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四一二白色恐怖下的革命者

作者:贾 坤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4-24 星期一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对国民党左派和中国共产党的武装政变,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是大革命从胜利走向失败的转折点。在白色恐怖笼罩下,共产党人和爱国人士却没有被屠杀吓倒。

周恩来:谈判被扣,惊险脱身

1927年4月,周恩来等关于迅速出师讨伐蒋介石致中共中央的意见书。

    1927年4月初,蒋介石在上海约集国民党将领李宗仁、白崇禧和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张静江、李石曾等人举行反共秘密会议,污蔑共产党要打倒国民党,打倒三民主义,主张立即以暴力手段“清党”。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领导人周恩来,就是蒋介石“清党”的主要目标之一。

    当时,周恩来住在上海商务印书馆俱乐部内,负责工人纠察队的整编和教育工作。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夜,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第二师师长斯烈邀请周恩来前往师部商议一些事情。周恩来考虑到要做第二十六军的工作,就去了。后来,他总结教训时说:“敌人是怎样骗我们的呢?一个驻扎在闸北的国民党师长叫斯烈,他的弟弟斯励是黄埔军校出来的,是我的学生。斯烈就是利用这个关系和我们谈判。……我们认为他不会对我们动手。其实我们这时重点放错了,重点应该放在保持武装。当时斯烈写了一封信给我,要我去谈一谈,我就被骗去了。当时我的副指挥也去了。”结果,斯烈拖着不让周恩来离开,同时就对工人纠察队下了手。其实,在发动突然袭击之前,为了迷惑中共中央和上海工人阶级,蒋介石假惺惺地表示允许上海工人纠察队保留枪支,并派代表向上海总工会赠送写有“共同奋斗”字样的锦旗。

    12日凌晨,罗亦农得知周恩来被扣的消息后,立刻联络中共党员黄澄镜找第二十六军党代表赵舒进行营救,后来黄澄镜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我们到了宝山路天主教堂第二师司令部。我看到周总指挥双眼怒视斯烈,抗议他们的反动行为。这时,房间里的桌椅已被推翻在地,茶杯、花瓶散碎在地上。我听到周总指挥义正辞严地对着斯烈谴责道,‘你还是总理的信徒呢。你们公然叛变革命的三民主义和三大政策,反对共产党、反对人民,你们这样是得不到好下场的’。斯烈在周总指挥愤怒的训斥下,不得不低头说,‘我也是奉命的’。经过赵舒同斯烈个别谈话,斯烈开始改变主意,向周总指挥表明是误会,表示道歉。周总指挥根本不理睬,转头同我们一起坐上汽车,冲过重重关口,回到了北四川路东四卡子桥附近罗亦农同志办公所在地。”蒋介石集团叛变革命的卑鄙行径,引起了举国激愤。随后,上海知名人士郑振铎、胡愈之等7人联名写信,声讨蒋介石的暴行。

    4月16日,周恩来、赵世炎、罗亦农、陈延年、李立三致电中共中央,建议武汉国民政府乘蒋介石在沪宁地区立足未稳之机,应迅速出兵东征讨蒋,电报指出,“为全局计,政治不宜再缓和妥协”,“再不前进,则彼进我退,我方亦将为所动摇,政权领导尽将归之右派,是不仅使左派灰心,整个革命必根本失败无疑”。

宋庆龄:“我相信共产党”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七一五反革命政变以及随后的宁汉合流,把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淹没在血泊之中。

    宋庆龄对蒋介石背叛孙中山、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行径无比愤慨。在革命形势最危急的关头,宋庆龄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她与国民党左派人士以及中国共产党人毛泽东、董必武、恽代英、林祖涵等,联名发表了《讨蒋通电》,声讨蒋介石另立中央、反共反人民的叛逆罪行。宋庆龄号召革命军民共同“去此(孙)总理之叛徒,本党之败类,民众之蟊贼”。美国著名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曾这样报道:“宋庆龄不愿让他们利用孙中山的名字来掩盖这一叛变……为了共产党人、工人和农民的利益(今天应该说为了整个中国的前途),她同自己的党断绝了关系。”大革命失败后,中共党组织因遭到严重破坏而转入地下,不少人消极、动摇。当时,宋庆龄就坦率地向我党表示:“我相信共产党。我还想看一看。”

