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中国的林德柏”孙桐岗天津之行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9-28 星期三

    1933年6月26日至7月20日,毕业于德国国家民航学校的孙桐岗,驾驶着自费购买的飞机“航空救国”号,克服种种困难,横穿欧亚大陆,从德国飞回中国,打破了美国人林德柏格单机自美国纽约直飞法国巴黎的世界纪录。回国后,孙桐岗受到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时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赠匾“壮志凌霄”。同年9月,他与同学王祖文又驾驶飞机进行了一次全国飞行。《大公报》《益世报》《天津商报画刊》对此事进行了连续报道。

    1933年8月初,孙桐岗刚返回家乡山东济南,天津市常务整理委员会就发函邀请他到天津进行飞行表演:“前上世电,计达台览,顷阅报载,本日返济,欣忭无量。同志横越欧亚,为国增光。值兹航空发轫,有斯壮举,影响所及,殊非浅显。尚祈命驾来津表演绝技,一扩眼界。本会谨代表柝津人士,深致欢忱也。不一。天津市常务整理委员会叩。”孙桐岗看完邀请函后,他决定稍做休整,在9月进行一次全国飞行,从济南出发飞经上海、杭州、安庆、汉口、郑州、西安、太原、石家庄、北平(今北京)等地,最后到天津进行飞行表演。

    10月27日,孙桐岗与王祖文驾驶飞机从北平飞抵天津。下午2时许,平时冷僻的天津东局子机场早已人头攒动。当日的机场治安由天津各校的童子军和公安局保安队维持。国民党天津市政府代表、河北省政府代表至机场迎接,河北省政府为示隆重,特命军乐队到机场助兴。3时27分,只见机场西北方隐约有一飞机出现,不到两分钟,“航空救国”号便飞至机场上空。欢迎人群向空中摇旗欢呼。随后,孙桐岗驾驶飞机在低空飞行,绕场3周后才降落。待孙桐岗与王祖文下飞机后,众人为一睹二人的风采,冲破警察的警戒线蜂拥而上。孙桐岗应接不暇,便纵身一跃站于机翼之上进行即兴演讲。他说:“兄弟今天驾驶一架破旧飞机来到天津,蒙诸位这般热烈欢迎,实为惭愧。诸位自从去年以来,向未看见本国飞机,所看到的全是日本飞机,今天居然有本国飞机到来,自然非常高兴,今天的飞机,不是来掷炸弹,是来作宣传航运建设运动的……兄弟驾驶这架飞机,经过开封、郑州、彰德、北平等处,没有一处不是照预定时刻早到,从没误过半分钟,今天由北平动身,承那方人士,极力挽留,但我终要守时刻,所以还是飞来。”即兴演讲结束后,孙桐岗与王祖文在代表们的陪同下乘坐汽车抵达法租界六国饭店休整。当晚,孙桐岗与王祖文参加了天津市政府为他们举行的欢迎大会。

    28日上午10时,在天津市国民党党部大礼堂召集各团体给孙桐岗、王祖文开欢迎大会,会场内张贴了“有飞机大炮,才有公理正义”的标语。在会上,孙桐岗进行了演讲,他称:“与祖文驾机试飞全国,倘在欧美则为极普遍之风气,今受国人热烈欢迎,实觉愧怍。论者以为国人近年遭遇敌人飞机之威胁,窒闷已极。现在情绪之喜烈,心理使然。但吾人应利用此可贵的心理,从事实际工作,其法惟(唯)何,即‘航空救国’是,吾中华民族,国家疆域大于人,人口众于人,而国防不修,门户大开,宜乎四省土地,坐观沦陷,繁荣都市任人蹂躏,言之令人痛心。第一次世界大战以降,列强在国防上所得之认识,即从平面的进而为立体的竞争于空军之补充,不遗余力。意大利现有飞机三千架,犹以为不足,墨索里尼曾发表豪语曰,‘十年后意大利飞行队可遮蔽天空阳光’。其抱负有如此者,关心国际时局之人,咸惴惴以一九三六年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夕。而国内军备庸庸无所成就,自卫不可,胡以对人,情势若斯,宁不可悲!所幸国人顷已有彻底之觉悟,对于航空事业提倡甚力,捐购飞机,各地相效成风。桐岗与祖文来津之日,此间各界复有天津号飞机筹备委员会之组织,实为慰快。今后提倡航空事业,桐岗主张应从两步作起,一为训练人才,一为制造飞机。”下午4时,孙桐岗与王祖文二人又赴南开大学演讲。

    29日上午10时,天津市中等以上学校联合会邀请孙桐岗与王祖文演讲,下午3时他们又赴天津基督教青年会演讲。30日下午3时,孙桐岗与王祖文驾驶飞机离开天津飞回济南,至此顺利完成了全国飞行计划。

    在进行全国飞行时,孙桐岗与王祖文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向民众宣传抗日思想,民众的爱国热情一唤而起,各地捐资购置飞机有20余架。孙桐岗所到之处,无不受到英雄般的待遇。在《天津商报画刊》上刊登的《林德柏与孙桐岗》一文这样写道:“林德柏(即林德柏格)是美国人最欢迎的人,孙桐岗是中国人最欢迎的人,所以有人称孙桐岗为中国的林德柏,并非溢誉。林德柏和孙桐岗,不仅是美国和中国两国人最欢迎的人,而且是全世界各国人,都敬重的人。故林孙飞行所至,各地官民,都加敬礼,像他们这两位,才算是现代最露脸的英雄,最值得人们羡慕的了。吾友近作一诗,有‘交友应如林德柏,生子当如孙桐岗’之句。想读者都有同感吧。” 

1933年8月15日,《天津商报画刊》刊登的孙桐岗与父亲的合影及《欢迎孙桐岗之艺术家》一文。

    

1933年10月31日,《天津商报画刊》刊登的《迎孙席上琐记》一文(部分)。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9月23日 总第296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