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本朝第一罪人”索额图的身死之谜

作者:特邀撰稿人 郭 琪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7-18 星期一

    索额图,出身显贵之家,他辅佐清康熙帝擒鳌拜,代表大清与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在平定西北准噶尔部之乱时也屡立战功,并担任正一品的领侍卫内大臣数十年。如此之人,最后竟死于禁所之中,并被康熙帝斥为“本朝第一罪人”,索额图是如何一步步沦落至此的呢?

功难抵过 终下决心


在《清实录》中康熙帝斥索额图为“本朝第一罪人”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清康熙四十一年(1702)十月,已经致仕(退休)在家的索额图,忽然接到一封信,内容是皇太子允礽在随康熙帝南巡到山东德州时,身患疾病,康熙帝命他速至德州随身侍疾。索额图看完信后心生疑惑,允礽身体一向健康,陪同康熙帝出巡也不是第一回了,怎么会突然病倒呢?尽管如此,他仍不敢怠慢,迅速收拾好衣物,带着几名心腹上路了。

    此时,远在德州的康熙帝也并未得闲,他的脑子里满是过去数十年与索额图的点点滴滴。顺治帝临终前为自己年幼的康熙帝钦定了4位辅政大臣,谁知,鳌拜趁索尼年老病多,协同遏必隆,逼死苏克萨哈,在朝中一手遮天。此时,索额图本已从侍卫迁任吏部右侍郎,为辅弼康熙帝,他又重新回到皇帝身边担任一等侍卫。在索额图的帮助下,康熙帝终于一举擒拿鳌拜及其党羽。这份功绩,康熙帝还是记得的。

    在入关前,清政府便经常与沙俄在边境发生冲突,直到康熙二十七年(1688),清军终于逼迫沙俄求和,索额图成为与沙俄谈判的代表。他提出“尼布楚、雅克萨、黑龙江上下,及通此江一河一溪皆属我地,不可弃之于俄罗斯”的谈判底线。次年七月,索额图、佟国纲等人在沙俄境内的尼布楚与俄国人进行了一番激烈争论后,最终严格按照康熙帝旨意,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保证了两国边境居民的安宁生活。在这件事情上,索额图也是有功的。

    解决完与沙俄的边境之争后,索额图又奔赴西北,随军征讨西北叛乱的准噶尔部。交战伊始,准噶尔部在首领噶尔丹的带领下与清军互有胜负,索额图因未能及时追击噶尔丹被降级留任。但当康熙帝御驾亲征之时,索额图奋勇向前,屡献良策,并亲自率兵作为先锋,得到了皇帝的认可。这份战功,也是索额图应得的。

    康熙帝想着索额图的这些过往,心头一紧。虽然索额图有着如此功劳,但所犯之事也绝非小错,其中更有让康熙帝绝难宽宥之处。康熙帝曾一忍再忍,甚至批准索额图致仕也是希望他能悬崖勒马,以成君臣之义。可惜的是,从各个渠道传来的消息,让康熙帝十分失望。索额图依旧对所犯之错不知悔改,常有怨尤之声,更意图不轨。对此,康熙帝终于下定决心做一个了结。

权倾朝野 党争倾轧

    索额图是康熙朝辅政大臣索尼之子,身家显赫,其以侍卫出身,深得康熙帝信任,在铲除鳌拜的行动中,他立下功劳。之后,索额图一边捉拿鳌拜余党;一边提拔原本被鳌拜打压的官员。索额图也因此被康熙帝倚为臂膀,被封为内国史院大学士,后改称为保和殿大学士,在朝中权倾一时。

    然而,索额图并没有时刻自省,反而被权力蒙蔽了双眼。只要朝中有新进大臣,索额图均要求他们投靠其门下,稍有不愿,便百般欺压。

    索额图的脾气乖张,平素待人动辄辱骂甚至动手,其门下官员没有不深受其苦的。如康熙帝的宠臣高士奇,他因屡次科举未中后经索额图举荐至詹事府,经过自己一番努力,升迁为内阁中书,领六品俸禄。康熙帝器重其学识渊博,特意赐他在西安门内居住。然而每次高士奇去拜见索额图时,他都会被索额图呼来喝去,肆意羞辱,以致高士奇怀恨在心,最终投靠明珠。连皇上身边的红人都是如此待遇,其他官员在索额图处所受之辱,可想而知。

    那些投靠索额图的官员为了晋升,便不断给他送金银珠宝。索额图也毫无顾忌,大肆收受,甚至还派人主动找到官员,提出要为其买官。

    同时,索额图还与朝中的另一位重臣明珠形成了党争之势。凡是明珠所请,索额图必会反驳,他甚至还命人暗中监视明珠的一举一动,稍有不当便组织官员对明珠进行弹劾。尤其在裁撤三藩的问题上,索额图与明珠更是斗得水火不容。索额图坚决反对撤藩,认为裁撤三藩必然会激起吴三桂等人的叛变,容易引起连锁反应,并建议康熙帝处死支持撤藩之人;明珠则表态支持撤藩,认为此事宜早不宜晚,如果吴三桂的势力继续扩大将更难对付。索额图与明珠二人在朝堂上争论不休,甚至煽动各自党羽为其上奏支持。一时间,朝堂的政务之争,变成了“索党”与“明党”的权力之争。