    在中共党组织的支持下,宋庆龄去了苏联。她曾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亲眼看到了列宁、斯大林领导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那里消灭了剥削,人民生活提高了,使我更加相信共产党,也使我对中国革命事业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在宋庆龄去苏联期间,蒋介石一伙大肆造谣,对她进行人身攻击。最爱她的母亲一连几封信催宋庆龄回国,她说,家人怕我“赤化”,不愿我多待,我却要坚持下去。

    两年后,宋庆龄回国成立了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在中国共产党最困难的时期,她利用这个组织的合法名义,营救了我党许多地下党员。宋庆龄曾这样说:“我相信中国共产党坚持和发展了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所以我的心情特别愉快。”

张朝燮、王经燕夫妇:“猛进猛进,学成归来杀贼”

    为中国革命胜利相继献身的革命伉俪不计其数,他们将儿女情长深埋在心里,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张朝燮与王经燕就是这样的一对。张朝燮与方志敏、赵醒侬等是亲密的战友,他是早期江西学生运动中颇有影响力的人物。而王经燕是南昌积极从事学生、妇女运动的杰出女青年,二人拥有共同的理想和信念,在革命斗争中,他们走到了一起。

1927年4月14日,郑振铎、胡愈之等7人联名写信抗议蒋介石的暴行。

    1925年10月,中共党组织派王经燕去苏联莫斯科的中山大学学习。此次远行对她来说是非常严峻的考验。张朝燮虽有不舍却非常支持她,并为妻子写下了一篇《念奴娇·送别》:茫茫荆棘,问人间,何处可寻天国?西北阳关三万里,羡你独自去得。绰约英姿,参差绿鬓,更甚是巾帼。猛进猛进,学成归来杀贼。试看莽莽中原,芸芸寰宇,频年膏战血。野哭何止千里阔,都是破家失业。摩顶舍身,救人自救,认清吾侪责。珍重珍重,特此送你行色。

    现在读来,仍能感受到张朝燮对爱妻独自远行的那份关爱、期许与眷恋,可在国家大业面前,儿女情长必须要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的第三天,蒋介石的爪牙突然包围了中共江西永修县委驻地,张朝燮在突围中不幸牺牲,为革命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张朝燮牺牲的噩耗很快就传到了莫斯科,王经燕悲痛万分。其实,王经燕正要调回国内工作,原以为很快就能同丈夫团聚,怎知一年多的生离竟成了死别。王经燕眼前不断闪现着丈夫的身影,耳边不时回响起他对她的叮嘱:“猛进猛进,学成归来杀贼。”她擦干泪水,向党表示:“革命者的死,只是更加重了我们的责任!”

    1928年,王经燕调到了江西南昌,而此时的南昌城已是一片白色恐怖。因叛徒出卖,王经燕不幸被捕。当敌人得知她是张朝燮的妻子后,就想从其身上打开缺口获得中共江西地下省委机关的情报。可敌人使尽伎俩也没有得到任何信息。6月的一个夜晚,敌人对王经燕下了毒手,他们用刺刀割掉她的鼻子、嘴唇,又猛戳她反绑着的双臂。即使敌人这般残忍地威胁王经燕,但她依然一身正气,宁死不屈。最终,敌人将王经燕杀害。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又在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广东、广西、江西等地相继以“清党”为名,大规模搜杀共产党人。据中国共产党外围组织中国济难会全国总会所制的《一九二七年三月——八月全国各省因革命而牺牲者的数目之统计表》显示,6个月中被杀害者即达3万人之多。但是,坚贞不屈的中国共产党人并没有被大屠杀吓倒,仍坚持革命、不懈奋斗。

    文中所示档案为中央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4月21日 总第3056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