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雍正帝对台湾官员的任用与管理

作者:李国荣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2-20 星期一

    台湾为海疆重地。雍正帝强调,“台湾是要紧地方”。为打造有效治理台湾的官员队伍,雍正帝推出了一系列重要举措。这里根据清宫档案,看看雍正帝是如何加强对台湾官员的任用与管理的。

严格选用台湾文武官员:务求出色、确保强干

    雍正一朝,台湾文武“俱就内地出色之员选补”。雍正帝深感:“台湾地方险要,人众冗杂,又隔两重大洋,紧要之事,地方文武不能待上司之批行斟酌,即须先行办理,万一不妥即累地方,即令更改已在数月半年之后,故得人尤为吃紧。”为此,雍正帝要求“台地各员,俱就内地选择精明强干熟悉风土者调补”。譬如,雍正六年(1728)四月,新任台湾总兵王郡赴台经过省城,福建总督高其倬见其有才,拟作水师提督之用。雍正帝批示:“台湾之任紧要,且动不得。”雍正六年(1728),台湾道出缺,雍正帝经仔细甄选,命内地贤员署福建按察使孙国玺赴台接任。雍正十年(1732),闽省水师提督许良彬病故,总督郝玉麟拟以台湾镇臣苏明良补授。雍正帝批复,“苏明良去得。但台湾甫定,目今此任更为紧要”,命郝玉麟另行物色水师提督人选。就这样,雍正帝不惜以提督之才委用台湾总兵之任,以一省臬司大员调补台湾道员之缺,而且还觉得十分值得,突显了他对台湾的重视。

    雍正帝还委派官员赴台实习预用。台湾远隔重洋,官员每有升迁离任,新委派的官员往往不能立即赶到,以致官缺虚悬。巡台御史赫硕色、夏之芳于雍正七年(1729)三月奏道,“似此海疆重地,难容一日无官”,与其出缺临时委署,不如预行派员实习,请由总督、巡抚挑选老成廉干者,预发一二人驻台,无事则熟悉地方人情风土,有事即听道、府委派协办,遇有缺出,可即着署理任用。雍正帝谕令福建总督高其倬照此办理。

对台湾各官勤加训导劝诫:要紧、据实、和衷

雍正三年(1725)八月十五日,台湾水师副将蔡征温在奏折中
写到他当年被任命为台湾游击时,雍正帝曾在养心殿告诫他:
“台湾是要紧地方,你用心替朕出力。”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

    雍正帝要求在台各官务必认识到海疆台湾的重要性及其职责的重大。雍正元年(1723)六月,雍正帝任命皇宫侍卫蔡征温为台湾游击,蔡征温临行前,雍正帝在养心殿召见,郑重告诫他说:“台湾是要紧地方,你用心替朕出力,不可负朕委用你的意思。”当高其倬调任福建总督时,雍正帝特地嘱咐他,“台湾地方紧要”,“尔到闽省加意料理,务使可以放心方为妥协”。雍正五年(1727)七月,高其倬将到任后料理台湾事务情形奏报,雍正帝再次向他强调,“闽省未要于理台之事者”,命他“再当留心访察博采”。雍正帝提醒,台湾地方紧要,台湾事务重要,这类训导,屡见不鲜。

    雍正帝要求在台臣工务须据实无隐,以确保台地实情上达,为朝廷制定相应的治台措施和任免调用有关官员提供准确的依据。雍正四年(1726)七月,巡台御史索琳、汪继景上折说:台地官兵操练精益求精,可保海疆万载升平。看了这一言过其实的奏报,雍正帝警告说:“凡事务实为要,况君臣之分惟以忠诚无隐为主,粉饰、迎合、颂赞、套文陋习,万不可法。”

    雍正帝反复告诫台湾各官,“和衷二字第一紧要”,“只务文武和衷,莫论内外”,万万不可互结朋党,排斥异己。雍正三年(1725),有关台湾官员不能协调共事的消息传到朝廷,雍正帝手谕巡台御史禅济布、景考祥:“朕风闻得尔台湾文武不合,诸事异见,恐与地方无益,兵民受累。朕为此甚忧之。有则改,无则免。朕若访闻的确,尔等当不起也。”

