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慈禧太后墨书真迹

——斥革载垣等顾命八大臣的谕旨

作者:高换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6-27 星期一

    1861年8月22日,咸丰帝病死于热河行宫。其尸骨未寒,宫廷内部就展开了一场争权夺利的激烈斗争,并引发政变,史称“辛酉政变”。随后,慈禧太后以幼帝名义起草的斥革载垣等顾命八大臣的谕旨。该文共260个字,其中虽有多处错字,行文既不规范,文笔又不流畅,但透过斑斑墨迹,仍可以看到当年那一场权欲的生死博弈。


1861年10月,慈禧太后以幼帝名义亲笔起草的斥革载垣等顾命八大臣的谕旨。

    事情的经过应从先帝的临终谕命说起。咸丰帝临终前办了三件事:一是将身边的“御赏”“同道堂”两枚闲章分别赐予慈安太后和其唯一的儿子载淳,并规定此后颁发谕旨,要在首尾处钤盖这两枚御印才能有效;二是谕命6岁的载淳继承皇位,定年号“祺祥”;三是委任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协办大学士肃顺、额驸景寿及军机大臣穆荫、匡源、杜翰和焦佑瀛八大臣辅理政务。在清朝,先皇驾崩、新皇即位原本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且幼主由大臣辅政也有先例。如顺治帝6岁继位,由叔父摄政王多尔衮辅政;康熙帝8岁登基,由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大臣辅政。而后宫是不允许参与政事的。慈禧太后却反其道而行之,肆无忌惮地干涉朝政,要除掉辅政大臣,自己掌管朝政。据清史记载,咸丰帝生来体弱,做皇子时随父皇南苑狩猎,曾从马上坠落摔伤了腿,有“跛帝”之称。慈禧于1852年进宫,1856年4月27日生下皇子,深得咸丰帝宠爱被晋封懿妃。一年后,慈禧又被晋封为贵妃。咸丰帝曾不顾祖制,让她批阅奏章,参与国事,日久天长权欲在慈禧心中滋长。此事引起朝中大臣的不满,为首的正是御前大臣肃顺,慈禧因此记恨他。在咸丰帝病重期间,肃顺多次以密信的形式提醒皇帝采取措施防范慈禧揽权,致使二人的矛盾达到水火不容的程度。咸丰帝临终前谕命肃顺等八大臣辅政幼主,慈禧心情很郁闷,她认为帮助儿子处理军国政务是母后皇太后的责任,怎能让肃顺等人独揽朝政。在强烈的权欲驱使下,慈禧开始密谋扳倒眼前这块绊脚石,煞费苦心地策划了一场政变。


紫禁城养心殿两宫太后垂帘听政处

慈禧太后

    第一步,寻求帮手。慈禧认为恭亲王奕訢是最好的人选。奕訢是咸丰帝的异母弟弟,曾担任过军机大臣;但最终却被排斥在顾命大臣之外,足以说明兄弟二人矛盾很深。慈禧太后利用奕訢到热河叩谒梓宫的机会召见他,透露了欲扳倒肃顺等人的想法,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奕訢当即表示愿意配合行动,并提醒慈禧热河不是他的地盘,此事要回到北京办理。此后,他们在热河与北京之间的密信往来不断。第二步,制造舆论。慈禧授意刚刚上任的山东道监察御史董元醇上了一道奏折,提出极为重要的建议:请求太后垂帘听政;另简派亲王辅政;为小皇帝选择师傅。以此制造声势,鼓动更多朝臣响应和支持。第三步,公开对峙。慈禧以商讨董元醇的奏折为由召见八大臣,明确表态接受垂帘听政的建议,但遭到坚决反对。清人笔记中有这样一段描写:载垣挥手抡臂愤然地说,董元醇这么一个小臣,竟敢如此胡言乱语,实堪发指。辅政乃我朝祖制,何曾有垂帘之说?此目无国法祖制之人,必当严旨驳斥,严惩不贷。慈禧见状非常生气,也大声训斥道,你们身为军机要员,连本朝的礼法都忘了吗?在太后、皇帝面前如此放肆,不是也实堪发指吗?肃顺见慈禧如此嚣张,挥手跺脚用更加强硬的口气大声说,董元醇实为乱臣,其所言上不符祖制,下不合民心,更对不起刚刚去世的大行皇帝。大行皇帝临终讲得很清楚,只能遵祖制,实行辅政,不能搞什么垂帘听政!慈禧见状,只得叹息作罢。肃顺等人随即以皇帝的名义起草谕旨,驳回董元醇的奏折。双方初次对峙以慈禧暂时退让而结束。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暗地里慈禧拉拢手握兵权的僧格林沁、兵部侍郎胜保以及实力派人物两江总督曾国藩等人,利用奕訢勾结外国列强为后盾,为实施政变做准备。

    10月26日,幼帝与慈禧太后以及在热河行宫的大臣、护卫部队等浩浩荡荡出发,5天后到达京郊密云。恭亲王奕訢率京师王公大臣出城迎接,向慈禧太后密奏政变事宜已经准备就绪,慈禧太后大喜,同时长长出了一口气。11月2日,慈禧太后将早已在热河拟好的斥革载垣等顾命八大臣的谕旨公布于众,向天下人宣告他们的种种罪行,随后剥夺了他们的辅政大权。不久,一道治罪诏书颁发下来,肃顺被斩首,命载垣、端华自尽,其余5人被革职或充军。这次政变成功后,慈禧、慈安两位太后携载淳开始垂帘听政。垂帘听政地点设在紫禁城养心殿内,皇帝御座后面设一黄色幔帐,两位太后并坐其后。因“祺祥”年号是顾命八大臣拟定的,故被慈禧废除改元“同治”。


由慈禧太后以幼帝名义亲笔起草的,经奕譞润色并修改的谕旨。

    然而,11月2日公布的谕旨并不是慈禧太后亲笔起草的原文。她写的原文是:

    八月十一日(9月15日),朕召见载垣等,虽(随)董元醇奏敬陈菅(管)见一折。一请皇太后暂时权理朝正(政),数年后,朕能亲裁庶务在(再)行归正(政);又在亲王中简派一二人令其辅弼;又在大臣中简派一二人充朕师傅之任。以上三端正合朕议(意)。虽我朝向无太后垂帘之仪,朕受皇考大行皇帝付托之重,何敢违祖宗旧制?此所为是(事)贵从权,面谕载垣等著照所请传旨。该王大臣阳奉阴违,自行改写,敬(竟)敢抵赖,是成(诚)何心?该大臣看朕年幼,皇太后不明国是,所至该王大臣如此胆大。又上年圣驾巡幸热河之议,据是载垣、端华、肃顺等三人之议(意),朕仰体圣心,左右为难,所至在山庄升遐。该王大臣诓驾垒垒,抗旨之罪不可近(尽)数。

    求七兄弟改写


醇郡王奕譞

    这份由慈禧太后起草的谕旨,其中有多处错字。慈禧知道自己墨书的行文不规范,且多处不畅,因此她在文尾特别注明“求七兄弟改写”。“七兄弟”即咸丰帝之弟、醇郡王奕譞。慈禧太后这份亲笔谕旨经奕譞润色并修改,首尾加盖“御赏”“同道堂”印,随即公布于众。

    文中所示档案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6月24日 总第2930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