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清《明定国是》诏

光绪帝怒斥顽固派的檄文

作者:高换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6-13 星期一

    当清王朝走向衰亡之际,曾升起过一丝救国的曙光,它就像寒冬里的一抹红色,给期盼“黎明”的人们带来了希望,虽然这份希望的“红”最终化作了鲜血。这就是发生在1898年的“戊戌变法”。因变法持续了103天,又称“百日维新”。其时,是由光绪帝颁发的《明定国是》诏拉开了这场变法自强的序幕。

1898年9月28日,戊戌六君子被处斩的谕旨。    

1898年6月11日,清光绪帝颁发的《明定国是》诏。

    《明定国是》诏洋洋洒洒500余字,简明而直接地表达出四层意思:一是以“试问今日时局如此,国势如此,若仍以不练之兵,有限之饷,士无实学,工无良师,强弱相形,贫富悬绝,岂真能制梃以挞坚甲利兵乎”的慷慨之词,揭示出了变法是最重要的国是;二是指出变法是夙愿,此前曾陆续颁发过改革之主张,“如开特科、裁冗兵、改武科制度、立大小学堂”等;三是号召王公百官以及士庶等中外大小诸臣,“努力向上,发愤为雄”,及时参与变革;四是倡导兴办京师大学堂,“以期人材辈出,共济时艰”。《明定国是》诏的原文如下:

    光绪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内阁奉上谕:“数年以来,中外臣工,讲求时务,多主变法自强。迩者诏书数下,如开特科、裁冗兵、改武科制度、立大小学堂,皆经再三审定,筹之至熟,甫议施行。惟是风气尚未大开,论说莫衷一是。或托于老成忧国,以为旧章必应墨守,新法必当摈除,众喙哓哓,空言无补。试问今日时局如此,国势如此,若仍以不练之兵,有限之饷,士无实学,工无良师,强弱相形,贫富悬绝,岂真能制梃以挞坚甲利兵乎?

    朕惟国是不定,则号令不行,极其流弊,必至门户纷争,互相水火,徒蹈宋明积习,于时政毫无裨益。即以中国大经大法而论,五帝三王,不相沿袭。譬之冬裘夏葛,势不两存。用特明白宣示:嗣后中外大小诸臣,自王公以及士庶,各宜努力向上,发愤为雄。以圣贤义理之学,植其根本。又须博采西学之切于时务者,实力讲求,以救空疏迂谬之弊。专心致志,精益求精。毋徒袭其皮毛,毋竞腾其口说。总期化无用为有用,以成通经济变之才。

    京师大学堂为各行省之倡,尤应首先举办。著军机大臣、总理各国事务王大臣会同妥速议奏。所有翰林院编检、各部院司员、大门侍卫、候补候选道府州县以下官、大员子弟、八旗世职、各省武职后裔,其愿入学堂者,均准入学肆习。以期人材辈出,共济时艰,不得敷衍因循,徇私援引,致负朝廷谆谆告诫之至意。将此通谕知之。钦此。”

    光绪帝此时此刻推出定国是之主张,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综观当时时局:国外,1894年爆发了中日甲午战争,结果以清廷失败并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而告终,一场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狂潮席卷而来;国内,面对民族危亡的严峻形势,代表民族资本主义和开明绅士政治要求的康有为等人,利用北京会试科考之机,发动各省应试举人1300余人上书光绪帝,抗议签订《马关条约》。他们号召“变法图强”,主张拒和、迁都、练兵和变法,并在各地组织学会,设立学堂和报馆,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变法救国运动。1898年6月11日,素怀变法图强、一心想有所作为的光绪帝,采纳了康有为及御史杨深秀、翰林院侍读学士徐致靖等朝廷内积极参与改革变法官员的要求,颁诏变法。当时《京报》等各大报纸纷纷登载,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士气,将变法维新推向高潮。

    在6月至9月维新运动的103天中,光绪帝频频召见维新派人士,共商变法大计。变法之诏谕雪片似的飞出皇宫,飘向全国各地,其内容涵盖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等多个领域。如政治上,广开言路,打破只准少数大员上书的特权,允许士民上书言事;裁撤冗员,改革臃肿的封建官僚体制;澄清吏治,打破按年资升迁,白发卿相的常规,改订律例等。军事上,编练新军,扩建海军,裁汰旧军队等。经济上,设立农工商局、路矿总局,组织商会,鼓励私人创办工矿企业,改革财政等。文化上,废八股、兴西学,倡办京师大学堂等,以新式学堂来培养人才,允许设立报馆、学会,选派留学生等。最重要的是,光绪帝启用了维新人士,授康有为在总理衙门章京上行走,给以专折奏事权,擢用谭嗣同、杨锐、刘光第、林旭入值军机,参与新政。一时间,使得光绪帝“政厉雷霆”,“令如流水”。

    变法改革之路历来艰辛、坎坷,甚至是生死的博弈。光绪帝亲政后,他与慈禧太后之间的矛盾和分歧日益显露。清廷内部逐渐形成了帝党、后党两大势力。光绪帝变法初始,慈禧太后还是支持与配合的。随着变法的不断深化,光绪帝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高了,受到的赞扬多了,权利加强了。这必然遭到了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掌握军政实权的顽固守旧势力的强烈抵制与反对。当年,光绪帝每出台一项变法措施,都会遇到顽固派和守旧派的强烈抵制。其时,慈禧太后居住于颐和园,荣禄、奕劻、刚毅等顽固派频繁入园与慈禧太后密谋,企图阻止变法,甚至阴谋废黜光绪帝另立新帝。在变法的第四天,慈禧太后强行逼迫光绪帝颁发谕旨,做了三件事:第一,将《明定国是》诏的拟稿人——光绪帝的老师翁同龢罢黜回籍,为的是孤立皇帝;第二,赏加品级及补授高官均需向皇太后谢恩,为的是控制人事任命权;第三,任命荣禄暂署直隶总督,为的是牢牢控制京畿重地。即便如此,光绪帝仍在努力推进改革变法。其间,康有为等人曾联系受命到天津小站编练“新建陆军”的袁世凯,意在“结袁以备不测”。后又派谭嗣同会见袁世凯,策动他“杀荣禄,除旧党”举兵勤王。可是,袁世凯是有着丰富“政治经验”的两面派,他表面上对维新派表示钦服,背后却向又慈禧太后泄露了维新派策动兵变等机密。1898年9月20日,慈禧太后等匆匆从颐和园赶回紫禁城。21日清晨,一群侍卫太监和荣禄的士兵将光绪帝押往慈禧太后便殿。光绪帝双膝跪下,在遭到严厉的训斥后,被送往中南海的瀛台幽禁。慈禧太后宣布:取消新政,恢复旧制,并再度训政。28日,谭嗣同等六位维新人士被杀。康有为、梁启超分别逃往国外。戊戌变法宣告失败。

    文中所示档案现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6月10日 总第2924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