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旅蒙商:蒙古高原那远去的驼铃

作者:杜心宽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9-28 星期三

    200多年前,蒙古高原商道上行走着一群群赶着驼队、挑着货物的商人——旅蒙商(关内商人旅蒙行商的简称),这支由汉族和回族商人组成的商贸群体,也被称为边商、买卖人或羊客。

旅蒙商使用过的“照票”

    清廷平叛军 蒙地起行商

    旅蒙商始于清康熙年间。噶尔丹叛乱后,清军经内属蒙古中西部地区西征,粮饷、马匹和其他军需品由随军商人协助供给,这些商人被清廷命名为“皇商”。在行经锡林郭勒盟地区时,清廷允许蒙古各部各旗向军队出售马、牛、羊、驼等牲畜。同时,由理藩院另外设置一营,让随军商人在营中与牧民交易,并派专员管理。后来,这种随军贸易逐步扩大,旅蒙商又开始与蒙古各部王公贵族贸易。噶尔丹叛乱平息后,清军退回内地,可蒙古地区易物贸易的丰厚利润,令一部分商人留在此地。

    清代统治者虽在蒙地实行分隔统治,不容许各旗蒙民跨旗界自由流动,也不容许关内汉人随便到蒙地经商或谋其他生计,但为维护统治,满足其政治同盟蒙古上层统治者对商品的需求,笼络和控制蒙古诸部,只好有限制地允许北部口外的贸易活动。时间一长,驻守蒙古地区的封疆大吏及其下属官员、蒙古王公贵族、寺庙上层喇嘛,都和旅蒙商有了瓜葛,且互相利用——旅蒙商给他们好处,他们暗中庇护旅蒙商。结果是“禁者自禁,来者自来”,禁令不断松弛。道光以后,随着形势的变化,清廷的限制越来越松,到蒙地做买卖的商人也就越来越多。

    众多的旅蒙商中,有晋商、京商、陕商、鲁商和南方商人等,但京、晋两帮人数最多,势力最大。两帮相较,晋帮占十分之七,京帮占十分之三。为操控市场,旅蒙商还建立了商会和行会组织。如康熙年间晋商在库伦建立的“十二甲首”和同治年间在包头商业、手工业中分出的“九行十六社”等。

    营业有“执照” 贸易跨国界

    在蒙古地区进行贸易的旅蒙商,需到理藩院或设在归化、察哈尔、多伦诺尔、库伦等地的将军、都统衙门等处领取票照。票照分为部票、限票和照票等,多用满、蒙、汉三种文字书写,也有仅用蒙文和汉文书写者。其内容一般包含商人姓名、商品名称和数量、经商地点、起讫时间(最长不得超过一年)。早期的票照还明确规定不准携带家眷、娶妻立户、苫盖房屋、开设店铺,严禁输入铁锅、小铁器等金属物品(防止自造兵器),严禁放贷白银等。旅蒙商除交纳请领票照费外,还要缴纳多种税费,包括支搭帐篷的地皮税、放牧的草地税、商品交易税、出入关卡税等。除棺材不征税,任何商品都要征税。若携带的商品与票照上填写的内容不符,所贩运商品即有被罚没之虞。

    旅蒙商的商贸活动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专为各旗王公、札萨克采办各色物品,所需钱款,由商人垫付,月息三分。一年之内,还本概不付息;一年之外,需偿还利息;若过三年,则利上加利。每到偿还期,王公贵族们以牛、马、羊、驼等作价抵偿。经营此项业务的主要是大盛魁、天义德两家,尤以大盛魁为最。每年,乌里雅苏台至归绥之间延绵数千里的商道上,旅蒙商交易来的数量庞大的马、牛、羊、驼等牲畜络绎于途,蔚为壮观。在归绥,他们将换回的牲畜批发给北京、天津、山西等地的商人。第二类主要是在各路商贩屯转处,居间为行商介绍业务,抽取佣金。第三类专事贩卖米、面、茶、烟、布匹等各种杂货。第四类是在蒙地租种地亩,以谷物为主,蔬菜为辅,所产谷蔬售与蒙人。农商兼顾,皆有字号。

    旅蒙商还将货物销售到俄、法等欧洲国家,也把一些欧洲商品运销内地。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规定:“凡两国人民持有护照者,俱得过界来往,并许其贸易互市。”中俄贸易的大门就此打开。1727年中俄《恰克图条约》签订后,双方建立恰克图市场,除延续《尼布楚条约》旧例,又规定不收商税。在清廷实行海禁的情况下,旅蒙商便北上走陆路展开对外贸易。“康熙年间稍成聚落”的恰克图,很快发展成中俄贸易的中心。清代,旅蒙商运销俄国的大宗商品主要有茶叶、棉花、棉布、丝绸、烟叶、家具和日用品等。从俄国进口的商品主要是毛皮、金属和牲畜等。据统计,到19世纪中叶,在恰克图“中俄贸易额已达1000万美元,中国输出的主要货物为茶叶”。经由蒙古地区进行国际贸易的旅蒙商,基本出自那些规模较大的商号,如晋商创办的大盛魁、天义德、彩霞蔚、锦泰亨等。为不断推进蒙古地区的对俄贸易,大盛魁还设置通事行,专门培养通晓蒙语、俄语的商业人才。

    兴衰终有时 声声驼铃远

    到清代中后期,旅蒙商贸易规模发展得越来越大,仅归化城声名显赫的大商号大盛魁、元盛德、天义德、义和敦等,年国际国内贸易额均能达到500万两至1000万两白银;一善堂、三合永、庆中长、天裕德、大庆昌、永德魁、元升永等中等规模商号的年贸易额也都能达到10万两至15万两白银。旅蒙商的货物主要靠骆驼运输。仅归化城就有12家专营运输的驼行,每年出租骆驼7000峰至7500峰。一些大的商号都有自己的驼队。大盛魁全盛时期,雇员六七千人,有骆驼1.6万峰至两万峰。200多年的时间里,旅蒙商和他们的驼队在蒙古高原踏出了一条条通向远方、连接供需两地的商道。

    如今,旅蒙商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但其带来的繁荣与后来的急剧衰落,虽伴着几许叹息,却不曾被人们忘怀。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9月23日 总第2969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