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千秋巷里打虎忙

作者:特邀撰稿人 屠剑虹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5-08 星期一

    绍兴城内有条“引虎弄”。顾名思义,其地名出典应与老虎有关。

    说到老虎,先要介绍一下绍兴的地貌。绍兴地势呈西南高、东北低,山脉、平原、海岸兼有。西南部为丘陵河谷区,中北部为水网平原区,东北部为滨海平原区。绍兴古城的位置则处于中部平原区,从城市向东南举目而望,可见峰岭重叠,群山连绵。这片群山被称为会稽山脉。

《引虎弄》 王巨贤 绘
    会稽山脉树高林密,苍茫葱郁,在古代,经常有老虎、狼等凶猛的野兽出没,因而,人被虎、狼所伤害,并不罕见。一直到明、清时,会稽山脉中仍经常出现老虎的踪影。但若说老虎藏身于城中,就令人难以置信了,而这在当时却真实发生了。

    明代隆庆五年(1571)农历二月,冬意还未全消,柳树却早已被春风剪出了一条条翠绿的枝条,吐出一簇簇嫩绿的新芽。虫、鸟、花、树、草渐渐恢复了生机。和煦的春风吹得人温暖惬意。绍兴古城内赶早集市的人也多了起来。

    这天早上,山区有一位老农挑着一担冬笋匆匆进城赶市,忽然看到街路上有一行粗蹄大爪的虎印,老农疑是自己看走了眼,忙卸下担子低头仔细观看,地上真真切切地印着梅花状的虎印。老农这才确信有猛虎闯入市区,赶紧报官。接着又有行人在城内发现了老虎的脚印。当老虎入城的信息传出后,邑人都十分疑惑,虽城外山中有虎、狼等野兽出没,但城内四周皆是高墙,且城门启、闭都有人把守,这老虎如何入城?每日食之何物?又藏身何处?一时街头巷尾议论纷纷。不久,官府在街上贴出了告示,提醒市民注意防范,发现老虎踪影及时报官,打死老虎者由官府给予奖赏。人们开始相信老虎真的入城了。于是,城内人心惶惶,人们担心老虎随时都会出来伤人。尚未天黑,店铺就早早关门打烊;居民白日结伴而行,夜晚足不出户。

    且说在绍兴城内东北隅有一座蕺山,此山又名王家山,因晋代王羲之别业建于山之南麓,故而得名。山虽不算高,却是树木茂盛,风光秀美。这天,住在王家山脚下的郭爷正在家中宴请宾客,忽闻山上传来一声虎啸,犹如半空里起个霹雳,震得山都动了起来。郭爷大惊,抢步出门一看,一只老虎张着大嘴,露出钢刺般的牙齿,昂首从树林中出来。但见老虎的四肢粗壮强健,贪婪而凶恶的眼睛四处张望着,虎尾不停摇摆,威风凛凛。郭爷道:“原来畜生藏身于王家山中。”于是,他一面急忙命家人报官,一面与赴宴的宾客一起上山。众人又是敲锣打鼓,又是点亮火把,顿时,铜鼓震地,火光照天,老虎吓得逃下山来。

    惊恐下山的老虎,快若闪电,一头窜入离王家山南二里的明真观。明真观是唐代诗人贺知章的行馆,宋代改为祭祀贺知章和高尚先贤之所。因贺知章信奉道教,故明代时,观中仍多有道士居住。此刻,老虎窜入观内,观中道士一见大惊失色,纷纷躲避。老虎猛地扑向一道士,旁边的另一名道士见状急忙用棍棒赶打老虎,却被老虎反身扑住,咬得鲜血淋漓。

    接着老虎又窜到观旁的一条千秋巷,这里为旧时堕民聚居的地方,堕民地位低下,连一般平民也瞧不起他们,称其为贱民。他们聚族而居,男的专业做吹手、演戏,或以炒豆麦糖,换取鸡毛、破布烂铁及钓田鸡等为业,女的则每逢过年过节,到她所认为主人的家里去道喜,有庆吊事情就帮忙。堕民的聚居区拥挤杂乱,巷弄内堆满了废旧物品。老虎进入千秋巷后,巷中人操起身边家伙奋力追打,没有一人畏惧退缩。老虎在逃跑中折断了堕民悬挂的吉物,尖利的脚爪划破了横着的布裙,钢鞭一般的虎尾扫翻了墙边的杂物,顿时鸡毛、鸭毛满天飞,破布烂铁散一地。

    老虎又纵身跃过高墙,窜到街市,扑咬行人。老虎一路向北逃窜,行人一路持棒追击,惊慌的老虎一头掉落于又脏又深的粪坑中。它试图跃出粪坑,却又重重跌落,震得臭粪四溅,被浊气污水熏得不辨南北。一路追来的30多个千秋巷的青少年,趁机用大棒铁叉戳虎背,戳得老虎皮开肉绽,气绝而亡。

    千秋巷的青少年们扛着死虎送往官府,一路上行人纷纷拍手称快。到达官府后,知府令赏米七八斗。接着,青少年们将死虎抬到了官府外的一棵松树下,有人教他们剥掉了虎皮,然后把虎头虎皮送缴官府,将虎肉带回去与家人共享。

    城中百姓合力打老虎这件事,被千秋巷的堕民编成小曲传唱。明代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徐渭(徐文长)也专门写了一篇《市中虎》记述了这桩奇事。后来,人们就把老虎掉入粪坑的地方称为“引虎弄”。

《续修四库全书·徐文长逸稿》之《市中虎》

    文中所示档案资料为浙江省绍兴市城市建设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5月5日 总第3062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