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民国粮官李骅括

作者:特邀撰稿人 郑剑平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3-20 星期一

    粮食作为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生活物资,关乎国计民生,关乎社会的稳定与发展。粮食问题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因此,历代中央政府对粮食问题都极度重视。抗日战争初期,南京国民政府没有马上对粮食进行有效的管理,使得国统区后方特别是四川省出现严重的粮食问题,而在这一过程中不法商人和腐败官员不顾民族危亡,囤积居奇,大发国难财,使粮食问题更为严峻,并成为造成粮荒的重要因素。

1945年12月28日,由南京国民政府粮食部签发给本部长江区
粮食储运委员会职员李华(骅)括的护照。

    1941年,在粮价飞涨、供需严重失调的紧张形势下,南京国民政府才着手调整原有的粮食政策,决定成立粮食部,对粮食实行战时管理体制。为改变原有粮食机构软弱无力的状况,南京国民政府还在各省设粮政局、在各县设粮政科和征购粮食监察委员会。在四川、湖南、江西设立3个甲等粮政局,对粮食全力加以管控。虽然,这一粮食管理体制适应了战时需要,基本保障了抗战军需民食的粮食供应,但是体制中所显现出的种种弊端也不可否认。政策执行中的被动滞后、组织机构设置的不健全,进一步导致了南京国民政府官员的腐败。

    在江西省新干县档案馆保存着一张民国时期的粮食部护照,护照的主人名叫李骅括。李骅括,别号超哉,江西新干县大洋洲镇谭家坊村人。1934年7月,他毕业于武昌中华大学文学系,历任湖北省第八区、第十一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科长,重庆行营军法处书记官、上校总干事、四川禁烟督察署科长。1942年,李骅括被任命为粮食部四川粮食储运局仓储处视察员,次年12月,升任为四川粮食储运局仓储处副处长。那时,全国有大半省份沦入敌手,已无粮可征。粮食储运局虽冠有“四川”二字,但实际是主管全国粮食储运事务。

    那个时候的粮官,贪污者众。由于当时储存粮食的仓库没有良好的保存设施,大部分粮食在进仓后,都会受到鼠耗、雀耗。所以地方官员及粮官在交运前,都会往粮食中掺沙、拌石,以便能足额完成任务。由此衍生出了所谓的“三子送终米”,即:沙子、草籽、石子。当时,也有一些“聪明”的粮官,根本不让粮食进仓,而是先行卖掉,将粮款放在身边周转。这样既免仓租,又省损耗,更省人工。如需交粮他们便会花低价购买粮食,这样不仅可从中挣取差价、缩短交粮时间,还可获得损耗补贴,如此“合法”的公开贪污,最后还会博得粮政机关的嘉奖。

    据李骅括传记《愧负一生》中记载,在四川粮食储运局工作的第二年,他遇到过这样一件事。那天时逢假日,李骅括在办公室值班,忽然电话铃声响起,他拿起听筒便听到接线员说:“接到一个从下川打来的电话,是一位名叫孙连仲的司令打来的。本来电话是找局长,因休假只得接到值班室。”李骅括赶忙让接线员把电话接进来,只听对方怒气冲天地说:“现在前方军事紧急,敌人逼近下川,而且军粮十分紧张,希望你们在10天内立即运粮食20万石来。粮食如能运到,当可士饱马腾,打胜仗是我们军人的事,如果因粮食不济打了败仗,看看杀谁的头!”随即,对方“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如此紧急的电话,岂可等闲视之,李骅括赶紧找局长等人报告。可那天是休息日,官员们不是在处理私事,就是去消遣了,把李骅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直至第二天,他才找到一个粮食储运局的高级主管,将此事报告给他。运粮给孙连仲部事关重大,而且20万石也不是一个小数字,要在10天内完成实在紧张。四川粮食储运局配运处马上拟了一个具体的配运计划,可是当计划交到了政务次长手中时却被搁置下来,他认为此事缓而不急。最终,超过运粮期限后,粮食才运到下川交给孙连仲部。在抗战时期,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抗战胜利后,李骅括调往南京国民政府的“粮食部长江区粮食储运委员会”工作,职务是专门委员。随后,他携带粮食部签发给他的护照前往南京任职。李骅括上任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前往家乡江西督粮。虽然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但军粮还是吃紧。南京国民政府认为江西本为产粮地区,是有粮可取之省,所以派李骅括回省坐催。其实,在抗战时期,江西是当时大后方三大产粮省之一,有力地支持了东南战场的抗战,但经过战火的摧残,江西也元气大伤。

1943年11月,李骅括被任命为四川粮食储运局仓储处副处长的令。

    李骅括由南京溯江而上至江西九江,先往鄱阳湖一带视察粮情,发现沿湖一带十室九空,温饱堪忧,哪还有余粮缴纳官府?抵达南昌后,他拜见江西省政府主席,希望江西于限期内运粮接济长江下游——芜湖一带的军民。江西省政府主席对李骅括说:“李委员你是江西人,应该了解江西战后的困苦情形,希望你到各县去看看,然后将实情报告给上级,应体谅江西目前的处境。”李骅括就和江西省田赋粮食管理处处长程懋型商定,先到赣西各县如丰城、清江、新干等地去督粮,江西省政府也派江西第一区行政督察专员及交际科科长共同前往。此次督粮声势之浩大,使江西各县“震惊”,大家知悉“中央大员”下县催粮必然是粮情紧急。半个月后,李骅括才勉强在江西各县收了些粮食上来,总算是完成了任务。

    一年后,蒋介石勒令江西缴粮200万石以供军需,如完不成任务则以贻误军机论处。曾陪同李骅括一起督粮的程懋型因此次督粮不力,多次被新任江西省政府主席斥责。为了完成任务,程懋型前往吉安等地,然而,在吉安召集当地专员、县长开会商讨缴粮问题时,大家都叫苦不迭,无法完成任务。“江西过半的县受日寇蹂躏,赣西一带又遭旱灾、疫疠,人民饥馑待毙,何来余粮!”程懋型听后心痛不已,他不忍征用百姓手中仅有的口粮,便投河自尽了。程懋型的自杀虽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但并没有改变政府向百姓征粮的做法。

    文中所示档案为江西省新干县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3月17日 总第3041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