大街上,当地人一望便知,这是那群“阿拉上海人”。

    上海知青充满活力,有知识,有才干,许多人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展现了非凡的才华。1960年,国家经济陷入困境,中央大幅精简工业企业,一部分上海知青被分流到黄石市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厂矿等单位。后来,有人调往四川、江西支援地方建设;有人应征入伍;也有人永远长眠在第二故乡黄石……

    黄石大地到处是浦江儿女的足迹。当年“少年不识愁滋味”的热血青年,如今都已是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他们历经几十年的风雨,扎根黄石,奉献青春,建功立业。2013年,经过多方联系,当年的上海知青们聚首黄石,回忆半个多世纪前的知青岁月,欲说还休……

1958年,分配到湖北省农业机械厂的上海知青。

    文中所示照片档案为湖北省黄石市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5月5日 总第3062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