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红色记忆

中共一大与《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

作者:屈建军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3-01 星期三

    ■编者按

    一艘红船,承载信念,劈波斩浪;一面红旗,迎着朝晖,飘扬梦想。

    96年前,嘉兴南湖里的一艘红船从黎明中驶来,中国革命迎来第一缕曙光。从这天起,镰刀和锤头组成图案的旗帜,在神州大地迎风飘扬。在这面旗帜下,无数战士成为可歌可泣的英雄,伟大的民族成为顶天立地的巨人。

    1921年以来,穿过急风暴雨、惊涛骇浪,中国共产党走过的近百年历史,堪称风雷激荡的征战史,革故鼎新的创业史,继往开来的图强史。她一路披荆斩棘,百折不挠,坚定不移地带领着千千万万中华儿女在国难中傲然站起,终于乘风破浪,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在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党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做出重要指示的新形势下,让我们走进中央档案馆,翻开一卷卷尘封的珍档,波澜壮阔的中共党史画卷徐徐展开:从党章的历次修改和不断完善中,看到党的理论和建设方面的与时俱进,见证了我党从幼稚走向成熟;从各个时期的反腐风暴中,窥见我党从不回避党内存在的腐败问题,也从不纵容、从不姑息腐败现象的存在,更不讳疾忌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见证了我党是自我修复、自我完善能力最强的政党。

    今年,我们将迎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高举旗帜,不忘初心,坚定理想,继续前进。从本期起在二版开辟《旗帜》专栏,以中央档案馆珍藏档案为依托,用独特的视角,解读档案背后的故事,再现中国共产党96年来引领中国走向光明、奔向繁荣的光辉历程。

    1921年6月初,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荷兰人,1921年任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和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代表尼克尔斯基(俄国人,1921年加入俄共,并在共产国际机关行政处工作)先后到达上海,并与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李达、李汉俊建立了联系。经过几次交谈,他们一致认为应尽快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李达、李汉俊同当时在广州的陈独秀、在北京的李大钊通过书信商议,决定在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随即,他们写信通知北京、武汉、长沙、济南、广州和旅日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各派两名代表到上海出席会议。

    这是一次年轻人的会议

    国内各地及旅日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共派出13名代表出席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他们是:上海的李达、李汉俊,武汉的董必武、陈潭秋,长沙的毛泽东、何叔衡,济南的王尽美、邓恩铭,北京的张国焘、刘仁静,广州的陈公博,旅日的周佛海,以及由陈独秀指定的代表包惠僧。他们代表着56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克尔斯基出席大会。

    这时,陈独秀任广东政府教育委员会委员长,正在筹款办学。李大钊除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教授外,还兼任北京国立大专院校职员代表联席会议主席。两人均因事务繁忙,未出席会议。

    这是一次年轻人的会议,最年长的何叔衡不过45岁,最年轻的刘仁静只有19岁。15位与会者的平均年龄28岁,正巧是毛泽东的年龄。以后改变整个中国面貌的共产党,最初就是由这样一些年轻人建立起来的。他们或西装革履,或身着长袍,都是知识分子。

    与会代表们以“北大暑期旅行团”的名义住在上海法租界的博文女校,会址设在距该校不远处李汉俊的哥哥、同盟会元老李书城家里,位于法租界望志路106号(现兴业路76号)。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1年7月23日晚开幕,会场陈设简朴,但气氛庄重。大家推举张国焘主持会议,毛泽东和周佛海做记录。

    共产国际代表马林首先致辞,对中国共产党成立表示祝贺。他介绍了共产国际的概况,并建议把会议的进程及时报告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随后,代表们具体商讨了大会的任务和议程。

    24日,各地代表向大会报告本地区党、团组织的情况。25日和26日,休会两天,由张国焘、李达、董必武起草供会议讨论的党纲和今后实际工作计划。27日、28日和29日,连续三天举行三次会议,对党的纲领和决议作了较为详尽的讨论。