对在台文武官员多方笼络:赏赐、召见、重用

    雍正帝频繁地赏赐在台官员。据清宫档案记载,几乎每一任巡台御史及台湾大小官员,都不时收到雍正帝钦赐的物品。雍正元年(1723)六月,皇宫侍卫蔡征温在赴任台湾游击时,雍正帝叫他到台传话,台湾总兵蓝廷珍征打台湾,留心地方,“很替朕出过力”,朕心里甚记挂他,……如今路离得远,带不得别的东西,只带朕戴的帽子一顶,赏他翎子,问总兵好。在这里,雍正帝对台湾总兵蓝廷珍的慰勉激励之意溢于言中。雍正三年(1725),台湾总兵林亮招抚生番颇有成效,雍正帝称赞他“甚属可嘉”,接连赏给哈密瓜1个、平安丸100粒、蟒缎1匹、内造缎4匹。

    雍正帝还经常召见台湾官员,对于刚刚任命的巡台御史、台湾道员、台湾知府、台湾总兵等台地大员,多是在其赴任前召入宫内,面加劝勉。那些台地中下级将弁,也时常被引见。这些远在海疆边地的台员,将御赐与召见视作殊荣,对雍正帝的“记挂”感恩戴德,更是用心尽责。

    雍正帝对在台湾任职的官员,往往给予特别的提升重用。且看:雍正元年(1723),台湾总兵蓝廷珍升任福建水路提督。雍正二年(1724),巡台御史丁士一补授福建按察使,台湾知府高铎升用道员。雍正六年(1728),澎湖副将吕瑞麟升任海坛总兵,台湾道员吴昌祚升山东按察使。雍正九年(1731),台湾道员刘藩长丁忧离台,福建总督刘世明拟以闽省道员之缺委用,雍正帝批复:“刘藩长岂有复用闽省道员之理,两司如有缺出再酌量。”意思是说,刘藩长作为台湾道员不能平调,明确指示可升任布政使或按察使这样的省级官职,刘藩长于是升任福建按察使。雍正十年(1732),台湾总兵王郡升署福建陆路提督。雍正十二年(1734),台湾北路副将马骥升任海坛总兵。雍正十三年(1735),台湾总兵苏明良升署福建陆路提督。雍正帝这样大力提升在台各官,对他们积极赴任、勤奋治台无疑是莫大的鼓励。

对“木偶”官员及时调整:调离庸官、撤换劣员

    雍正帝常常把不干事的官员比作“木偶”,不时清理调整。对在台官员尤其不能迁就,不能称职者随时调离其任。雍正三年(1725),当雍正帝得知台湾游击游全兴年事已高后,当即下令将其与金门右营游击蔡勇对调。雍正五年(1727),福建总督高其倬奏报,台湾知县徐琨虽没有什么不好之处,但办事恃才而欠斟酌;彰化知县张镐操守尚好,但办事平庸,不够谙练。雍正帝命吏部“察明”后,立即将这两个县官调离台湾。雍正七年(1729),台湾凤山知县彭之昙对番民仇杀之事不能及时处理,事后还称病推卸责任。雍正帝得报指示,“此等劣员万不可姑容,况在台官弁犹为切要”,马上将不干事的凤山知县彭之昙撤职。

    如何确定内地官员派往台湾任职的年限,直接关系到台地吏治民生。任期过短,人地刚熟即需离台;任期过长,又影响在台官员的积极性。为此,雍正帝多次调整台湾臣工的任期。最终,雍正帝确定,台湾官员的正式任期为两年,任满后再与新到任的官员交接协办半年时间,然后调回提拔使用,这样每个台湾官员的任期实际接近三年。

    雍正帝如此苦心经营,就是要打造一支干练贤明的官吏队伍,以巩固清中央政府在台湾的有效统治。雍正帝的这些措施,对台湾的稳定与发展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并对清政府此后治理台湾产生了深远影响。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年2月17日 总第302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