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京特:挪亚方舟的护航者 (四)

作者:特邀撰稿人 夏 蓓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7-01-03 星期二

卡尔·京特与日寇的拆机斗争

    日本侵略者在武力侵占我国领土后,经济掠夺随之而来,江南水泥厂(也称江南水泥公司)是当时远东水泥行业规模第一大厂,不仅设备先进,而且没有开工,是一个全新的工厂,日军早就对其垂涎三尺。1937年12月9日,日军占领栖霞山后见该厂悬挂丹麦和德国国旗,大为不解,立即进行侦察。

    1938年1月10日,东京商会副会长岩崎的秘书斋藤与几个日本军官一起到江南水泥厂“了解”情况,拍摄了厂区的照片,此举引起卡尔·京特和辛德贝格的注意和不安。2月2日,在上海的三井洋行物产株式会社要求到江南水泥厂“参观”,厂方迫于无奈只得同意,但提出:“了解和参观”时必须由卡尔·京特等人陪同。在经过多次的“了解和参观”后,日方对江南水泥厂不再掩饰觊觎之心。江南水泥公司档案《事变后江南水泥公司大事记》中写道:“二十六年(1937)十二月以后,敌商三井上海支店屡次寻问江南厂关系人,态度极为傲慢,时常由电话招往究问公司工厂一切事项,追根问底,俨同法官。最为注意者为督促江南厂开工……”江南水泥公司常务董事庾宗溎在2月9日给天津董事会的信中也提及日军到厂里骚扰滋事、焚毁木料的劣迹,与上述档案相互印证。

抗战期间,卡尔·京特(前排右六)与江南水泥厂部分职工合影。

    江南水泥公司董事会一直坚持“不资敌、不合作”的态度,日军要求江南水泥厂开工生产的蛮横要求多次遭到厂方拒绝。1938年3月下旬,日商小野田洋灰株式会社转而与江南水泥厂的设备供应方丹麦史密斯公司谈判,并多次盘问卡尔·京特,打听厂里的情况,为接管江南水泥厂做准备。卡尔·京特及时将这些信息向江南水泥厂上海办事处汇报,办事处马上与史密斯公司沟通,希望该公司保持中立,最终得到史密斯公司的理解和支持。因此,在之后的四五年时间里,江南水泥厂坚决不与日方合作,没有为日方生产1吨水泥。同时,日军对工厂一直悬挂德国、丹麦国旗,一直由德国、丹麦人管理甚为不满。这种不满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江南水泥厂聘请卡尔·京特、辛德贝格护厂的高明之处。

    但是,在江南水泥厂与日寇抗争的几年里,日方也基本弄清了工厂的资本、资产、机器设备及负债情况,他们终于向江南水泥厂伸出魔掌。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在中国战场的形势急转直下,败局已现端倪。仍在做最后挣扎的日军采取一切手段疯狂掠夺战略物资。由于日军飞机损毁严重,急需制造飞机的金属材料。为此,日方成立了华北轻金属公司,工厂设在山东张店,日方单方面决定强拆江南水泥厂设备运往张店。厂方采取各种办法反对拆机,如提出拆迁机器事关产权变更,关系江南水泥厂的生死存亡,需要全体股东同意等,即使这些办法不能奏效,也能拖延拆机时间,以期时局变化。

    日军见直接与江南水泥厂谈判不成,就利用汪伪政府向江南水泥厂施压,于是汪伪政府不断发出训令,强迫工厂拆机。

    1943年12月21日,也就是拆迁机器前夕,3个日本大使馆人员在汪伪政府实业部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栖霞山工厂与卡尔·京特交涉,他决然表示不同意拆迁机器。在场的江南水泥厂会计科副主任徐莘农根据第二天卡尔·京特的口述,对这场谈话做了详细的记载:

    21日11:30,日方使馆Jarasaka、Sakata、(经济部)Jakashira秘书三先生偕同随员抵达厂。次因Jakashira曾留学德国,能说德语,是以用德文谈论。实(业)部朱专员在场。

    【昆】要求日使馆正式公文及拆机详表。

    【Jaka】日使馆只介绍轻金属公司与中国政府而已,如中国政府不愿交此项机器者,日使馆决不能强其交出。

    【昆】但来此交涉皆是日方北平使馆人员或沪京使馆人员,何以日使馆不负责任?

    【Jaka】我等皆使馆中人,但皆随员之类而已。贵洋行要表,应向江南公司要之,江南公司负责者应签字交贵洋行。

    【昆】我意不然,因江南公司并不允许拆机,中国政府强制执行者。我洋行尚未履行合同中之条件,因机未装完,亦未试车,又未曾正式交货于江南。我洋行不能清理债务,请注意之。我因责任问题已报告德使馆,使馆意应由日使馆签字给表。

    【Jaka】日使馆非收受此机器者,收受者为中国政府实业部,实业部再交与轻金属公司,收据应由彼等出具之。

    【昆】轻金属公司与我无交涉,我不承认此举。

    【Jaka】我等明日拟开始工作,你能赞成允许否?

