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金秋菊影遍津门

作者:特邀撰稿人 吉朋辉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10-24 星期一

    金秋时节,百花凋零,唯有菊花合着时令姗姗而至。中国文人将菊花视作品行高洁的象征,金秋相约赏菊,早已成为一种传统,这种传统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天津十分盛行。人们种菊、访菊、展菊、画菊、摄菊,各种与“菊”有关的活动精彩纷呈,《北洋画报》《益世报》等对此多有记载。

罗园艺菊注重雅致

 1928年11月24日,报人王小隐在《北洋画报》菊花专页上对去罗园访菊之事进行了报道。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天津有许多艺菊名园,如新农园(管园)、王园、玉芳园等。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罗开榜的罗园。罗开榜曾任北洋政府陆军部次长,1926年退休后到天津定居。他酷爱菊花,任陆军部次长时就在北平寓所开辟了菊园,并不惜重金广收新种。到天津后,他买了10余亩地(今南开大学校址八里台附近)号为“罗园”,种菊数千株,一时成为津门艺菊翘楚。

    一般人种菊,用“杆插”之法,也就是插栽上年的母本生出的嫩枝。罗开榜则用“晒子”之法,通过授粉使菊花结子,来年重新播种。这种方法虽耗时费力,却容易因变种而出现前所未有的佳品。罗开榜每年种菊三四千株,新品迭出,到1928年,这样的新品已积累至700余种,能列入上品的有50余种。他在选择菊花品种时,不注重植株高大,以花的形色新异、株叶匀净为重。所以,他的菊花多有雅逸之品,很受文人雅士的喜爱。

    罗开榜虽然爱菊,但并非秘不示人,而是乐于与人分享。每年阴历九月至十月间,他都会选择五六百盆佳品置于玻璃房中,任人观赏。1928年11月的一天,袁世凯次子袁克文、小说家刘云若、报人王小隐等相携到罗园访菊。王小隐在《北洋画报》上撰文记述了这次访菊,他这样描述罗园的菊花:“屋数楹,自地以达后檐,盆盎累高骈列,霞绮云蔚,皆菊也,度不下七八百种,翠叶金铛,各擅胜致,或以色,或以态,或以韵,或以奇,或以致,澹雅宜人,不觉怳然自失,尘思尽涤。”赏菊之后,他们进行了诗词唱和。袁克文创作了一首《踏莎行》,其中有一句这样写道:“黄花亦自绕篱栽,悠然不见南山耳。”

南开菊展比赛起名

    1921年,南开中学成立了花木委员会,对于菊花的搜罗培植不遗余力,到1929年,菊花的新异品种已经达300余种。花木委员会在当年11月份组织了菊花展,向校内师生及社会开放。展览在该校大礼堂举行,所陈列的菊花,除了花木委员会自己精心培育的珍奇品种之外,还有从校外借来的一些珍品参展。《益世报》报道,这些菊花“其茎之高者能达八九尺,矮可五六尺,朵之大者直径十五英寸,小者几乎数分”。在此次展览的过程中,组织者还划出了一部分菊花向参观者出售。

    1930年,南开中学的菊展更是热闹。为了组织这次展览,南开中学特别设立了艺菊委员会,由数名教职员担任,颇为尽心。他们种出的菊花达3000余种,新品百余种。11月8日展览开幕,16日闭幕,连续8天车水马龙,人潮涌动。据统计,平均每日参观人数多在千人以上。在这次菊展上,委员会还别出心裁地选出了部分尚未命名的新品种,向社会征集名字。各界参与十分踊跃,委员会最终收到1500多个名字,其中被评选为前3名的是:“紫燕双语”“紫电吴钩”“醉舞春风”,入选前20名者每人获赠菊花一盆。最后还以投票的方式选出了“领袖群芳”的菊花10株,前3名的名字为“云林文豹”“凤池春色”“古彝”。

    菊展开幕之日,时任校长张伯苓也到场参观。当人们称赞校方栽培有方的时候,张伯苓说:“种自名贵,栽培何有哉?犹之四方来学者,因材而利导之,利导之力有限,要在天赋与自好耳。”大意是栽培菊花就像栽培青年人才,重要的是根据其天赋与爱好因势利导,发挥其优长。张伯苓巧妙地借菊花的栽培,形象地说明了他“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

联合菊展别开生面

    1929年11月16日,《北洋画报》上刊登了一则启事:“同人等共惜芳华,夙耽幽赏,爰邀雅集,期成大观,特于16日起至18日止,于大华饭店举行菊花大会,公开展览。广征佳品,兼罗丹青;貌取丰神,并及摄影。”这是北洋画报报社和撷芳画社共同主办的“天津菊花画影联合展览”,他们将菊花和以菊花为题材的绘画、摄影作品汇聚一堂,别开生面。

    为了办好这次展览,主办方还向津门各菊园主人广征展品,最终征得菊花珍品40余种,罗园、南开中学都有珍品送展。在丛菊环绕的展厅墙壁上,悬挂着此次展览的书画和摄影作品。除了撷芳画社提供的国画作品100余幅外,陈恭甫、林向之、苏吉亨等津门绘菊名手都有作品参展。这是一次中西合璧的美术展览,绿蕖美术会还选送了西洋画作品18幅,其中有水彩画、粉彩画和油画,这让展览更加丰富多彩。菊花摄影展作品也相当丰富,有摄影家同生的着色菊花摄影18幅,北画主人作品10幅。另外,绿蕖美术会摄影班送展的45幅作品,取意之奇、布光之得当,令人叫绝。据载,此次展览“到会之名人耆宿,多观赏流连,良久不忍去焉”。

    文中所示档案资料为天津市档案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0月21日 总第2980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