    30日晚,代表们正在开会时,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突然闯入会场,环视一周后又匆忙离去。具有长期秘密工作经验的马林立即断定此人是敌探,建议马上中止会议。大部分代表迅速转移。十几分钟后,法租界巡捕包围搜查会场,结果一无所获。由于代表们的活动已受到监视,会议无法继续在上海举行。于是,代表们分批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在一艘游船上召开了最后一天的会议。

    会议期间,不少与会代表的发言常常引经据典,涉及许多理论问题。毛泽东除担任记录外,只做过一次发言,介绍长沙共产主义小组的情况。毛泽东有着许多实际活动经验,但他不像在座的李汉俊、刘仁静、李达等精通外文,饱读马克思著作。毛泽东给与会者留下的印象是老成持重,“很少发言,但他十分注意听取别人的发言”(刘仁静:《回忆党的“一大”》《“一大”前后》)。他很注意思考和消化同志们的意见,常在住的屋子里“走走想想,搔首寻思”,乃至“同志们经过窗前向他打交道的时候,他都不曾看到,有些同志不能体谅反而说他是个‘书呆子’‘神经质’”(李达:《中国共产党的发起和第一次、第二次代表大会经过的回忆》《“一大”前后》)。

    中国革命面貌焕然一新

    中共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确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规定党的纲领是: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直到阶级斗争结束,即直到消灭社会的阶级区分;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归社会公有;联合共产国际。纲领明确提出要把工人、农民和士兵组织起来,并确定党的根本政治目的是实行社会革命。

《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首页(俄文版、中文翻译版)
                             中央档案馆藏
    纲领还包含属于党章性质的一些条文。关于党员条件,规定凡承认本党党纲和政策,并愿成为忠实的党员者,经党员一人介绍,均可接受为党员,但在入党前必须与企图反对本纲领的党派和集团断绝一切联系。新党员入党后为候补党员,接受党组织的考察,考察期满经党员讨论和党组织批准,才能转为正式党员。党纲还规定,在全党建立统一的组织和严格的纪律;地方组织必须接受中央的监督和指导;在党处于秘密状态时,党的重要主张和党员身份应当保守秘密。

    《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虽然不是正式的党章,但包含了党章的内容,规定了党的名称、性质、任务、纲领、组织和纪律,具有党章的初步体例,实际上起到了党章的作用,为后来党章的制定和完善奠定了基础。

    中共一大通过了《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规定党在当前的中心任务,是组织工人阶级,加强对工人的领导,注意在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中发展党员,在反对军阀官僚的斗争中,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和第一个决议,充分说明党自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新型的以共产主义为目的、以马克思主义为行动指南的、统一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政党,这必然使中国革命的面貌焕然一新。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不久,中央机关就遭到了外国巡捕房的破坏,党中央收藏的关于中共一大的档案很快就找不到了。所以党内长时间对中共一大的很多情况模糊不清,包括什么时间开的会,通过了什么文件,都搞不清楚。

    董必武回忆称,“一大没有任何文件,共产国际保存的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两个文件没有名字,没有年月日。这样的状况,是什么原因呢?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一大时共产国际派的代表是马林(荷兰人,托派)。他把当时的文件都带走了,没有交给共产国际。另一个原因是,一大以后好久没有中央,文件没有人管,那时我们也不知道有中央。有些事情缺乏文字根据”。

    中共一大文件的遗失,使得一大历史一度成谜。1956年12月24日,苏共中央把原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档案移交给中共中央。当时,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派人到莫斯科接收了这批共计18箱的文件。其中,有俄文版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另外,1960年,美国学者韦慕廷在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发现了陈公博的硕士论文《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在论文附录中,出现《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决议》(英文版)。经对照,其英文版与俄文版内容基本相同,仅具体文字稍有出入。这样,起到党章作用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得以与世人见面。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2月24日 总第3032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