    【昆】我不赞成,但是我固无法可以阻止你们工作。

    【Jaka】既然如此,明日我等动工。

    【昆】我当将此事报告德使馆。

    遂握手而散。

    据昆德(即卡尔·京特)博士私人意见,此事实业部不能辞其咎也。

    1943年12月23日,华北轻金属公司代表寺坡带领大批日本技工,在日军进驻的情况下,开始强拆江南水泥厂机件。1944年2月3日,《解放日报》第二版报道了日军实行军事掠夺,强行拆走中国最大、最先进的水泥厂机器设备的消息,为全国所知晓。1944年3月,日方强行装运机器出厂,从而使工厂10年苦心经营而来的核心设备被日本人夺走,工厂完全被破坏。卡尔·京特虽对日军强拆的野蛮行径愤怒不已,却也无可奈何,他从1943年写下《日军强拆江南厂水泥机件日记》,记录了日军对江南水泥厂实行军事掠夺的暴行。

战后卡尔·京特在南京

卡尔·京特与妻子合影

    1937年12月,南京危急!江南水泥厂危急!卡尔·京特临危受命,来到了战火纷飞的南京,以德商禅臣洋行代表及江南水泥厂代理厂长的身份与日军进行各种交涉,保护厂产和无家可归的难民,与中国人民同甘苦、共患难,其博大的胸怀和无私的大爱无不是人道主义的生动写照。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决定将战败国侨民遣返回国,而战后的德国经济萧条,人民生活窘迫,卡尔·京特不想被遣返回德国,便求助于江南水泥公司天津董事会帮他留在中国。董事会认为卡尔·京特在中国人民身处危难时刻义无反顾地施以援手,并为江南水泥厂做出了卓越贡献,特向民国南京市政府递交了免予卡尔·京特一家遣返回国的申请报告。报告称:“窃商公司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设总店于南京,厂设栖霞山东面之摄山渡。机器购自丹、德两国,安装尚未竣,抗战军兴,迨战事迫近厂址,遂停顿。同时幸延有德籍工程师卡尔·京特博士由津南下,冒险迂道苏北驰抵商厂,佯以出售机器之禅臣(德商)洋行代表名义驻厂掩护,故栖霞山沦陷,商厂未被敌日占领。该卡尔·京特博士现年四十三岁,生于我国河北省之唐山,毕业于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居吾国卅余年,对我国素表同情。廿六年(1937)冬设难民区于商厂,办临时诊所,免费施诊,救护我同胞约四五万人,约半年后设法使难胞安返原籍。敌日纵火焚摄山镇,预架机枪,禁人灌救。卡尔·京特博士闻讯,手持德旗,率商厂员工驰往救熄,全镇房屋免付一炬。其见义勇为,不辞艰险,维护我国人生命财产,栖霞附近民众无不知之甚晰。商厂在抗战期间,本爱国天职,拒绝与敌日合作,从未开工生产。今幸抗战胜利,河山重光。水泥为一切建设所急需,商公司董事长颜惠庆博士督促负责人员筹备复工。水泥原料以青石为大宗,石质优劣关系水泥成色至巨,端赖专家如卡尔·京特博士者予以鉴别。前商厂以德侨应集中管理,曾呈请府俯准留用。业奉钧府俯总秘字第二二七四号批,内开‘呈悉姑予照准,并仰负责看管,此批’等因在案。兹谨按我政府三十四年(1945)十一月二十七日公布处理德侨办法第五条载明,德籍人民如系忠实可靠之技术人员,得由公私机关呈准内政外交两部予以雇用,免予遣送回国等语。该卡尔·京特博士乃忠实可靠之技术人员,在商厂未觅得华籍工程师替代以前,实有继续雇用必要。拟请钧府俯赐专呈,准予雇用,免于遣送回国。该卡尔·京特博士及其妻……由商厂负责看管,勿使逾越商厂范围。将来该卡尔·京特博士夫妇我政府如需传讯,由商厂负责伴送到案。庶与政府法令及商厂复兴工作俱可兼顾,理合检同。”时任南京市市长的马超俊于1945年12月3日批复同意。这样,卡尔·京特博士一家得以继续留在江南水泥厂工作和生活,直到1950年才回德国。卡尔·京特回国后,一直从事技术工作,直至1987年去世。

    卡尔·京特在中国人民遭受战争灾难时,放弃优越的生活和良好的工作,不顾个人安危,帮助、保护、救助危难之中的中国普通百姓,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卡尔·京特保护中国人民的善举,超越了国家和民族的界限,彰显了人性之美和人间大爱。

    (全文完)

    文中所示档案资料为南京市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2月30日 总第3010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