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一九一二年孙中山的烟台之行

作者:陈孟继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3-14 星期二

    孙中山踏足山东的土地,只有两次,共计7天。他曾到过烟台、济南、青岛,也曾在德州、高密的车站短暂停留;他考察过山东的铁路、工厂、学校、军队、海关,对这里的发展寄予厚望;他在山东讲民生、讲实业救国、讲铁路开发,给民众播下了民主共和的种子。

石岛夜泊

    1912年的中国政局动荡不已。短短三个月内,各省独立、六路北伐、南北议和、孙大总统辞职、袁大总统就职,一幕幕大戏接连上演。

    接任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为表示拥护共和的姿态,力邀孙中山赴北京“共商国是”。袁世凯的说辞是,因内阁组成、借款问题等与同盟会形成冲突,希望借孙中山和黄兴等人之力予以调和。实际上,袁世凯意在当面试探孙中山是否真的甘心放弃大总统之位。

    同年8月,袁世凯派总统府咨议程克等人赴上海敦促孙中山与黄兴北上。就在孙中山准备赴京前,袁世凯置革命党人及孙中山的多次交涉于不顾,杀害了“辛亥三武”之一的张振武。此时,革命党人因不相信袁世凯真心拥护共和,劝阻孙中山北上,但他却坚持北上。孙中山说:“无论如何不能失信于袁总统,且他人皆谓袁不可靠,我则以为可靠,必欲一试我目光。”

    8月18日,孙中山与秘书宋霭龄等人,乘安平轮离开上海赴北京,沪军海琛舰随行护送。两天后,孙中山乘坐的安平轮航行至山东海面,突因风浪太大,便进入石岛港停靠。孙中山北行计划中,原本没有在山东烟台登陆的安排。只是因为海上风浪较大,才临时停靠。但也有学者说孙中山出发之前,烟台方面就已收到电报,并做好周密准备。安平轮和海琛舰停靠的石岛港,位于胶东半岛的东南端。该港因港宽、水深、避风成为过往船只必停的码头。后来,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还对石岛港的建设和发展进行了规划。他将石岛港列为北方五大渔业港之一,并在铁路系统规划中为石岛港单独设计了一条专线。

    孙中山对石岛港规划的重视,可能与这次避风停靠有关。

烟台驻旌

    8月21日,晨6时,安平轮抵达烟台港。港内军舰升炮示礼,码头登陆处设置了绿松枝装饰的欢迎门,烟台各界人士到码头迎接。随后,欢迎代表分别乘3艘小船,登上安平轮谒见孙中山,递交信札、条陈。上午9时半,孙中山一行登岸,军士列队行举枪礼,其余人行鞠躬礼。随后,他们一行下榻至海滨饭店,沿途“观者塞途,颇极一时之盛”。

    第二天的《顺天时报》上刊登了一首文风质朴的白话诗,描述了烟台人民欢迎孙中山的盛况:“天际飞来花车,一串黑烟冲破柳林,烟林外风翻五色旗。这是汽笛声中孙逸仙。立正……摘帽……握手……乐队声喧,人人高唱自由歌。这是欢迎眼中孙逸仙。”

    上午10时,烟台军政商各界人士齐聚海滨饭店为孙中山一行举行欢迎宴。曲同丰首先发言介绍孙中山北上入京原委。曲同丰这年春天还以北洋军统率的身份与革命军在烟台对垒,到夏天即以“办理登烟岛整顿军队并发饷及善后事宜”名义接管烟台民军,是烟台的最高军事行政长官。接下来致欢迎词的,是烟台商会总理澹台玉田。随后,孙中山发表简短演说。他深情描述革命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去年今日,处专制政府之下,人人都受痛苦。今年则为中华民国之人民,都享有自由幸福”。他鼓动人们为建设新国家尽义务,“民国缔造伊始,百步维艰,我中国人民皆有应尽之义务”。他阐述建设新国家的决心,但不忘北上调和各方的初衷,“此次进京,关于建设政见,当一一商之于政府,见诸行动”。演讲中,孙中山向民众传达了致力于新国家建设的满满信心,努力付诸行动的坚定决心,但又对袁世凯抱有幻想。

1912年8月21日,孙中山与烟台各界欢迎代表在海滨饭店前合影。
    中午,孙中山到群仙茶园出席同盟会山东分会及社会党举行的欢迎会。在会上,孙中山发表即席演说,谈及同盟会改组国民党问题,“国中政党,只当有进步、保守二派。此次同盟会与各党合并,即欲使国中只存二党,以便政界竞争”。同时,他还告诫本党革命同志不要居功,“此次光复由于人心趋向共和,同盟会不过任发难之责而已”。

    下午5时,孙中山到达张裕公司“茗谈”1小时,说是茗谈,其实是参观。孙中山在了解张裕公司有关“中国制造业之进步”的经营之道后,给张裕公司题赠了“品重醴泉”4字。随后,孙中山又在烟台商会进行演说,并以张裕公司为例,提出“为今之计,欲商业兴旺,必从制造业下手”。孙中山对张弼士发展制造业的成就大加赞赏,“本埠张裕公司,设一大造酒场,制造葡萄酒,其工业不亚于法国之大厂”“以一人之力,而能成此伟业,可谓中国制造业之进步”。

1912年8月21日,孙中山题赠张裕公司“品重醴泉”。烟台市博物馆藏
    孙中山由此延伸,为烟台的实业发展出谋划策。他提出,先是抓住社会变革大商机,发挥地产优势卖草帽的大产业:“山东草弁为出产一大宗,中国既改文明装束,则草帽之需要不知若干”“烟台商人如能将草弁自制成草帽,则将来获利当无算。”然后扩展到各个产业领域:“其他如丝,如棉花,皆生货输入,熟货输出,若能一一制造出成各种应用之布匹,其获利当不出亿计。”进而上升至各行业的发展:“中国今日农工商各种实业,宜互相提携,力求进步。”最后归结为国家富强的目标:“不但烟台为北洋之大繁盛商埠,即富强之基础,亦于是乎。此兄弟所最希望者。”

    在烟台商会,孙中山还索要了两份材料:一份是烟台在之前商讨建设防波堤(挡浪坝)的材料;一份是烟(台)潍(坊)铁路的招股章程,并对两份材料的内容进行了详细研究。

    孙中山一行原计划于当晚8时乘船离开烟台,但因安平轮卸货耽误而延期,遂在海滨饭店宿夜。第二天上午8时,孙中山乘安平轮赴天津。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3月10日 总第3038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