插手夺嫡 自绝生路


孝诚仁皇后(允礽生母)画像

    如果说索额图权倾朝野,大肆收受贿赂,与明珠之间的权臣党争等等康熙帝都能忍受,那最终让康熙帝震怒并决心处置索额图的导火索,便是他参与了夺嫡之争。

    康熙帝的皇后赫舍里氏在生下嫡长子允礽后便去世了,允礽两岁时被立为皇太子,从此康熙帝悉心教导,希望能培养出一代明君。索额图身为允礽的长辈,自然也是对他百般关爱,时常进宫看望。

    随着允礽的成长,康熙帝开始让他处理一些政务,例如南巡时命其监国等。索额图也是尽心辅佐,利用自己丰富的政治经验和在朝中的势力为允礽搭桥铺路。康熙帝一方面出于对允礽生母的深厚感情,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有索额图的帮助允礽能够更快地熟悉朝廷政务,遂默许了二人来往。

    可惜的是,这种父子君臣之间的和谐关系并未持续多久。尝到权力滋味的允礽发现自己虽然是皇太子,但与精明强干、低调务实的胤禛和广纳人才的允禩相比起来,自己的实力还是不足。他希望索额图能够为其在朝中广纳人才,扩充自己的人脉。

    索额图被康熙帝冷落后,觉得自己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不如以往那么牢固了。他不由暗自揣测:虽说现在允礽是皇太子,如果其他皇子夺嫡成功,自己肯定靠边站,到时候荣华富贵与身家性命能否保住都是未知数。于是,索额图下定决心,要帮助允礽顺利登上皇位。

    康熙二十五年(1686),索额图被任命为领侍卫内大臣,这是负责指挥与调度皇帝贴身侍卫的职位,掌握着皇帝在紫禁城内和出巡的安全,十分重要。索额图则利用职位之便来监视朝中大臣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康熙帝私下会见大臣时,索额图均会派人暗中记下,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及时告知允礽。

    随着时间的推移,允礽越发渴望能早日君临天下。但他看着自己的父亲身体健康、稳坐皇位,心中便开始焦躁不安,日常所作所为也渐有失常。这时,索额图不但没有指出允礽的不当行为,反而为了自己的权欲,在一旁推波助澜,他建议允礽采取非常手段“以成大事”。康熙帝得知此事后,不仅对允礽失望,更对索额图产生了反感,认为他身为外戚,所做之事实有不臣之举。

    事实上,在康熙三十九年(1700),就有人举报索额图有不臣之举,但那时康熙帝心有不忍,未加处理。怎知,致仕后的索额图依旧为允礽奔走,一直怂恿他“行大事”,这一行为触犯了康熙帝的底线。于是就出现了文首的一幕:康熙帝命索额图到德州侍奉生病的允礽。他一边趁此机会暗自观察二人举动,一边派人在京城搜集索额图的各项罪证。

死于禁所 千古骂名

    康熙四十二年(1703)五月十八日,康熙帝搜集到了索额图充足的罪证,下令严查索额图及其同党,谕曰:“(朕)观索额图并无退悔之意,背后怨尤,议论国事,伊之党类,朕皆访知。”次日,康熙帝又传谕索额图道:“尔家人告尔之事,留内三年,朕有宽尔之意,而并无退悔之意,背后仍怨尤,议论国事,结党妄行,尔背后怨尤之言,不可宣说,尔心内甚明。”当康熙帝将种种罪证摆在索额图面前时,他一下就懵了。在这次传谕时,康熙帝还说:“朕若不先发,尔必先之。”便是暗示索额图的不臣之举已是有了实际行动。尽管如此,康熙帝仍未直接处死索额图,而是“交宗人府拘禁,不可疏放”。索额图被囚禁后不久便死于禁所。

    事实上,康熙帝对索额图的憎恶远不止如此。康熙四十七年(1708),第一次废皇太子允礽时,康熙帝便斥责索额图的恶行说:“从前索额图助伊潜谋大事,朕悉知情,将索额图处死。今允礽欲为索额图复仇,结成党羽,令朕未卜今日被鸩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似此之人岂可付以祖宗弘业?”康熙五十一年(1712),允礽二次被废。大臣提议再次立储时,心灰意冷的康熙帝表示拒绝,并恨恨地斥骂索额图,称:“索额图私怀倡议,凡皇太子服御诸物,俱用黄色,所定一切仪注,几与朕相似。骄纵之渐实由于此。索额图诚本朝第一罪人也。”

    在康熙帝看来,自己最为宠爱并花费了大量心血培养出来的接班人,最后沦落到两次被废的下场,全由索额图所致,他如何能不恨呢?而索额图也最终背上了“本朝第一罪人”的千古骂名。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7月15日 总第2939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