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纪念南京大屠杀79周年

京特:挪亚方舟的护航者 (二)

作者:特邀撰稿人 夏 蓓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12-19 星期一

挪亚方舟爱之船

 1937年,在江南水泥厂难民营巡视的卡尔·京特(前排右一)。

    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役爆发,日军对上海的侵略遭到了中国守军和人民的顽强抵抗,其3个月灭亡中国的迷梦破灭,气急败坏的侵略者兵分三路向南京进发。

    1937年11月底,日军侵略的战火迫近南京栖霞山,江南水泥公司(也称江南水泥厂)开工投产一事只得停顿。公司的决策层为应变时局,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利用德国、丹麦是二战中的“轴心国”和中立国的关系,商请两国出售机器设备的洋行代表赴厂,协同留厂人员保护工厂。公司常务董事陈范又特别告知各方:“关于吾厂拟开机之事,请暂勿对外宣传。”于是,公司一边对外宣称“机器尚未安装完毕,尚未开工”,一边寻找合适的人选前来保护尚未开工的新工厂。

    谁是最适合保护江南水泥公司的最佳人选呢?公司董事会想到了与中国有着世代友谊的德国京特家族,目光落在了卡尔·京特身上。公司常务董事袁心武(袁世凯的次子)找到了卡尔·京特,希望他以德国电器设备供应商禅臣洋行代表的名义,到南京栖霞山保护刚刚安装完设备、尚未来得及投产的江南水泥公司。袁心武的想法是“借口与丹麦订购机器合同需点火试车后方付完货款,款未付清,产权仍属外商所有”,“在厂内挂出丹麦国旗”,同时让“德籍技师京特在厂内悬挂德国国旗”。1938年1月5日,据卡尔·京特的弟妹安内蕾妮·京特记载:“(唐山启新)水泥厂向京特家族提出请求,希望能拯救其在南京郊外的新工厂(栖霞山水泥厂)。据说战争在那里爆发时,他们的新厂才刚刚建立……他们(卡尔·京特和其他人)是否能克服重重困难到达那里,谁都没有把握。”

    袁心武开诚布公地向卡尔·京特表示:如果在战时你帮助我们保护了这座股东们以巨资建造、尚未投产的工厂,你在那里的工作能让我们满意,就不必再担心自己的未来。你将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此时的卡尔·京特正准备于1937年7月到中国内地开始他作为采矿专家的职业生涯,他的这份工作不但住房免费、薪酬优厚,而且还有赢利分红,他对即将上任的工作十分满意。然而,袁心武找卡尔·京特谈过话后,这个正派仁爱、乐善好施、果敢担当的德国年轻人,毅然放弃了自己十分喜爱并且待遇优厚的工作,爽快答应南下护厂。江南水泥公司见卡尔·京特态度果断,就任命他为江南水泥公司代理厂长,并将卡尔·京特南下护厂的任命立即通知了位于栖霞山的江南水泥公司。

    江南水泥公司在确认了京特同意南下护厂的信息后,董事会做出了如下决策:

    一、工厂大型设备已安装完毕,短时间无法移动。只好将重要可拆卸零件部分拆下,与重要工具一起埋在地下或藏于河中,或在密室中藏匿,以免机器被日本人利用。

    二、将所有厂内重要机器图纸、账册等文件分装7箱,随部分职工撤退到汉口,存放在启新公司汉口办事处。

    三、组织厂内职员及家属撤退,免遭日军伤害。撤退地点分为湖北省汉口市和安徽省石埭县,另设留守组。

    四、天津董事会将派德国人卡尔·京特前来护厂,留守组在人员和资金方面予以配合。在卡尔·京特来厂之前,遇到战事紧急、生命无保证的情况下,留守组可就近暂避。

    1937年11月27日,卡尔·京特与日语翻译颜景和,随启新公司总技师王涛从河北唐山赶赴上海。他们一行到达上海时,街头的景象让卡尔·京特为之震惊,他眼里所看到的是战争过后的街巷破败、瓦砾遍地、商户倒闭、血流成河。他们一行3人来到了位于福州路30号的汇丰大厦,准备与丹麦史密斯公司驻中国代表事务所接洽、了解该公司在江南水泥厂设备的全部情况,在这里卡尔·京特结识了以后一起护厂、保护难民的丹麦人辛德贝格。辛德贝格已把他要和卡尔·京特一起赴南京护厂的消息打电话告知了德国驻华大使馆南京办事处。12月1日,卡尔·京特与辛德贝格分别去了德国和丹麦驻沪总领事馆,两国总领事馆分别为他们出具了证明。德国驻沪总领事馆一位副领事给卡尔·京特出具了用英文打字机打印的《证书》:“查本国侨民京特,奉派前往南京附近江南水泥厂驻守,以便保护上海德商之利益,合行此照,证明须至执照者。”

    此时,京沪线已处在战火之中,他们只能从苏北绕道奔赴南京。12月2日,卡尔·京特、辛德贝格、颜景和以及英语翻译李玉麟一行4人从上海乘船出发,经南通城外的天生港登岸后到达南通城内。据1938年3月下旬回到上海的辛德贝格回忆说:“上年赴厂时自通州(南通)以西,无舟船可乘,幸李玉麟君沿途设法。李君在通州向轮船公司请商,得一汽艇赴扬(州)。在扬州向友人借得汽车(越江)驶往镇江,在镇江觅得同乡,获乘由镇开京最末次火车而至龙潭。如无李君,或不免中途返沪。”在南京市档案馆江南水泥厂的档案中有一份1938年5月颜景和写给江南水泥公司董事会的报告,描述了他和卡尔·京特、辛德贝格等一行4人从上海奔赴江南水泥公司的情景:“时战事在苏(州)、(无)锡一带,京(宁)沪间不能通行,于是绕道江北,经(南)通、如(皋)、泰(州)、扬(州),渡江至镇江,转车到栖霞。当职等行至江北,情况极为紊乱,军队云集,难民塞途,船只封差,交通梗阻,日机轰炸,人心慌张,士兵检查,到处留难。职等沿途几经危险,数受惊吓,但以职责所在,虽艰苦备尝,终于抱定牺牲精神,不避危险,而达栖霞厂。”

    1937年12月5日,卡尔·京特、辛德贝格等4人终于一路风雨兼程,到达了位于栖霞山的江南水泥公司,阴沉了多日的天气也放晴了,似乎上天也感觉到了江南水泥公司可以得到保护了!

    (未完待续)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2月16日 总第3004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