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谁拍摄了大连湾第一张全景照片

作者:唐 勇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7-25 星期一

    大连市档案馆保存着一张大连湾最早的全景照片,它曾在《大连市史》中出现。从照片之下的标注可以了解到,该照片的拍摄地是现在的大连湾沿岸;拍摄时间是1860年;内容是英法联军第二次侵入中国北部时,其舰队进入大连湾港后部分军队登陆设营的情景;摄制者是英国海军大尉奥尔古德。为什么大连湾的第一张照片是1860年由英国海军大尉军官拍摄的呢?1860年的大连湾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1860年的中国战争:信札与日记》中的“大连湾示意图”
1860年英军随军摄影师拍摄的大连湾照片 大连市档案馆馆藏

    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后,1858年5月英法联军由大沽口入侵天津,迫使清政府签订了《天津条约》。此条约引起了清政府主战派的不满。随后,广东巡抚黄恩彤组织当地乡勇对英军在粤驻地发起进攻,并打死英军数人。被激怒的英法联军对广东乡勇进行了剿杀。余怒未消的英法联军于次年6月再次进攻了天津大沽口。此时,在大沽口布防的是清军僧格林沁部,他预先设下埋伏,重创了进犯之敌,英国海军司令贺布重伤、其副手阵亡,士兵伤亡过半。英军遭受此次重创促使其决心联合法国于1860年初派遣大批军舰再次进攻中国。由于“受伤”的英国人复仇心切,他们早早地就侵入了中国海域,同时为了等待法国舰队,便进驻到现在的大连湾各海口进行休整、训练。

    英国舰队之所以选择在此地驻扎,是因为早在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获胜的英国舰队在向南侵犯广州时,就对青泥洼(今大连)沿海一带进行过探查。

    关于英国舰队对大连湾侵占、驻扎的情况,在中英双方的历史文献中都有记载。在1900年出版的乔治·奥尔古德所著《1860年的中国战争:信札与日记》中译本中,有一张“大连湾示意图”,图中使用威妥玛式拼音将这一片海湾标注为“TalienBay”(音译为大连湾)。该图对当时英国海军及陆军各部在大连湾各海口的停泊、登陆、驻扎等情况有详细标注。

    从1860年的一组盛京将军玉明报给咸丰帝的奏折里可以看出,当时英国入侵者在大连湾的活动情况及清廷的态度。首先,英国入侵舰队是分批次闯入大连湾。实施登陆后,他们抢占了民房十余处,“且登岸牧马,演习兵阵,演练马队”。英国入侵者不顾中国主权,肆意测量这一海域的水位,绘制海图和地图,并擅自更改地名,如将红土崖湾称作“哈恩德湾”、旅顺口称作“亚瑟湾”、大和尚山称作“参孙峰”等等。其次,清廷对此的态度是“即使该夷大队登岸,仍应镇静……总不令衅自我生……”因此英军在我国内海从从容容地休整,然后顺顺利利地攻进北京城。

    对比中英双方的档案记录,我们能够确定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国入侵者在大连湾地区侵扰、驻扎了近4个半月的时间。英国远征军第一师驻扎地,应该就是这张照片的拍摄地。弄清楚这段历史就不难理解,大连湾最早的全景照片为什么是拍摄于1860年了。

    通过认真查证英国方面留下的历史资料,笔者发现在大连市档案馆保存的这张全景照片的拍摄者并不是《大连市史》所标注的“英海军大尉奥尔古德”,而是另有其人。

    在《1860年的中国战争:信札与日记》中作者写道:“我的名字被列为约翰·米切尔爵士那一师的助理军需主任……”;在第八封信中写道:“我迄今已做了将近十年的助理军需主任和中尉……”可见乔治·奥尔古德当时的身份是英国远征军第一师的中尉助理军需主任。书中收录的《1860年7月20日从大连湾兵营写给母亲的第十八封信A》中,乔治·奥尔古德写道:“贝阿托先生正和我们在一起,忙于战地摄影工作。上次我从加尔各答寄回家的哪(那)些照片也是他拍摄的……”译者专门注解:“贝阿托是当时随英军进行战地采访的意大利摄影记者,他还用相机的镜头记录了火烧圆明园前后的情景。”由此可以推断,《大连市史》中的大连湾全景照片,应该不是乔治·奥尔古德拍摄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书中收录了几张标注为“大连湾(8)(9)(10)(11)”的照片拼接之后,与《大连市史》中标注为“英舰队海军大尉奥尔古德摄影”的照片完全一样。

    由此可以断定《大连市史》的编撰者在引用《1860年的中国战争:信札与日记》时,误认为此书的作者乔治·奥尔古德就是照片的拍摄者。

    《大连市史》中还多处引用英国远征军随行翻译官罗伯特撰写的《北中国战争记》内容,该书于1861年在英国伦敦出版。此书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直到半夜才抵达一师的驻地……树篱中间有一条宽敞的大路,随军专业摄影师毕托在路上的一个大土堆上搭起了舒服的营帐……”这里所提到的“毕托(Beato)”就是《1860年的中国战争:信札与日记》中提到的“贝阿托(Beato)”,只是音译不同罢了。两者互相佐证,可以证实在英国远征军第一师确实有一位专业摄影师,他的名字叫——贝阿托(Beato)。而他正是大连湾第一张全景照片的拍摄者。

1860年英军随军摄影师拍摄的大连湾照片  大连市档案馆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7月22日 总第2942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