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缂丝挂屏中的文津阁

作者:张 静 闫桂莲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10-31 星期一

    在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内保存着一件清乾隆年间的《缂丝文津阁挂屏》,该缂丝挂屏是乾隆帝第六子永瑢亲手绘制、由内务府造办处制作的,屏心用缂丝技法织出文津阁风景图案。乾隆三十九年(1774)文津阁在承德避暑山庄万树园以西的山脚下动工,第二年竣工。文津阁外峰石林立,洞府可探,宛如一座别致的园林。

探源初心 只为贮藏

    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清廷设四库全书馆,随后又陆续建造了贮藏《四库全书》的地方,分别是:北京紫禁城的文渊阁、京郊圆明园的文源阁、陪都盛京宫殿的文溯阁和承德避暑山庄的文津阁,被称为“北四阁”;扬州大观堂的文汇阁、镇江金山寺的文宗阁和杭州圣因寺的文澜阁,被称为“南三阁”。

    在文津阁东边的亭子内有一高大石碑,碑首、碑趺和碑身周边都雕刻着精致的蟠螭纹和雷纹图案,碑身正面用满、汉两种文字刻《文津阁记》,背面为《题文津阁》;碑身两侧分别刻有《四库收精要》和《建由甲午成乙未》。《文津阁记》记叙了建造文津阁的意义和目的。《四库全书》分为三类:一刊刻,一抄录,一祗存书目。其刊刻者,以便于行世,用武英殿聚珍版刷印。但边幅颇小,“爰依《永乐大典》之例,概行抄录正本,备天禄之储,都为四部。一以贮紫禁之文渊阁,一以贮盛京兴王之地,一以贮御园之文源阁,一以贮避暑山庄,则此文津阁之所以作也……”

    细品此文,方才明了。北四阁用渊、源、溯、津四字为名,暗喻学术研究的途径,文津阁的“津”字意为水的渡口,文津就是文化知识的渡口,要获得知识必自此问津。

    《四库全书》按经、史、子、集分类,承德避暑山庄的文津阁所藏这一部,于1913年运回北京,藏于文华殿古物陈列所,几年后,转藏于京师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前身)。

建阁奇妙 文化交融

 清乾隆 缂丝文津阁挂屏 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藏

    文津阁巧妙结合了北宋书画家米芾的宝晋斋和明代范钦的天一阁的修建手法。乾隆帝曾写诗称赞文津阁,道:“米家范氏两兼奇,而今御园所欠少。”

    范钦是明代著名的藏书者,他因恐其珍贵图书被毁,便修建了一座藏书楼。范钦借《易经》中的“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一语,给藏书楼命名为“天一阁”,取其以水克火之意。至乾隆三十八年(1773),“天一阁”内的藏书基本完好,这在湿度大、虫害多的南方,是非常难得的,从而受到乾隆帝的关注,遂派江宁织造寅著到天一阁进行详细考察,所得数据成为文津阁建造的依据。

    藏书忌火烧、虫蛀、潮湿霉变和长期日晒。文津阁在设计时便力求防止和避免以上问题的发生。文津阁从外看去为两层建筑,实为三层,中间一层是暗层,为藏书所用。这样的建筑布局避免阳光直射书籍,有利于保存。文津阁顶层的六间相通,意为“天一”,底层的六间分隔,意为“地六”。它在用色上也极为讲究,此阁顶覆以黑色琉璃瓦,黑色在五行中属于北方玄武,壬癸水,意为防火。文津阁从布局到建筑款式与天一阁相仿,但因是皇家藏书楼,规格又高于天一阁。

    同治五年(1866)五月,文津阁的顶部有部分坍塌,六月,热河都统麒庆奏请修葺。据《热河园庭现行则例》记载:“同治五年(1866)六月,热河都统麒庆、热河总管锡奎、忠广会奏,为文津阁渗漏情形愈重,势难再缓,拟请勘估筹修,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同治六年(1867)五月,清政府派人开工修葺文津阁顶部,九月竣工,但原本的黑色琉璃瓦改为布瓦。在此之后,清政府逐渐对文津阁的保护、修缮重视起来。不知麒庆是否知晓,他的一纸奏折为后人留下了如此宝贵的文化财富。

    如今,贮藏《四库全书》的地方只保存下四处,文津阁便是其中之一。北四阁中贮藏的《四库全书》更是命运多舛,只有文津阁本《四库全书》是现存唯一一套原架原函原书保存的版本。文津阁虽已不再是藏书楼,但其建筑风格对研究清代建筑有着重要的价值。

手绘挂屏 工艺精湛

    缂丝工艺从遥远的埃及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传到中国,深厚广博的中国文化将这一外来的纺织工艺逐渐中国化。因缂丝工艺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艺术魅力,被誉为“织中之圣”。明代宫廷内的“御用监”下设“缂丝作”来管理缂丝的生产,至成化年间,缂丝生产繁盛起来。到了清代,缂丝作品不论是在数量还是在工艺水平上都达到了一个高峰。而挂屏在清代也十分流行,是宫廷中常用陈设,备受帝后喜爱。

    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藏的《缂丝文津阁挂屏》所反映的历史原貌,对恢复文津阁原貌具有重要的参考借鉴价值。这件挂屏宽1.15米、高0.83米。四周用紫檀木镶嵌成边,边宽为4厘米,厚度为3.5厘米。挂屏精美庄重,屏心为绢地。左上方缂有御制题文诗一首:

    建由甲午成乙未,四库将因备弆珍。

    即此钞刊未及半,羡他渊海那探真。

    图书先贮古今集,言行惟期枕葄循。

    偶至据床辄蒿目,望洋徒自愧知津。

    诗的落款是“御制题文津阁诗”“子臣永瑢敬书恭绘”,并有两枚朱篆方章,一枚是“子臣永瑢”,一枚是“夙夜滋恭”。

    这首诗写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五月,诗中明确写出文津阁于乾隆三十九年(1774)动工,第二年建成,《四库全书》将靠它来珍藏。当时《四库全书》抄刊尚不及一半,所以先贮放《古今图书集成》。乾隆帝根据自己的认知对阁中庋架排列《古今图书集成》的盛况,描写得淋漓尽致。由此可知文津阁内原藏两部重要丛书,一部是《古今图书集成》,另一部是《四库全书》。

    这件缂丝挂屏展现了文津阁全貌,可以清楚地看到文津阁坐北朝南,主体建筑处于山环水抱之中。四周砌低矮白灰花墙,山下有洞、桥,阁后是花园,树林茂盛,整组小景,占地不多,却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造型匠心独运,园中有园,自成气候。

    此件《缂丝文津阁挂屏》做工精细、纹路清晰,晕色自然。它采用了“双面透缂”的织制工艺,运用了“掼”“构”“结”及“长短戗”“参和戗”的缂丝技法。同时,在制作过程中,工匠还大量使用不同色相的色丝捻成合色线,来突出明暗变化。

    《缂丝文津阁挂屏》在方寸之间,集中把文津阁的营建背景、建筑规模及缂丝的工艺、挂屏装饰融合到一起。这件挂屏无论从其精湛的工艺技巧还是艺术价值上都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0月28日 总第2983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