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京特:挪亚方舟的护航者(三)

作者:特邀撰稿人 夏 蓓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12-26 星期一

照片说明:卡尔·京特(左四)与江南水泥公司护厂队队员合影

    1937年12月6日,辛德贝格来到南京城里向史密斯公司和江南水泥公司(也称江南水泥厂)天津董事会发出电报,汇报了他们一行的情况。江南水泥公司天津董事会收到这封电报后,知道卡尔·京特一行已安全抵达江南水泥公司并开始工作,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12月9日,日军打到南京栖霞附近,所到之处战火蔓延、火光冲天。日军飞机进行轰炸时,其中一枚炸弹就在江南水泥公司附近爆炸,厂房玻璃震坏受损。也就是在这一天,栖霞沦陷,因江南水泥公司悬挂德国、丹麦旗帜,日军并未进入。日语翻译颜景和在1938年5月给江南水泥公司天津董事会的述职报告中写道:“12月9日战事迫近栖霞,公路附近,竟一片焦土,农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当日日军进攻栖霞,日机曾抛掷炸弹多枚……栖霞一战后,死人不少……地方民众,避乱难民,受枪弹之伤,以及患染疾病者,不知凡几。”

    日军占领栖霞后,屠杀、纵火成了一种模式,身无居所的栖霞难民为了躲避杀戮,纷纷来到由卡尔·京特和辛德贝格保护下的江南水泥公司。为了保证难民在厂里有序生活,卡尔·京特、辛德贝格等人紧急商量决定设立难民营。从1937年12月11日开始,江南水泥公司大量接收难民进厂。颜景和在述职报告中记载:“来厂避难者,数以千计。只因同属国人,为良心所驱使,不得不设法收容。”

    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分南厂和北厂两个区:南厂有两排二层工房,厂区较大,主要给老、幼、病、残的难民居住;北厂难民居住的地方多是用稻草、竹竿搭建的简易工棚,难民多来自南京周围乡镇居民,也有来自京沪铁路逃难过来的百姓。卡尔·京特和辛德贝格将难民分组管理,还组织起护厂队,配有猎枪和狼狗,日夜巡逻,保证工厂和难民营的安全。当他看到日军侵扰乡民、职工,并有房屋被烧,就与南京城内的驻德使馆联系,希望增派10名中国警察来江南水泥公司维持治安。

    颜景和在给董事会的述职报告中记述了卡尔·京特、辛德贝格设立难民营的情况:“日军占领栖霞后,即不时来厂骚扰、捣乱,一日来数次,或数十次。”遇有日军闯入难民营意图强奸妇女时,卡尔·京特等人都会挺身而出,加以阻拦。“堆存江边之洋松木料,价值约七千元。日海军在(1938年)1月12日纵火焚烧……”护厂队闻悉急率百姓前往灭火,所幸洋松木料仅烧三分之一,其余运回厂内保管。

    江南水泥公司上海办事处常务董事庾宗溎在1938年2月给天津董事会的报告中,记述了卡尔·京特、辛德贝格等人护厂、建立难民营的情况,报告中记载:“厂内现有德使馆派往之京特先生、丹使馆派往之辛德贝格先生,翻译二人,沈济华君暨工作(人员)约四十名,厂外各处席蓬内及工人宿舍内辟为难民区,共收容附近乡民无处逃生者约五千人,均安吉。”

    卡尔·京特与辛德贝格见不少难民因战事受伤,便决定设立一所小型医院。辛德贝格专门从位于南京的金陵大学鼓楼医院请来医生和护士为难民治疗。参与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管理的徐莘农记载:“医院中贫病者,多亦惨不可言。”1938年2月20日,在庾宗溎给江南水泥公司天津董事会的信中写道:“送往栖霞工厂之衣服、药品、食物等等共六大木箱,分两批运往,京特君均收到。厂内甚安……”

    从1937年12月至翌年2月,江南水泥公司、栖霞寺难民写的请愿书及两份呈文,特别是栖霞寺长老写的一封“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的呼吁书,均由卡尔·京特译成德文,辛德贝格冒着危险将书信送进南京城内,分别交拉贝、德国驻华使馆等处。辛德贝格还将日军杀人、放火、抢劫等暴行整理成26个案例,亲交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秘书。这些书信、案例被《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关于形势的内部报告》、美国《密勒氏评论报》引用,向全世界揭露了日军的暴行。卡尔·京特还拍摄了大量照片来记录日军罪证。

