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寻亲记

作者:雷 婕

来源:家庭档案图文集

2016-07-21 星期四

 

一纸家书抵万金

    在我家,有一个尘封已久的铁盒,里面保存着一封家书,尽管当今社会是一个信息化发达的时代,各种电子产品层出不穷,人们之间的通讯方式多种多样。但是我家仍然没有丢弃这封原始通讯的信件,因为在我父亲心中,这是他最珍贵的东西。

    父亲因为十分挂念多年来杳无音讯的堂兄弟,想知道他现在何处,过得如何?但是苦于没有堂兄弟的联系方式和详细地址。手头上只有一封以前寄来问好的家书,家书上能够提供的信息少之又少。

    为了帮助父亲早日找到他的堂兄弟,亲戚们也发动周围关系,帮助父亲寻找那从未谋面的堂兄弟。能否找到远方的亲人,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1988年的一次简单的信件对话,成了近30年来堂兄弟间唯一一次交流。“我的兄弟还在那儿吗,现在过得如何?”类似这样的问题一次次在心坎里问询着,也是父亲心中过不去的“心结”。

    “找到了,找到了,终于找到了。”父亲在收到富阳外甥女的电话后,喜滋滋地向我报喜讯,激动得如孩子一般。原来,那封家信虽已泛黄,但内容依稀可见,“淳安安阳乡”,循着这个地址,带着一丝希望和牵挂,表姐在富阳公安局的协助下,在户籍档案资料库中找到了“雷栋煌”的名字,“对,就是他”。那时,高兴的一家人在顷刻间相互传递这份久违的亲情。

骨肉亲情终不忘

    多年牵挂终于有了回音。我们也从父亲的讲述中明白了这封家书背后的故事。

    原来,在1957至1971年间,建德县兴建新安江水电站,淳安、遂安两县共淹没49个乡镇,移民累计29.15万人,政府相继在省内桐庐、富阳、德清、金华、常山、兰溪等14个县安置约14万人。

兄弟相见

    听说那时我们家爷爷辈的亲戚响应国家号召,拿起行囊,背井离乡,进行大规模的库区移民,并先后在江西、安徽及本省淳安、建德、富阳等地安家落户,但后来发生我们所不想面对的事实,也就是亲人间断了联系,犹如一块石头沉入江底,不再有回响。

    家庭观念一直很重的父亲,当然不想就此了结,“寻亲”是他余生最大的心愿,如果可以,我寻思着也许他会走在这条路上,不回头。但是线索呢?由于没有现代化的通讯设备,不会使用高科技的“人肉”搜索,当然可能因为不是名人也不能被准确定位、定义。作为老头子的他,只能在平日里默默守望“家信”,儿时的约定,稚嫩的文字,每次翻看,都能会心一笑,这就是期盼、幸福。

    2014年7月26日,父亲带着“家信”,换上崭新的衣服,和一家人从建德出发,去淳安与兄弟会面,这个场景也许他想了很多遍,是喜悦?是紧张?是不知所措?怎样才能表达这一直以来的情意?到了目的地,不用刻意掩饰,他们紧紧地握手、相拥,泪水不禁落下。有趣的是,俩人都互称像各自的父亲。席间,父亲还是掏出了功臣——“家书”,没有它,也许就没有今日的重逢。读着家信,兄弟互诉衷肠,再次痛哭,随行的我们也都泪流满面。父亲还专门为此行作了一首打油诗:“带信件千岛寻堂弟,设酒宴兄弟话父辈,动情处兄长泪汪汪,望骨肉情深延万代”。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虽战火已逝,时过境迁,但家书传递亲情、祈福平安幸福的功能从未停止。(雷 婕)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