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化装舞会算啥,80年前天津人化装溜冰

作者:吉朋辉

来源:城市快报

2017-02-08 星期三

 1931年北宁冰会现场
 
    过去天津冬日,由于气候的原因,没有什么雪上娱乐活动,但因为水面能结冰,因此历来有冰上娱乐。
    传统的方式,是一种叫“冰排”或“冰床”的工具,以木制成,形如去腿的床,上面能够容纳两三个人,在冰上滑行。因为需要有人用长杆撑着前进,因此比较费力,而且人坐在上面动弹不得,在冬日的寒风中会觉得冷不可耐,故而并不太受人们欢迎,更多地被用作交通工具。
    后来,西方的滑冰方式传入天津,由于需穿着特制的刀式冰鞋,因此这项运动被天津人称为“滑冰鞋”。当时天津人称跳舞为“跳琴”,是出于同样的语言习惯。滑冰流行起来以后,天津出现了多处滑冰场。
 
1936年1月12日宁园冰上运动会赛场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天津最繁盛的滑冰场是英租界英国球场内的“溜冰俱乐部”。其冰场是在铁架席棚内,人工浇水冻结而成,分一大一小两部分,小的专门给儿童及初学者滑冰用。

    由于冰面光滑平整,且可以避风,比较温暖,因此价格较高,每次1元,季票15元。尽管如此,由于这里交通便利,滑冰者颇多。特3区(原俄国租界)俄国花园冰场,是由湖水冻成的天然冰场,面积更大,人们可以滑得更尽兴,且价格要比英国球场便宜一半,但由于这里相对偏僻,所以华人不多。

    这个冰场有一点比较好,就是在冰场中设了一些木椅,椅子腿上镶着防滑的铁片,供初学者扶靠之用。

 
1935年1月参加宁园冰运会的名媛

    1930年,位于河北区的天津公共体育场落成之后,每年也开设滑冰场,票价仅每人1角,十分便宜。此场地每月举行溜冰竞赛一次,场内还设有冰球场,是比较专业的冰上运动场地,1936年还曾举行冰上运动会。

    此外,1933年冬,马场道西湖饭店后孙家花园设溜冰场,名为“南湖溜冰会”。

    南开大学、北洋大学、南开中学等学校的水面,在冬季也常常被用作冰场。这些冰场都对外开放,青年男女们在其中或滑冰,或打冰球,享受着风驰电掣般的乐趣,而最有意思的冰上娱乐项目,非“化装溜冰”莫属。

    滑冰运动传入中国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喜欢在滑冰的时候把自己装扮成各种角色,堪称中国早期的“Cosplay秀”。这项娱乐活动在华北——尤其是北平(现北京)、天津地区以及东北大城市非常流行。

   1931年2月,《大公报》在南开大学秀山堂前的湖中举办了一次“全市化装溜冰大会”。是日天降大雪,但溜冰大会仍照常举行,参加的溜冰者五六十人,观众一二百人。

 
 1935年1月宁园冰运会照片

    《大公报》的不少名人到场,比如大名鼎鼎的副刊《小公园》的主编何心冷,当天晚上就要南下,但仍抽时间来参加。

    大会开始后,南开大学最活跃的学生、绰号“海怪”的严仁颖自告奋勇做了发令员。随着其一声令下,参加者们冒着雪,手拉手开始在冰面上展示着各自的化装杰作。

南开大学秀山堂前全市化装溜冰大会

    他们扮演的角色穿越古今中外,看起来真是五光十色,有化装成卓别林者,有手打“西方接引”幡披麻戴孝者,有小孩扮演成日本小老头者……

    冰场上一共有3位女性,其中吴佩球、吴佩珉姐妹,一个全身黑色,上面画了人的骨架,另一个则全身朱红,变成了武侠小说中的青年侠客,还有1位陈姓女士,用报纸为自己剪裁了一身服装,人送绰号“新闻小姐”。

南开大学秀山堂前全市化装溜冰大会

    南大校长张伯苓的四公子张锡祜身高2米有余,却偏偏化装成了一个女郎,腿高如鹤。

    最后评出了前6名优胜者,吴佩球得了第二。

    获得第一名的金桢弼,装扮成了“卖烧饼的”,像戏曲丑角那样在鼻子上涂了块白灰,胳膊上挎着一个篮子,身穿打着补丁的旧式布袍,惟妙惟肖。几天后,南开中学又举办了一次化装溜冰会,这次严仁颖化装成圣诞老人,不但下场溜冰,还得了第一名。

    1932年1月31日,北宁路局在宁园举行职员化装溜冰会,有170余人参加,其中有刘姓一家兄弟姐妹5人参加,最后连观众共来了500多人。

    这次的化装溜冰者们也没有让观众失望,化装花样翻新,甚至有不少人为了追求化装的新奇,不惜在寒风中裸露肌肤。

    比如有一个扮演哪吒的,身穿荷花纸衣,露出的两腿、两臂涂成绿色,让场边观众直呼“不甚人道”。这次溜冰会设了技术比赛,为拾土豆、托鸡蛋2项,其中托鸡蛋难度尤其大,飞驰的溜冰者手上的鸡蛋纷纷滚落,极少有人能顺利完成。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