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嘿儿喽蜜

作者:刘一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3-07 星期二

    “嘿儿喽蜜”是老北京土话,这个词儿外地人读起来很难,“嘿儿”一定要用卷舌音,因字典里没这个字,只好用“嘿儿”来代替了。什么叫“嘿儿喽蜜”呢?简单说,就是吃冻柿子。

    这是个象声词,“嘿儿喽”,是形容吃冻柿子时的声音;“蜜”,是甜美和自得其乐的样子。其实,按它的原意,叫“喝了蜜”更贴切,但是却没有“嘿儿喽蜜“更生动形象,因为“嘿儿喽”是带着声儿的。

    ·【一种甜美的吃食】·

    嘿儿喽蜜是北京人冬天里的一种甜美吃食,也是一种特殊的享受。相信50岁往上的北京人,都会有嘿儿喽蜜的美好记忆。

    柿子是北京有名儿的特产之一,尤其是门头沟、房山、昌平一带的“磨盘柿子”非常有名。柿子必须要撂软了吃。老北京有句形容欺软怕硬的俏皮话:“挑柿子,专捡软的捏。”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民国时期,京城街头卖柿子的商贩。
    为什么叫“嘿儿喽蜜”呢?因为柿子放软了以后,内瓤就变成了稀汤状,如同液体,所以不能一口一口地吃,必须用嘴嘬着吃。

    老北京还有一个形容吃柿子的俏皮话:“老太太吃柿子,嘬瘪子了。”嘬瘪子,就是惹了麻烦,一时束手无策的意思。拿它比方吃柿子的状态非常形象。柿子嘬完里头的汤儿,确实就瘪得只剩外皮儿了。

    因为嘿儿喽蜜是一种特殊的享受,所以老北京人管“独闷儿”叫嘿儿喽蜜。什么叫“独闷儿”呢?就是有好吃的,自己一个人偷着享受。

    北京人说话幽默,也讲究委婉,即有什么话不直说,要拐个弯儿。比如您的朋友喜欢吃点心,一个人躲在屋里偷着吃,您一推门儿瞧见了,直说不合适,可以来一句:“呦呵,在这儿嘿儿喽蜜呢!”这种嘿儿喽蜜,也被北京人叫“闷得儿蜜”。

    ·【一种入口的爽劲】·

    其实北京人吃柿子,讲究吃冻的。当然,柿子冻得像冰疙瘩似的,谁咬得动呢?所以冻柿子必须要融化以后才能吃。

    融化冻柿子必须用凉水,慢慢把它化开。用热水化容易伤皮,而且化出来的柿子也不好吃。因此,老北京有“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说,也有“心急吃不了冻柿子”一说。

    冻柿子融化到八九分,变软了,但还没完全变稀,里头还带着冰碴儿的时候吃最佳。这时,您可以把柿子那层薄薄的皮剥开,用小勺把带着冰碴儿的柿子搅一搅,一点一点儿吃,非常甜美。

    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天,屋里生着火炉,外面飘着雪花,怀揣的葫芦里的蝈蝈儿“蝈蝈”地叫着,桌子上涮肉的火锅即将烧开,这时候,您来个带冰碴儿的冻柿子吃,那可真叫一个字:“爽!”

    冻柿子还可以让它化得非常软,吃的时候,用嘴来嘬,将柿子的甜瓤一点一点儿地吸到嘴里,那种甜意不亚于喝蜜,“喝了蜜”就是这么来的。

    但冻柿子沾了您的嘴,别人再沾唇就不文明,也不卫生了,所以一个冻柿子往往只能一个人享受。北京人嘴里的“闷得儿蜜”大概就是这么来的。“得儿”一定要用卷舌音。我总觉得这个词儿用得太形象了,不吃,看着,都那么诱人。

    ·【一种悠闲的心境】·

    我小时候是在姥爷家的四合院长大的,当年,我姥爷就特别喜欢吃冻柿子。记忆犹新的是每到秋天,姥爷便买回几网兜柿子,依次摆在他住的北屋窗台上,日复一日,眼看着这些柿子由青变黄,由硬变软,到了年根底下,他才开始吃这些已经冻得硬邦邦的柿子。非常有意思的是,他在吃这些冻柿子的当天,家里要挂上一幅画儿,像搞一种仪式似的。

    我姥爷跟齐白石先生是朋友,我们家住辟才胡同西口,齐白石家住西口的跨车胡同,两家住得比较近。我姥爷是老北京有名的藏书家,齐先生不但画画儿,也爱写诗,也许两位老人有共同语言,所以走动多一些。

    齐白石先生给我姥爷画过一张叫《事事如意》的画儿,上面有两个看上去非常喜兴的大柿子。

    那时,我姥爷已经是古稀之年,头发几乎全白了,脸上的肌肉完全松弛,两腮也嘬了,目光显得有些黯淡,但他嘬冻柿子时的那种怡然自得和心满意足的神情,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我实在难以理解这位曾经沧海的老人,为什么对冻柿子这么情有独钟。由此我也找到了老北京人把吃冻柿子叫“嘿儿喽蜜”的原因。

    但真正的享受还不是“嘿儿喽蜜”,而是“闷儿得蜜”。哦,“闷儿得蜜”,只有在寒冷的冬天,在晴暖的午后,或在静谧和温馨的斜阳里,在悠闲自在的心境里,独自一人嘬着化开的冻柿子的时候,才能体会到什么是“闷儿得蜜”。

    ·【一种怀旧的情结】·

    柿子在北京,不算什么稀罕物,北京人喜欢在过年的时候拿柿子送礼,因为“柿”与“事”是同音字,“事事如意”是每个人都向往的事儿。过年送柿子是为了讨一个好口彩。

    当然,现在北京人喜欢吃冻柿子,不光是为了讨口彩,也是因为在寒冷的冬天吃冻柿子,以冷对冷,确实别有一种味道,也别有一种风情,尤其是上岁数的人,冬天吃冻柿子,也有一种怀旧情结。

    冻柿子最好是自然由青变黄,由硬变软,由软冻硬的。想让柿子自然成冻柿子,就要在秋天把柿子买好,摆在窗台上或阴凉的地方,让它慢慢儿变黄、变软,不能放在朝阳的地方,因为太阳一晒,柿子等不到天寒就软了,到大冷结冰的时候早成烂泥了。

    现在家家户户都有冰箱,想吃冻柿子非常方便,但却缺少了一种情趣。

    我小时候,北京人的家庭还没有冰箱,想吃冻柿子只能等到冬天。靠老天爷的恩赐,柿子才能冻上。

    不过,吃冻柿子完全靠天,有时也靠不住。记得有一年暖冬,快到三九了,河水还没结冰,当然放在窗台上的柿子也冻不上,想吃这一口儿,只能望天兴叹。

    那年也是邪了门儿,直到五九六九,该沿河看柳了,河水也没结冰。可惜了儿(liaor)的是那些柿子,等我想起来,再看,一个个早成灰头土脸的烂汤了。

    嘿儿喽蜜?嘿儿喽泥吧!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3月3日 总第3035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