    卡尔·京特在护厂期间还带领工人和难民进行掩埋尸体的工作。时任国民党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骑兵队兽医的罗祚威曾回忆说:“沦陷后日本骑兵分散到各村庄搜索,边搜查边放火烧房子……公路两旁躺满了死尸……有的是敌人捆住双手后用刺刀扎死的……尧化门营房,房屋都已焚毁,院坝中到处躺着死尸……天大亮后才走近栖霞山,见路旁死尸很多……走到江南水泥厂时,听说那里也收容难民,于是先到水泥厂。只见厂里铁栅栏门关着,有工人在守门。我们请他收留,他听我和(教导总队连长)高(振芳)都讲的是北方话,连忙说,‘我们都是老乡,快进门来’。他把我们安置在一间大屋里,并向一个外国人作了介绍(据说是厂主人请来守厂的)。以后,每天由外国人带领我们去江边打捞死尸,捞上来后埋在江边一个小山坡上。我一共捞了八具死尸,全是被火烧过的残骸,面目都辨不清了。大约在江南水泥厂住了七天,忽然听到北方籍的工人向我们说,日本人明天要来厂里检查,叫我们赶快走。”

    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在卡尔·京特、辛德贝格、颜柳风、沈济华、徐莘农及留厂员工的共同努力下,相比其他地方的难民营安全得多。

    在江南水泥公司常务董事陈范有起草的《厂史》中,也有对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的记载:“在国军撤守之际,地方糜乱。所有自南京至栖霞山之输电杆线,摧毁无遗。公司当局为适宜应变,商请丹、德两国售机器洋行分派代表,冒险驰赴工厂,协同留厂员工,尽力保护厂内所有财产。是以沦陷之初,工厂内部未遭破坏。并就厂址设难民区,拯救难胞三万余人。”

    在笔者看到的文献资料里,常会有“难民日增”字样出现,随着日军大屠杀暴行高潮过去,难民应该是越来越少,“难民日增”又是因何而起呢?这是因为日军从1937年12月13日占领南京开始,大屠杀持续6周,大致于1938年1月底结束。2月初开始,伪南京自治委员会和日军要求国际安全区在7天之内遣散难民,郊外难民也在驱赶之列。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是由丹麦、德国人管辖,可以不理睬日方和伪政府的命令。因此,大批难民听到风声后,为了保全性命,就近逃到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里。这便是导致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难民人数大量增加的原因。

    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是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维持时间最长的难民营。1938年3月,难民营内的人数达到高峰。4月22日,在沈济华、徐莘农给江南水泥公司上海办事处的信中写道:“难民在南厂者已经肃清,北厂留有百余,多为一时不能返家者。”5月12日,徐莘农又写信说明了详情:“北厂难民只余三家,不足三十人。南厂难民由曹先生办理,甚为安静。”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持续到1938年五六月份才遣散全部难民。因为流动性大,从江南水泥公司设立难民营开始到结束,共有3万多难民在此寻求庇护。

    经历日军大规模的屠杀暴行后,厂内有190多名工人身患疾病,卡尔·京特致信董事会,请求已经撤回上海的厂医李念慈回厂服务。他还在厂外农场建立分诊所为附近四五百名患病的平民治病。

    卡尔·京特用德国人的智慧和方法管理工厂,庇护难民,与日军周旋。工厂总技师赵庆杰在给江南水泥公司天津董事会的报告中写道:“昆君(即卡尔·京特)调度有方,留厂职工忠于职守,厂内安谧不啻世外桃源。”

    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的建立与南京城内难民营的建立背景不同。以拉贝为首的一批胸怀仁义之心的国际友人,当看到发生在南京的一场违反人类基本道义的暴行时,他们在南京城内建立起25个难民收容所,庇护了25万南京平民。江南水泥公司难民营是南京郊外最大的单体难民营,先后有3万人在里面躲过日军的炮火与屠刀,其背后策划者和组织者是一群坚决抗日的民族资本家,他们在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与正义仁爱的国际友人合作,共同保护受难同胞,不仅体现了人类大爱,更彰显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精神。

    拉贝在南京建立的难民营与卡尔·京特、辛德贝格在江南水泥公司建立的难民营是日军南京大屠杀时保护中国军民的两艘“挪亚方舟”。

    1939年3月6日,德国红十字会为表彰卡尔·京特的功绩,授予其红十字二级荣誉勋章及证书。

    (未完待续)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2月23日 总第3007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