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清帝朱改票签里的玄奥

作者:特邀撰稿人 郭 琪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6-06 星期一

    票签,是清代内阁处理大臣所上本章时的一种文本,由中书负责拟写草签,依次交由侍读与大学士进行校阅和审定,再由满、汉票签处缮写正签文字,最后呈交皇帝裁定,若不符皇帝意愿,则于其上批改,称为朱改票签。但凡皇帝所改,必是另有想法,仔细读来,也别有一番意思。

清乾隆帝关于兵部可从候补官员中选人补缺的改票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清承明制 票签的流程与规制

    清朝建国伊始,诸多制度尚不完备,承袭了许多明朝的规制,其中就有内阁票签制度。

    清制,凡是各部院及诸臣子所上的本章,均交由通政司,由其送达内阁。首先,内阁中书会根据本章内容,按照规章制度与惯例草拟处理意见,这便是草签,其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本章主要内容,如“宁古塔将军乌查拉等一本为汇题入官银两数目事”;二是处理意见,如“知道了”。

    草签经由侍读校阅无误,再转交大学士审核。核毕,即将草签交由满、汉票签处缮写正签,正签一般长22厘米、宽10厘米左右,左书满文,右书汉文。正签主要内容包括两部分:处理意见和时间及事由。以右书汉文为例,最右侧书写处理意见,其大体上分为三类:分别是肯定类,如“依议”“余依议”等;指示类,如“该部察议具奏”“另有旨”“户部知道”等;如果事情较为复杂,也有指示较为具体的,回复类,如“知道了”等。在其左侧靠中心位置是时间及事由,因为票签处理流转较快,所以时间一般仅写月、日,而事由则较草签更为简单,往往三四个字便可,如“估报事”“战船事”“钦奉事”“题明事”等等。

    最后,内奏事处将正签进呈皇帝裁定。皇帝如果认可意见,便可择其签发,若不合意,或发回再拟,或直接于其上批改。

    撰拟票签 中书以此博取晋升

    从票签的撰拟流程可以看出,真正负责执笔拟写处理意见的主要是内阁的中书们。这些人大多数是进士出身,成绩虽然没有好到可以直接封官,或者进入翰林院学习,但他们也属于科考中的佼佼者,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对于朝堂之事也有一定了解。因此,他们虽然品级不高,只有从七品,但因其所处的职位特殊,往往发挥着意想不到的作用。

    新选的中书刚进内阁时,往往会由有经验的老中书带着,从比较简单的本章拟签开始学起。由于拟写草签的内容多数还算简单,格式规范,用语相对固定,所以他们上手很快,天长日久,更是熟能生巧。当然,有时也需要拟写相对复杂的内容,这就需要中书揣度皇帝的心思了。而侍读和大学士,虽担负着校阅的职责,但除非特别重大的事件,一般倒也对中书们比较放心,所以往往不会太过认真检查草签,只需根据其想法,稍加选择与修改即可。于是,很多时候,如何撰写草签内容,反而成为中书们表明态度和博取晋升的一条捷径。

    据清代笔记记载,嘉庆帝登基之初,皇权仍掌握在“退位不退权”的乾隆帝手中。于是,内阁所经手的政务,仍多依照乾隆帝的意愿来处理。但其中一位王姓中书,却坚持在草拟票签时以嘉庆帝的意愿为先。在一次任命礼部官员时,和珅向乾隆帝推荐了一人,乾隆帝默许,然而嘉庆帝却并不满意。当推荐折子递至内阁时,正好是王姓中书负责,他并未按照乾隆帝本意草拟“依议”,而是写为“知道了”。嘉庆帝看到后心中颇为满意,因为该意见在任命与否上态度模糊,正好可以顺水推舟,将此事拖延下去。乾隆帝知道后,十分生气,便将王姓中书逐出了内阁。谁曾想,乾隆帝去世后,嘉庆帝在惩办和珅时,想起此人,便将其重新召回京城,并委以重任。

    圣意难测 皇帝才是决策人

    内阁的这些中书、侍读、大学士们虽然常年处理政务,经验丰富,但毕竟圣意难测。

    乾隆帝素喜诗文,经常随手而作,然而,他在票签批改的行文上却显得非常谨慎简练、思虑周详。有一次,兵部推荐辖下官员升补,因为当时兵部有部分官员一直处于候缺状态,或是屡经推荐也未能获升,他们并未被列入此次推荐名单,自然心中不忿,其中部分二品、三品的参领、总兵等更是经常于私下发牢骚,负面影响较大。乾隆帝得知后,便将此事放在心上。等到兵部将此事奏报上来后,中书草拟票签时,知道兹事体大,未敢直接批示可否,而是采用了询问的方式,以求稳妥。于是,上呈到乾隆帝面前的票签便是:“允升补官员应将候缺及先经推过官员推奏,候缺及先经推过官员并未令其再不必推,乃改推别员,尔部有何定例,著再察明推奏。”而此时的乾隆帝心中早已有了主意,他既不愿将此事拖拉,增加臣子的不满,同时也不想以此怪罪兵部,将事情闹大。于是,乾隆帝直接将原文划去,改为:“这员缺著于具任才能参领、候缺总兵官内选择好的推奏。”其满文批示大意也如是,为:“著从在职能干参领、候缺总兵官内选补具奏。”由此可见,乾隆帝考虑问题相当周全,行文也是十分简练。

    当然,皇帝也有较为大意的时候,殊不知“大风起于青萍之末”,些微之事的后续发展远超其所想,从票签批改中亦可见一斑。乾隆年间,一些僧人在江浙一带化缘,恰逢化缘之地有小孩昏厥,不久传言四起,说小孩昏厥是这些僧人施法所致。当地官员循例查办,逐级呈报。礼部则认为这些僧人于募化时或有不当,上本建议稍加惩治。内阁拟定票签时为:“依议。”而乾隆帝看完所上题本后,觉得礼部有些小题大做,便改票签为:“这僧人等既有度牒,俱免罪。”令乾隆帝没有想到的是,这看似小事一桩,之后却在江南一带发展成了一股妖术浪潮,许多僧侣、道士都被指认为妖人,会施展法术摄人魂魄,一时间人心惶惶,此事足足折腾了数月之久才平息,并牵扯到了大量官员、民众,这可是乾隆帝批改时万万没有想到的。

    可以说,内阁拟写票签时是依照常例,行文下笔颇有规制,所写内容是建立在对皇帝心思熟知的基础之上的,对于时局、政策等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虽然这里面或有着撰拟者自身的想法,但说到底,只有皇帝才是最终的决策人,他的意愿才是最终的“票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6月3日 总第2921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